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章 裤衩丢了/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梅蹲在湖水旁边,伸手捧了水喝了一小口,动作文静,看着像个大家闺秀似的,就是穿的太破烂了,毛日天看着直乐。

毛日天问丁梅:“咋样,好喝不?”

丁梅点头:“嗯,入口清凉,还稍微有些甜味,好喝。”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野猪山猫的往这里边撒过尿,拉过屎。”

丁梅气得瞪了他一眼:“你不恶心人会死么?讨厌死了!”

毛日天嘿嘿一笑,感觉逗这个漂亮小寡妇生气发颠倒是件挺有趣的事。

丁梅喝过了水,倚在一棵大树上,坐在了地上休息,只感觉浑身酸痛,心想自己被毛日天背着还这么累那毛日天就更不用说了,于是叫毛日天:“你也歇一会儿吧,你一定也累坏了。”

毛日天凑过来坐到丁梅身边,俩人倚在一起闭着眼养神,都是又困又乏,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天放亮了,毛日天被几声鸟鸣惊醒,发现丁梅的头歪在自己怀里,还在酣睡。他没敢动,想让她多睡一会儿,低着头,近距离的欣赏一下怀里的美女。

朝阳初升,湖边雾气昭昭,丁梅的长发上都挂上了露珠,阳光照在她的脸颊上,那尖尖的小脸像是染了一层红霞,长长的睫毛,坚挺的鼻子,被阳光映得翡翠一样晶莹的耳朵,红嘟嘟诱人的樱唇,每一样都显示着女性的妩媚。

丁梅还在睡,口水都流到毛日天肚皮上了。毛日天坐得腿有些发麻,但还是一动不敢动,就怕弄醒了丁梅。

这个女人虽比自己大着好几岁,但是此时显得那么的柔弱。此刻她静静地躺在自己怀里,一张美丽无暇的脸暖暖地贴在自己身上,一只小手还放在自己的腿上,葱葱玉指还抓着他的内裤,这种感觉好舒服,好享受!

毛日天好奇这时候丁梅心里想什么,于是俩手大拇指顶住太阳穴,瞪起透视眼看向丁梅的额头,脑袋中顿时收到一条信息,好像是几个字,又像是脑海中回荡出的声音,“好累呀!”

再用力看过去,还是一条信息“饿死了!”

毛日天泄气了费了半天劲儿也没看见点隐私,而且觉得用读心术要比用透视眼累得多,最主要是必须要摆出这个老牛顶人的姿势来看对方,这要是两个人面对面交流的时候,你要是摆出这个姿势恐怕只能读到三个字,“神经病!”

毛日天正出了神儿,不由自主伸手摸了摸丁梅的秀发,露水珠滴落,淌到了丁梅的脸上,她睫毛眨动几下,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搂着毛日天躺在他的怀里,不由一囧,赶紧起身,擦了一下湿漉漉的脸:“怎么这么湿,你淌口水啦?”

毛日天扯着自己的背心说:“你才淌口水了呢,你看,弄湿一大片!”

丁梅擦了一下嘴,笑了:“不好意思,我真的是累乏了,没想到睡这么久,天都亮了。”

毛日天站起来抻了个懒腰,瞭望四周说:“这里真是好景色呀!有山有水,有花有草,雾气缭绕,简直就像仙境一样。我们是不是穿越到了古代了,我怎么感觉这景色这么不真实呢!”

丁梅也看看这林木围绕,依山汇集的湖水,说:“嗯,是挺美的,可惜,我们的处境就不是很美了!”

毛日天可没她那么悲观,张开双手,仰望天空:“此时此景,我真想吟诗一首,可惜我一首也不会!我又想高歌一曲……”话还没说完,一泼鸟屎从天而降,正落在他的脸上,丁梅见了哈哈大笑:“鸟怕你唱歌难听,想用这个封住你的嘴!”

毛日天一擦,抹得满脸满手都是,把丁梅看得直咧嘴:“啊,好脏呀!”

毛日天骂道:“操,啥好心情都被搅没了!”

他到湖边洗了洗脸,把手举在鼻子下闻了闻,皱了下眉,回头把背心一脱,丢给丁梅:“我还真得下去洗洗了。”转身“啪叽”一下就跳水里去了。”

丁梅坐在岸边石头上对在水里撒欢的毛日天说:“你看看水里有鱼没有,抓一条好充饥呀。”

毛日天还真的扎到水里四下摸了半天,连只蛤蟆都没抓到。

毛日天洗够了往上走,走到一半他突然又蹲在水里说:“坏了,我的内裤被水冲跑了!”

丁梅一听急忙说:“那可怎么办呀?你再回水里找找,要不你也上不来呀!”这个时候她可不愿意脱下裤子还给毛日天。“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洗个澡还能把内裤洗丢了!”

毛日天在水里摸了半天,摇头说:“找不到了,你把裤子脱给我吧,反正你里边有海绵宝宝。”

“不行,那我怎么见人呀!”

“总比我光着屁股强吧?”

“要不这样,我找些草来给你编一个裙子。”丁梅说着自己都憋不住乐了出来,想象着毛日天穿着个草裙一定很可笑。

“好呀,你幸灾乐祸是不是?那我就啥呀不穿了,我上来了!“说着毛日天就站了起来,丁梅吓得赶紧闭上眼睛,用手捂着脸说:“别上来,别上来!”

毛日天趟着水走上来,站在了丁梅面前说:“不上来?那我还能在水里蹲一辈子呀!”

丁梅也没辙了,也不敢睁开眼睛,捂着脸想一想说:“要不这样吧,你把背心围在腰间,这样只光着上身好了。”

毛日天捡起背心拿在手里说:“好吧,围好了。”

丁梅慢慢拿下手,睁开眼看了一眼,毛日天一抖手里的背心说:“没穿呢!”吓得丁梅惊叫了一声,但随即看见毛日天的内裤湿漉漉的还穿在身上,不由大怒:“好呀,臭小子,你竟敢骗我!我看你这痞子性是改不了了!”说着伸手来打毛日天,毛日天笑着转身一躲,丁梅一脚踩在石子上,不由惨叫一声,坐倒在地。

毛日天赶紧过来抓起她的脚一看,破口的地方全都肿了,叹口气说:“你这脚这样就是有鞋子穿走路都得疼。”

丁梅也犯愁说:“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走出这山去。”

毛日天伸手握住丁梅的两只脚,把灵气输入进去,丁梅都电的一抖,接着就舒服的轻吟了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