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章 非礼勿视/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梅看看毛日天,果然够狼狈,身上的T恤已经被树枝荆棘刮出了好几条口子,像乞丐服一样,裤衩上也已经磨出了窟窿,皮肤都露出来了。低头又看看自己,上身的衬衫遮不住身子,露着文胸,下边一条又大又肥的裤子,脏兮兮的裹在身上,虽然没有露点,不过这样也真是没法见人。

毛日天说:“刚才我趴山坡上看见有不少的村民,有男有女在屯子里干活呢,咱们现在进去会被笑死的,一定当猴子看,我们再挨一会儿,等到天黑了悄悄地进屯子,敲开一家门买他两件衣服,再借宿一夜也行。”

丁梅点头,也只有如此了。

俩人一起过了树林,转过山坡时就已经下午了,毛日天带着丁梅趴在一个可以俯视下边村庄的土坡上,向下瞭望。只见村里的大貌基本都收于眼底,真的好多的人,有的在干活,有的在树下乘凉聊天,这种情况还真是没法过去。

俩人正往下看,忽见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急匆匆地往山坡这边跑过来。丁梅一指对毛日天说:“过来人了,我们快躲一躲。”

毛日天说:“还好是个男的,我不用躲。”

“那我得躲呀!”丁梅急道。

毛日天俯身把她抱起来,绕过一棵大榆树,树后有个不大的草丛,他把丁梅放在草丛中说:“你趴着别动,我朝他买件衣服穿。”说着,拿着丁梅的背包出去了。

半分钟不到,毛日天跑了回来,“嗖”的一下钻进草丛,一下趴在了丁梅身旁,把丁梅吓了一跳:“你干嘛?”

毛日天笑道:“那小子身后还跟着个女的,都朝这边来了,我露着屁股咋见人呀!”

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挽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也来到榆树后,在离毛日天他们藏身的草丛也就十几米远的地方坐了下来。毛日天和丁梅俩人趴在草丛里不敢稍动,从草丛缝隙悄悄的往出看。

只见这个小伙儿搂着姑娘靠在树上坐着,问姑娘:“杏花,你过来时有人看见没?”

那个叫杏花的姑娘摇头说:“我是在屯东头绕过来的,没人见着。”

小伙说:“那就好,你爹他们会不会找你?”

杏花继续摇头:“爹在树趟子那边闲扯呢,一时半会儿不会回家,娘去四婶子家做鞋了,也不会回来这么快的。大刚哥,你出来大叔他们知道么?”

这个大刚哥也摇头:“谁也没看见,我也是偷偷跑出来的,我爹让我去村西找羊,我转了个弯就跑到北坡来等你了。”

杏花一乐,把头倚在了大刚的怀里。

毛日天和丁梅只听了这几句就明白了,这是一对跑这来偷偷约会的小情侣呀,俩人相视一笑,都没敢出声,还是静静地偷看着。

大刚抱着杏花说:“妹子,有没有想我?”

“想了,昨晚我做梦都梦见你了!你呢?”

“我也想你了,可是白天又不敢过去,你爹那倔脾气看见我就瞪眼,我一看他就害怕。”

“唉,谁知道了,爹咋就不喜欢你呢!”

“你喜欢我就知足了!”大刚说着低头在杏花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杏花一捂脸说:“哎呀,你使那么大劲干啥,要是亲出印来被爹发现就糟了!”

毛日天差点笑出声了,强忍着哆嗦了两下,弄得身边的草“唰啦啦”响,丁梅赶紧捅了他一下,但自己也是强忍着没乐。

这对小情侣显然并没注意到草声,全神心地投入到柔情蜜意中了。

大刚一手抱着杏花,另一只手就不安分起来,在杏花衣服里揉来搓去的,杏花低着头拱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双手紧紧地搂着大刚的腰。

大刚说:“妹子,咱俩要是总能在一起多好。”

杏花点了下头:“可惜我爹就是不同意,你家又拿不出那么多的彩礼钱,我娘也说不上话,我更不敢和他犟嘴。”

大刚说:“唉,你爹就是贪财,要不咱俩出去打工吧!”

杏花摇头:“我舍不得娘!”

大刚低头在她脸上亲来亲去,忽然抬头又说:“那咱俩生个孩子,生米煮成熟饭,你爹就不会反对了!”

“更不行了,那我爹就得打死我,也得打死你!”杏花头摇得像货郎鼓似的。

大刚生气了,忽然一把推开了杏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俩就总这么偷偷摸摸的?你还只让我摸,不让我干!”

毛日天又差点就乐出声来,赶紧用手捂住了嘴。

杏花见情郎哥生气了,忙又哄他,推着他的肩膀说:“大刚哥,你总那么猴急,我都说了,我的身子一定留给你,但是要等到结婚的时候。”

大刚哼了一声:“那我们要是到死结不上婚,我这么喜欢你,可是一辈子连你的身子都没见过!”

“不会的,我找机会一定会和爹做工作的,你就这么等不了?”

“人家不是喜欢你么,我放羊的时候想你了就搂着我家的头羊叫杏花,摸它就当是在摸你,后来我一叫杏花,头羊就把屁股伸过来。”

杏花打了大刚一拳:“讨厌,看来你尽摸人家屁股了?”

大刚傻笑着说:“杏花妹子,让我看看你行不?”

“看呗,这不就在你面前呢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看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不行!”杏花害羞了:“不穿衣服有啥好看的,羞死人了!”

“就看一眼,看过了我就是死这辈子也值了!”

“你就那么想看么?那……那就给你看一眼,不许多看。”

“成,就一眼!”

杏花还真的站起来脱衣服了,毛日天眼睛瞪得大大的,也想看看这个村妹子脱没了衣服的样子,她虽然肤色不白,长相也一般,但是体型还是挺不错的。毛日天正准备大开眼界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一下捂上了他的眼睛,又按低他的头,丁梅低声在他耳边说:“不许看,非礼勿视!”

毛日天很想看,但怕丁梅笑话,也不敢硬把丁梅的手掰开。过了一会儿就听杏花说:“行了,你看过了,我要穿上了。”

大刚说:“等等,我还没给你看我的呢!”

“我没说要看你呀!”

“不行,我只看你那不公平,你还得看我!”说话间就听见大刚踢里秃噜地往下脱衣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