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章 露着屁股咋见人/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握着丁梅的脚,输入灵气,过了不到两三分钟,丁梅的脚已经不疼了,肿起来的地方也消下去不少,丁梅不由敬服:“你真的是好本事,窝在山沟里真的是白瞎了你这人才!”

“别着急,或许哪天我就飞黄腾达了,到时候姐你啥也不用干,我养着你!”

丁梅脸一红,“你养我干什么,我不用你养着,你养着杨雪去吧。”

毛日天嘿嘿一笑:“是呀,你有周镇长呢,用不着我!”

丁梅脸更红了,说:“你不要总是胡说八道,人家周镇长哪能看上我呀!”

“谁说的,你要是答应他,我估计让他马上辞职他都答应。”

“别瞎说。”丁梅又打了毛日天一下,“你再瞎说我就不搭理你了。”

毛日天知道丁梅害羞,不再逗她,站起来辨别了一下方向,说:“昨晚走的慌忙,也没分东南西北的,这回咱们朝一个方向走,应该走得出去,这山也不是什么名山大川,方圆不会太大。”

毛日天俯身又背起丁梅,他睡了一觉又有了精神了,掂量了一下丁梅说:“姐,这一夜没吃东西你轻巧了不少呀!”

“是么,那还用不用减肥了?”

“不用了,这样正好,不胖不瘦。”说着毛日天颠了几步,唱起了二人转:“猪八戒,笑哈哈,身上背着一枝花……”把丁梅逗得直乐。

俩人还是走走歇歇,一直到了中午,还是一个山头接着一个山头,看不见有啥变化。秋天的晌午,天热得像个蒸笼,俩人都是大汗淋漓,毛日天找了个树荫,把丁梅放下,一屁股坐到地上:“这下完了,就是不被饿死也得累死,这破山是什么山呀?咋还走不出去了呢?”

丁梅坐到他的身边,掏出手帕给毛日天擦了一下头上的汗,犹豫了一下说:“毛日天,要不你自己走吧,我在这里等你,你要是走出去了再带人回来找我,不然你背着我也走不动,背着我走还不如你出去找人来救我的希望更大些。”

毛日天笑了:“姐,你拿我毛日天是啥人了,我不可能把你一个人丢在山里不管呀,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古有关二爷千里走单骑护送嫂子,今有小毛日天荒山当毛驴驮着姐姐,就是死也留下一段佳话呀!”

他以为说说笑话逗丁梅开心,没想到丁梅反而哭了,把毛日天吓得赶紧直起身子扶着丁梅肩头问:“咋了姐,哭啥呀?是不是我说错话了,我收回,我哪比得了关二爷呀!”

丁梅擦了擦眼泪,忍住不哭说:“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我不争气……”

毛日天说:“别这么说,啥叫连累呀,我毛日天有美女相伴,死而无憾!这叫人在花下死,比活人还要牛!”

丁梅这回被他逗乐了:“你胡说什么呀!没文化还硬要拽文。”

“胡不胡说不要紧,只要你不哭就行,我就见不得女人掉眼泪。”毛日天拿起手帕给丁梅擦了两下眼泪,还想安慰她几句,就说:“其实就是走不出去也没啥大不了的,咱就在这山中找个山洞住下,打猎为生,过一下与世无争的日子不也挺好。”

“你连蛇都害怕还打猎呢!”

“咱们不好不打蛇,打个兔子野鸡啥的就行。”

“就你这性子,在山里呆上一年半载你都得憋疯了。”

“哪会呀,不是还有你陪着我么!”

“我……”丁梅忽然脸红了,低着头不敢看毛日天了。

毛日天还在那白唬呢:“到时候咱就给这山起名叫天梅山,刚才那片湖水就叫天梅湖,我把我的名字放前边你不介意吧?要不叫梅天山也可以,湖水叫梅天湖……咦,你咋又掉眼泪了?”

丁梅赶紧把头转了过去,用手擦了擦眼睛,回头说:“我不介意,就叫天梅山吧。”

毛日天咧嘴一笑:“你真大气,实际我也喜欢叫天梅山。”

毛日天歇了一会儿站了起来,说:“既然这山都是咱自己的地盘了,我得去找些吃的,饿死在自家山上会让人笑话的。姐你别动,就坐着等着我。我去去就回。”说着拔腿就走。

“毛日天”丁梅叫了一声,毛日天回头看着她,“你要小心些,找不到就回来,别去太久了。”

丁梅看着毛日天远去,不觉又流出了眼泪,不知怎么了,听毛日天说了同生共死的话,心里就特别的酸楚,要是平时谁对她说这样的话,她也许会不屑一顾,但是经过一夜的患难,她知道这毛日天虽口无遮拦但绝不是口是心非的人。他明明可以自己逃走,却冒险冲过去救自己,明明怕眼镜蛇怕得要命,却拼着被蛇咬徒手去抓蛇。背着自己跑了一夜,已经筋疲力尽却还不忍丢下自己这个累赘,这是为什么?他和自己什么关系,要说他心存不轨,那好像又侮辱了人家,一个人在风浪面前才能够真实地显露本性的,他虽说话不着调,但看的出他内心决不是邪恶之人。

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丁梅觉得像过了一年一样久,急得起来张望了无数次,踮着脚艰难的向着毛日天去的方向走出了几百米了,可就是不见毛日天回来。

又过了许久,丁梅正急得不行的时候,忽然前边林中人影晃动,正是毛日天跑了回来。丁梅兴奋得顾不上脚疼,一瘸一拐地迎了上去。毛日天还没到跟前就哈哈大笑:“姐,你猜我找到什么了……”还没说完,丁梅一把抱住了毛日天:“你怎么才回来?我都急死了!”

毛日天也紧紧地抱了她一下,想要说话,但是丁梅还不松手,依然抱着毛日天。毛日天问:“姐,你咋的了,害怕啦?”

丁梅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放开了毛日天,尴尬地低着头,问毛日天:“你……你说你看到什么了?”

“我看到过了这片林,再转过一个山坡就有人家,好几十户,是个屯子。”毛日天兴奋地说。

“是么,那我们赶紧去吧。”丁梅以抑制不住喜悦。

“我没敢过去,只是远远地看一眼就回来了。”

“为什么呀?”丁梅问。

毛日天一咧嘴:“就我这一出,露着半个屁股咋见人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