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章 流浪的女孩/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早就想到老头不会那么轻易就相信,劝道:“大叔,人不可貌相,有句话叫莫欺少年穷,刘备不是还有卖草鞋的时候么,朱元璋要饭当和尚的时候谁会想到他能当皇上,你从哪看得出来这个大刚将来不是富甲一方的土豪呀?”

“你是说他又出息?我还是不太信,刚才或许是碰巧了,再来一次就不一定选中他了。”

毛日天表现的稍有些不耐烦了,说:“这样吧大叔,我拼着损寿,咱再测一次,不过这可是那老天爷的旨意开玩笑,你发过誓的,想好了测还是不测?”

杏花爹一咬牙:“再测,我也拼着损寿了。”

“好,杏花你转过去。”杏花转过了身子,毛日天随便又在那些纸中拿出八张和写着石大刚的纸放在一起,又说:“天地万物,九九归一,大叔你把这九张纸都扣过去,摆好了让杏花选一张,她不回头,只说选哪一张,你来翻怎么样?”

杏花爹二话不说,拿过来一顿乱倒,然后把九张纸摆成方阵,说:“说吧,你选上下左右中间还有各个角上的哪一张?”

杏花根本不回头,用眼角瞥了一眼丁梅的手,丁梅早就接到毛日天的暗号了,左手张开,右手拇指放在了手心,杏花说:“就中间的那一张吧。”

杏花爹翻开一看就傻了,还是石大刚!

这也是毛日天早就预谋好的,他看着杏花爹摆弄这些纸,要是石大刚的名字放在上角,他右手的拇指就随意的放在左手的指尖一角,要是下边拇指就点下边,然后再由站在杏花面前的丁梅把讯号发给杏花。

毛日天看着目瞪口呆的杏花爹,微微一笑:“大叔,天意不可违呀,你上半生就是错失了良机,这次要还是犟……我话点到为止,不多说了,我一过路的,住一晚就走了,享福受罪就是你们家自己的事了。”

杏花爹没办法了,问毛日天:“那我向他家要些彩礼总可以吧?”

“你老咋想不开呢,彩礼只不过是小钱,要是以后能够兴家立业,你老还愁没地方养老呀?要是因为彩礼的事人家不要你家闺女了,我看你是因小失大,这辈子翻身的机会都没了,老天爷你都不信,你说还会有财运么?”

杏花娘说:“我可不信邪,这辈子穷习惯了,穷就穷呗,我姑娘还不一定看上那小子呢!”

杏花爹忽然一声大吼:“住嘴!老天爷你都不信你还能信谁?姑娘注定要跟姓石的,这都是天意,你不懂瞎咧咧个啥?”吼完了回头又问毛日天:“小兄弟,你这叫什么卦,有没有名堂?”

毛日天顺嘴胡诌:“这叫做天公见证,八方问卜姻缘卦,很灵验的,但是我轻易不会帮别人算的,因为这卦卜完以后他要是不信的话我们两个人都损寿命,我也不愿冒着风险,但是今天我在难处得了你们家的帮助,我要是不帮你这个忙就显得我太小心眼儿了。”

杏花爹回头对老伴儿说:“你听见没,这卦多厉害,小兄弟决对是高人,我指定是信了,你炒俩菜,我和小兄弟喝两盅。”

杏花娘说:“你拉倒吧,我们刚吃完饭,你要喝自己炒去!”

杏花爹一瞪眼:“是不给你脸了,快去!”

这时谁是权威就显示出来了,杏花娘别看说话挺硬强的,老头子一发威,马上就上厨房了。

杏花扶着丁梅回了里屋,毛日天和杏花爹继续白唬,从无极而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又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一直又白唬到什么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总之把小时候和杨煜跟着算卦先生看的时候学得一点本事全抖出来了,最后连杏花爹听都没听过的西方的十二星座也搬出来了,虽然都是一知半解,漏洞百出,但是毛日天巧舌如簧,经自己一加工。也把这个乡下老农哄得信服不已。

菜上来以后,毛日天和杏花爹一直喝到半夜,把杏花爹喝的烂醉如泥,而毛日天还面不改色呢,这回杏花爹更加把毛日天当成半仙之体了!

第二天一早,杏花一家三口恋恋不舍地送毛日天和丁梅启程,一直送到村口,丁梅较大虽然还有些疼,但穿着杏花的软底拖鞋,也可以慢慢地走路了,杏花告诉他们,顺着小路走,再过一个山坡就是公路,到那里有站牌,可以搭公交去镇子里,然后镇子里有车去城里,到了城里就有回万山县的车了。

毛日天天生顽皮,看杏花感激的样子不禁又想逗她几句,悄声对她说:“其实昨晚我也不是完全串通你们骗你爹,我是真的有半仙之体,还有透视眼呢,你小腹上有一块疤痕,还有块胎记长在左边屁股上是不是?”

杏花吓得“啊”的一声,差点用手去捂屁股。毛日天又笑道:“不用怕,在本仙的眼里,一切皆是浮云,你以后要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姻缘,和大刚哥好好过日子!”

这句话杏花爹也听见了,赶紧接过去:“放心吧小兄弟,她不好好和大刚过日子我都不能容她,这叫什么来着。对了,天意不可违呀!”

毛日天挽着丁梅走过了山坡,回头已经看不见村庄了,不由得意地说:“没想到我毛日天还做了一件如此积阴德的事!”

丁梅说:“嗯,还可以,这样就可以把你偷窥人家小情侣的罪过抵消了。不过有件事我不明白,为什么杏花爹会按你的意思去选有石大刚名字的那一摞纸?”

“好吧,我给你演示一遍,四个方向我想让你往哪边走你就得往哪边走,比如说我想让你往北走,那么东南西北你选两方。”

“我就不选北,我选东南。”

“好,选东南剩西北,西北你再选一边。”

“西。”

“选西剩北,所以咱们得往北走。”

丁梅顿时醒悟:“我选的是西不要北,为啥要排除?原来你这不过是在往沟里带我,不是你要的你就排除,是你要的你就说选的对了是不是?”

毛日天大笑:“杏花爹要是像你这么聪明我的好事就做不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