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章 给局长治痛风/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见这两个警察来打听雯子的下落,干脆就不说话了,把鱼竿一甩,鱼线飞旋,差点勾到杨明的耳朵。

一边的警察金立火起来了,指着毛日天说:“小子,你很嚣张呀,信不信我把你带回去收容审查?”

狗剩子一听赶紧劝:“别地,这都是咱们自己人。”

金立一扒拉狗剩子:“一边去。”

这时候毛日天的手机响了,毛日天接起来一听,是栾兰,栾兰说:“小毛,你有时间吗,到县里来一趟,我干爹的痛风翻了,医院说这个病只能养,没法治,你能不能治得了?”

毛日天说:“应该是能治,我过去试试吧。”

毛日天撂了电话,对金立说:“你们局长陈锋找我过去看病,你要是想收容我我就不去给他看病了。”

金立一听,憋得脸通红没说话,一边的狗剩子赶紧替毛日天吹牛:“小毛和你们县局局长那可不是一般关系,你以后有啥事儿办不了,你就找小毛就行了。”

杨明赶紧打圆场,说:“小毛你有事就先去忙,回头我有事儿再找你。”

毛日天说:“你有事儿就让你姐和我说就行了。”弄得杨明也是满脸通红。

毛日天看都不看这几个人,回屋里收拾一下,然后出来,开着自己的新买的东风面包,一路尘烟,走了。

狗剩子望着远去的面包车,说:“真牛掰!”

金立吐了一口:“开个破面包子,有啥牛掰的?”

狗剩子说:“开面包的我见多了,但是能像小毛这么牛掰的人我就没见过。”

“他有啥牛的你倒说说?”

“他敢不屌刑警队的人,还不够牛?”

“滚一边去,明天不用你跟着我们了!”金立火了,狗剩子急忙赔笑:“别的呀,查案子不让我这个治保主任跟着,那不是把我架空了么?”

这时候屋门一开,一个大脑袋的老头走了出来,杨明问道:“这谁呀,没见过他。”

狗剩子说:“咋样,不带着我人你们都认不全。”

杨明说:“这点事儿还用你呀,我来问他不就行了。”说着走了过去,大喝一声:“老头,哪来的,我们是警察,把你身份证拿出来!”

海老头一听警察两个字脑袋就见长,回身就跑,杨明和齐喜金立一看,连忙就追,见着警察就跑,有事没事也得先把你抓住再说。

海老头到了鱼塘边,纵身一跳,“噗通”一声就跳进水里了。

杨明气的在岸上拾了几块石头就打下去,齐喜拦住他说:“别打了,咱们分几个方向守着,就不信他不上来。”

这个鱼塘不大,是用来养鱼苗的,也就几百平大小,七八米深,齐喜吩咐金立杨明和狗剩子各占一边,就等着海老头上来。

狗剩子知道海老头的本事,他要是不上来,就算到天黑也没用,但是他见金立他们那么嚣张,故意不说,往那边一坐,看着齐喜金立他们全神贯注等着抓海老头,不由可笑。

一直等了半个来小时,齐喜有些害怕了,说:“不会是淹死了吧?”

杨明说:“我可没有碰他,是他自己跳下去的!”

金立问齐喜:“齐队,咋办?”

齐喜挠头说:“要是找他就得把水抽干了。”

狗剩子说:“这是毛日天养的单目鱼鱼苗,价值几十万,你们要是担得起责任就抽。”

齐喜看看狗剩子,笑呵呵问:“那你说咱们咋办?”

狗剩子说:“咱们就到别处调查就完事儿了,这里不管他,那老头养鱼的出身,还能淹死是咋地?咱们走了就上来了。”

齐喜一听,点头说:“那咱们先到猪场那边走走。”

几个人往出走了几十米远,回头一看,果然水边大脑袋一闪,海老头湿啦啦地上来了,金立往回一跑,海老头“扑通”一下,又没影了。

齐喜问狗剩子:“这老头谁呀?你认识么?咋这么怪呢?”

狗剩子说:“这都是毛日天的的朋友,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哪来的。”

金立说:“这个姓毛的咋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朋友。”

“要不咋说他牛掰呢!”

齐喜说:“回头报给邢队,一定要查一查这小子。”

毛日天去给县局一把手局长治病,他们这些小人物不知底细,自然不敢轻易得罪,只好如实写个报告打给上级了。

毛日天开车去了万山县,到的酒店的时候,栾兰已经等在楼下了,见毛日天来了,弯腰钻进车里,说:“走吧,去我干爹家里。”

上了车,毛日天问起栾兰的毛病好没好,栾兰下意识地摸摸肚子,说:“应该是好了,好久没有犯了。”

“姐夫呢,那方面好没好?”吴大力那次被毛日天治疗过之后,又和栾兰一起开车去过两次湖山村,经过毛日天的治疗,已经好了,昨天晚上还在栾兰身上驰骋了半个小时呢。

这时候毛日天问起来,栾兰脸一红,说:“已经好了。要不然干爹痛风也不会想到你这个神医了。”

毛日天一笑:“姐夫现在能坚持多久?”

栾兰脸更红了,说:“别没正经的。”

毛日天正色说:“这个是病情回访,必须要知道他会不会再反复发作。”

栾兰一听,也没多想,还以为毛日天说的是真的呢,赶紧说:“昨天晚上大大概有二十多分钟左右。”说完都不敢看毛日天了,眼睛赶紧往窗户外看去。

毛日天他点头:“嗯,还可以,不过照我还稍稍差一些,再接再厉,会出好成绩的!”

栾兰一巴掌打过来:“臭小子,你敢消遣我!”

到了陈锋家里,陈锋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栾兰带着毛日天进来,他想要站起来,却一个趔趄,又坐下了,脸上表情痛苦,说:“昨晚多喝了点啤酒,这老毛病就犯了,脚脖子痛得厉害。”

毛日天说:“痛风者,寒凉外搏,热血得寒,汗浊凝滞,所以作痛,不要紧,我帮你看看。”

毛日天用手把脉,又看看舌苔,然后拿笔开了一副药方,说:“我今天先用针灸气功给你治疗一下,然后你照这个方子抓药就行了,这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的慢慢才能去根。你先把衣服脱了,我给你针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