162章 读心术/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梅赶紧过来细看,只见毛日天胸口偏上一点果然是两个小孔,而且小孔旁边都泛着青紫色。丁梅可是吓坏了,赶紧说:“真是被蛇咬到了,怎么办呀?”

毛日天想起在煞子沟神婆被小金蛇咬一口顿时就没命了,不由也是心里害怕,说:“姐,我要是死了,你就穿上我的鞋子自己往出走吧。”

丁梅一听都要哭了,伸手按着毛日天说:“躺下,别动!”

毛日天说:“躺下干嘛,我还没死呢!”

丁梅硬按着毛日天躺到了地上,不由分说,趴在他伤口上就用嘴去吸。

毛日天连忙推住她:“不行,你这样会殃及到你的,我试试用我自身的免疫力吧。”

毛日天赶紧盘腿坐下,摒除杂念,清心静气,调动身体中的灵气,来和蛇毒做抵抗。

他渐渐的感觉甚至有些不清了,仿佛自己在云端行走一样,轻飘飘的就要升天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毛日天醒过来,自己躺在在地上,一看丁梅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自己,一脸的关切,嘴角上还带着一丝血迹。

毛日天坐起来,身子有些虚弱,头疼得很,他有两根大手指顶住太阳穴揉了揉,同时调动自己的灵气,一皱眉之间,自然而然用出了透视眼,他的目光竟然穿透了丁梅的大脑,忽然在他的脑海里得到了一条信息,就好像是手机收到了信息一样的一行字,又好像是谁再说了一句话,“他可算醒了,我的蛇毒没有白吸!”

嗯?什么情况,这是谁的心声?是丁梅的么?他用两个大拇指继续用力按住太阳穴,容纳后用透视眼去看丁梅的额头,又有一条信息出现“他在干啥呢么?学老牛么?”

“你是说我在学老牛么?”毛日天问。

“我没有说话呀,你咋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是在心里想的你好像是在学老牛,这你也猜得到?”

卧了个槽,不会吧,这不会就是读心术吧?原来我在抵抗蛇毒的同时,竟然练会了读心术?

毛日天继续把手像两只牛角一样按在头上,向着丁梅额头看去。

“他不会是疯了吧?”丁梅在想。

“我没疯。”

“你咋知道我在想啥?”丁梅奇怪地问。

毛日天再用力,不但眼睛火烧火燎的,连头都跟着疼了起来,看来这读心术不可久用。他把手指拿下来,再就看不到丁梅在想什么了。

虽然被蛇咬了,但是因祸得福,居然可以用读心术了!

他没和丁梅说,只是问道:“你咋这么傻,不是告诉你眼镜王蛇毒性很大,你给我吸毒容易也跟着中毒么。”

丁梅说:“我总不能看着你死呀,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就算是为了你死了,我也是应该的!”

“太感动了!”毛日天伸出双臂,“来,抱抱。”

“滚开。”丁梅笑着打了他的手一下,问道,“你没事儿了吧?”

毛日天感觉一下:“嗯,好多了,不但蛇毒没事儿了,肩膀上的伤都不那么疼了,看来你才是真正的神医!”

“拍马屁,不过你没事儿就好,刚才可吓死我了。”

毛日天拉过丁梅,用手翻开她的眼皮看看,好在没有中毒的迹象,不由长出一口气。

这时毛日天的肚子“咕咕”的叫了几声,折腾了大半夜,俩人早已又渴又饿了。

毛日天四下望望,虽有月光,但也看不太远,除了树木怪石,什么也没有。山上很静,除了偶尔一两声虫鸣,没有什么声音。毛日天侧耳倾听了一会儿,问丁梅:“姐,我好像听到了水声,你听到没有?”

丁梅说:“你是不是口渴了,所以产生幻觉了,我怎么没有听到。”

“不对,好像真的有流水声!”毛日天站起来,来回走动,侧着头仔细地寻找这声音来源,“一定是附近有水源,我还听见青蛙叫了。”

他往出走了大概百十米,身影渐渐消失在树木之后,丁梅自己坐在地上忽然感到有些害怕,想站起来跟过去,可是没有鞋子,刚一站起来走两步就像针扎一样疼,她赶紧又坐到了地上,焦急地看着毛日天去的方向,她不敢想象此时要是没有毛日天,自己将会如何面对现在的处境。

还好毛日天只去了一会儿就跑了回来,乐呵呵地说:“姐,山脚下有好大一片水,我看见发亮了,我们过去吧,我都渴死了。”说着又背起了丁梅。

俩人蹒跚着来到山坡下,老远就听见潺潺的流水声越来越清晰。丁梅说道:“毛日天,你的听力还真是厉害,看来我是老了,听力都下降了。”

毛日天笑道:“我的听力是后天练出来的。”想想还没又说吃龙珠的事儿。

前边看见有水,毛日天也来了力气,加快脚步跑了起来。丁梅趴在他背上被他颠簸的好痒,捶着他的肩说:“傻小子,你慢一点。”

毛日天一边跑一边说:“姐,要不是你胸大,胸前的肉厚我背着你跑一定会硌得慌的,现在一颠软乎乎的还挺舒服!”

丁梅脸都臊红了,又用力捶了他两下,心说这小子什么时候才能说话正经点。

毛日天说:“你再锤我,再捶我就把你丢水里去。”

丁梅看已来到水边,怕毛日天真的发疯把自己丢下去,赶紧双手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毛日天说:“快放手,我背着你怎么喝水呀?就是舒服也不能总背着不下来呀!”

他这么一说丁梅赶紧放开手下了地。俩人站在水边一看,原来这是一片清泉,一眼泉水从山壁石头缝中潺潺流出,在沙石中汇集成了一片湖水,清澈透明。

毛日天趴到地上就喝,跑了这么久,出了好几身的汗,早就嗓子冒烟了。喝了一整子,抬头看看丁梅还站在那里,就问:“你不渴么?”

丁梅扭捏地说:“这水不知有没有人洗过澡,能喝么?”

毛日天说:“你要不喝一会我还真得在这洗澡了,给你十分钟时间,不喝我就洗澡。”

丁梅蹲到水旁,虽然看着水挺清澈,但还是犹豫。毛日天说:“大小姐,你渴就喝吧,毒不死你的,我小时候渴急了都接雨水喝,这是山泉,比自来水还干净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