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章 尸体又丢了/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看了一眼铺在地上的杨剌子,不用检查也知道他已经没有命了,说到:“死了人就报警呗,这点常识都没有么?”

狗剩子盯着地上的杨剌子说:“这小子在和我家的那只鸡死法一样呢?我家的鸡也是被吸干了血,不会也和雯子那丫头有关吧?”

杨大虎一听赶紧一把抓住狗剩子手问:“谁是雯子?告诉我,我一定得给我兄弟报仇!”

狗剩子说:“我就是随口一说,没证据也不能瞎诬赖别人!”

杨大虎说:“总之人是死在村部墙外,村部必须给我个说法,我在任的时候就没有这类的事儿发生……”

毛日天说:“拉几巴倒吧,这和你在不在任有鸡毛关系,你有本事你就自己把凶手找出来。”

杨大虎瞪了毛日天一眼,嘟嘟囔囔骂了一句。

狗剩子倒是对破案饶有兴趣,拉着毛日天要出去看第一现场。

杨二虎领着狗剩子让毛日天到了墙外,指着一片草丛说:“就那地方,杨剌子就在那躺着了。”

毛日天一看,回头对狗剩子说:“你去那根绳子,围住这里,一定要保护现场。”

狗剩子回头对杨二虎说:“你去拿根绳子,围住这里,保护现场。”

杨二虎回头看看,身后没人了,只好自己去拿。他可不太敢得罪毛日天,虽然自己那东西现在暂时好使了,万一哪天又抬不起头来了,还得仰仗人家毛日天妙手回春呢!

狗剩子低伏身子,像一只闻来闻去的警犬一样,扫视着地面。

毛日天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有些好笑,想知道他现在想什么,偷偷把双手拇指放在自己太阳穴上,对着他后脑勺用了下读心术,可只是眼光穿透他的头皮看见了脑骨,在用力就是涌动的脑浆,透视眼好使,根本读不到信息,看来读心术还必须是盯着人家脑门看。

这时候狗剩子转过来了,脑袋对着毛日天,毛日天这一瞬间在他脑门中看到的是一个影像,就是雯子那瘦小的身影。

狗剩子看毛日天手像牛角一样支在脑袋上,就问:“咋啦,你盯着我看啥?”这一瞬间,毛日天在他脑袋中看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毛日天放下手,说:“头有些疼,可能是跑累了。”

狗剩子继续在地上扫视。毛日天问他:“你是不是怀疑这事儿是雯子做的?”

“不是我怀疑,杨剌子的死法和我家的鸡一样一样的,唯一的不同,就是杨剌子比我家的鸡大。”

毛日天说:“是呀,杨剌子五大三粗的,雯子那么小一个孩子,就算是给她一把刀也未必杀的了杨剌子,怎么会是她!”

“那可不一定,”狗剩子说,“柳小婵长得也不高大,我看那丫头两个爷们儿也未必是她对手!”

正说着,狗剩子忽然在草丛里捡到一只鞋子,正是丁梅找给雯子的鞋子。

狗剩子说:“你看看,这不是雯子的鞋么,她到过这里,证明我猜测的有一定道理。”

杨二虎正好拎着绳子回来,听狗剩子说,赶紧过来问:“这鞋谁的,谁是雯子?”

狗剩子不搭理他,指挥他把绳子围住现场,然后退出来,说:“等警察来把,我会和警察说的。”

毛日天心里疑惑,他不相信那么胆小的雯子会杀人吸血,不过回想起雯子有时候目露凶光的时候,连自己也看着有些可怖。毕竟雯子来历不明,倒地是什么人,自己也吃不准。

金莎莎报了警以后,镇里的高所长带人过来了,这种人命案子他得上报,就等着县里的刑警队过来人了。

高所长让人杨剌子的尸体用一块大布盖好了,然后把院子里的人都清理出去,把大门一关,所有人都在外边等着。狗剩子也找高所长汇报了自己的心得,把雯子的鞋子作为证物给了高所长。

高所长拍着狗剩子的肩膀夸奖了狗剩子,并且对金莎莎说:“现在湖山村不是没有治保主任么,我看这个小伙子不错,有心计,胆大心细,可以胜任!”

就这么一句话,狗剩子就当了湖山村治保主任了,杨大虎在一边看得心痒痒,但是也是也无可奈何。

天完全黑下来,县局的车过来了,高所长打开大门,金莎莎又把村委会院子里的灯打开,院子里照得通明,但是大家却全都傻了,只见地上扔着一张白布,杨剌子的尸体却踪迹全无!

高所长顿时汉就下来了:“不可能,谁能把尸体给偷走了,门口几十个人呢!”

毛日天也感觉奇怪,和狗剩子围着院子里转一圈,大墙高达两米,谁也不会跳墙进来偷一个尸体吧?

县局的邢队长都火了:“这湖山村咋回事儿?咋总出怪事儿呢,上回治保主任胡大彪你们报警说死了,我们来了在山里转悠那么久连个影也没见到,还有一回在分水岭有个家伙报警说小龙潭有具尸体,还是半截的,我们过来,还是啥也没有,这回又弄这事儿?”

毛日天听了赶紧往后退两步,分水岭报警的就是他。

高所长说:“邢队长,这回的尸体我是亲眼所见,我们这里几十号人呢,难道还能撒谎骗人么,这案子你得接呀!”

邢队长点头:“好好好,我就相信你们一回,我回去先安排一下人手,然后派人住进你们村子来专门调查这件案子!”

邢队长走了,大家伙是议论纷纷,杨家的人垂头丧气走了,狗剩子乐颠颠地拉着毛日天:“走,上我家去给我作证,要不然我说我当上治保主任了,二妮儿还得说我吹牛呢!”

毛日天说:“那有啥可作证的,金莎莎不是还在你家住呢么,村长的话她还能不信?”

“对呀,金村长的话她一定会信,那你别去了,该干嘛干嘛去吧!”狗剩子说完就守在金莎莎身边,等着和她一起回去。

毛日天看看天色已晚,也不回鱼塘那里去了,好多天没有回家了,今晚就回家里去住算了。

回到家中,打开大门,一推开,只见里边一道影子“唰”的一声,从院子里窜进屋里去了,毛日天惊到:“是柳小婵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