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章 人体极限训练/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小婵一看上不去,赶紧说:“刀姐,我认输了。”

“那又怎么样?”

“你拉我上去,我们重新来过。”柳小婵想尽量早点上去,先把野鸡吃了,填饱肚皮再说。

“闭嘴!”刀姐一块石头打下来,差点打中她的头,再抬头,刀姐已经不见了。

柳小婵试了几次都爬不上去,饥肠辘辘,越是着急越是饿得慌,看着身边也在不停往上蹦的野鸡,柳小婵一脚把它踢死了。

就地拔毛,顾不得许多了,扭掉脖子喝血,然后扯下一只腿来就咬,。

这时候天阴下来,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就打下来,柳小婵左看右看也没有避雨的地方,只有站在那里让大雨毫不留情地冲刷着。

两个小时过去了,阳光露出了头,柳小婵躺在水泊里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想睁开。

“死了没有?没死起来继续!”刀姐这个臭婆娘又出现在上边。

柳小婵没动,也没出声。

一块石子打在柳小婵的腿上,但是她依旧没有动!

“他妈的,不会这么脆弱吧!”一根绳子抛了下来,刀姐说:“上来吧,别装死!”

柳小婵还是不睁眼,地上的积水有几公分深,她的身子侵在水里,浑身泥浆,就像一个死人一样。

刀姐又骂了一声,然后就有攀岩的声音响起,柳小婵眯着眼睛一看,刀姐在扯着绳子向下来,此时她已经脱了隐蔽服,皮裙子下边,浑圆的屁股,修长的大腿,距离她越来越近了。

柳小婵手里握着被她拧成了绳子的外衣,准备在她落地的时候,将她一招制服!

就在刀姐落地,还没有转身的那一瞬间,柳小婵的腿在地上一蹬,迅速跳起来,手里的衣服绳子从她头上绕过去,死死勒住了她的脖子,背转身子,用脊梁顶着她的脊梁,用力下蹲,把她勒住。

刀姐身手也不是白给的,一被柳小婵勒住脖子,马上脚在地上蹬,想要从她头上翻过去,但是柳小婵已经料到她这一招,身子后靠,把她挤在了墙壁上,猜想此时刀姐的两个大咪咪一定被挤成了两个大肉饼了!刀姐反手用手肘狠命击打柳小婵的肋部,柳小婵肌肉绷紧,抵抗她的手肘硬度。

坚持了有两分钟左右,刀姐不再挣扎了,用手反过来在柳小婵胯骨上轻轻拍了几下,她事先讲过,这是搏斗比赛的规矩,刀姐教过柳小婵,轻拍对手,意思就是服了。

柳小婵当然也不是想弄死刀姐,于是放开手向前一步,让贴在石壁上的刀姐放松下来。

刀姐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手捂着脖子大口喘气,柳小婵蹲过去帮她拍拍后背,说:“你的反应也是有待提高呀刀姐。”

忽然听见“嚓”的一声,回头一看,刀姐的鞋尖刀刃又弹了出来,柳小婵知道下一步刀姐就是一刀踢过来,吓得赶紧一抬腿就骑在了刀姐怀里,双手按着刀姐的肩头,把她压倒在地,刀姐的膝盖提起,狠撞柳小婵的后背,柳小婵向前一扑,刀姐的头迎上来,就要用额头撞柳小婵的鼻子。

幸好柳小婵在有准备的情况下,动作反应都超乎寻常地快,一歪头躲过她的额头。

刀姐双手伸过来就钳住了柳小婵的脖子,叫到:“臭丫头,我叫你也受一下箍颈的滋味!”

这大奶子婆娘俩手好大力气,顿时掐的柳小婵透不过气!

不过柳小婵的手也没闲着,在她身上乱抓,她的衬衫撕开了,围胸被扯掉了,两只硕大的豪乳跳了出来。

刀姐气得大骂:“不带撕衣服的!”

如果刀姐此时放手,柳小婵或许也就住手了,但是她一边叫,一边用力,掐的柳小婵张大嘴巴,舌头都伸出来了,在她脸上乱舔,两只手在她身上连抓带掐,终于刀姐妥协了,松开了手,说:“起来,别骑着我!”

柳小婵深呼吸几口,骂道:“臭婆娘,你是真想要我的命呀!”低头看见眼前那一对波涛汹涌,忽然一手抓了一只,喝问道:“你服是不服?再耍我就把你捏爆!”

刀姐气坏了,又伸手抓柳小婵,这俩人就在泥水中滚成一团,最后刀姐还是没有打过柳小婵,被她抢了个先机按趴在水里,伸手掀开她的皮裙子,照着屁股就开打,巴掌抽的“啪啪”作响,刀姐一开始不住口地骂街,到后来咬着牙硬挺,最后挺不住了,问道:“你打够了没有,我服你了还不行么!”

柳小婵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说:“还敢不敢在我面前装大了?”

“我是为你还好,要不是龙哥让我教你,我才懒得管你!”

“回答我,”柳小婵才不管她是为谁好,“说,敢不敢在我面前装大了,你要是还装,我就把你扒光了来打!”说着,把手放在了她的内裤上,此时刀姐已经被柳小婵控制,只要柳小婵手一动,马上就让她大白天下!

刀姐气得直喘,说到:“好吧,我不管你了行吧!”

“那不行,你还得教我,不然我有很多东西不会,不过你要很温柔地教我,不然我接受不了你的臭脾气!”

刀姐怒吼:“好了,闹够了,我以后把你当祖宗一样来供着还不行么,你他妈快放开我!”

柳小婵在她屁股上又轻拍一下,这才下来。

刀姐艰难地爬起来,揉着自己的屁股,用手掩着衣襟。对柳小婵说:“臭丫头,你是我教过最混账的学生了!算你狠,以后搏击的功课免了!”

柳小婵说:“其实我这个人很好相处的,只要你敬我一尺,我必须敬你半尺,你教我本事,我感谢你还来不及,但是你不能把我当孙子一样来消遣!”

刀姐瞪了我一眼,说:“少废话吧,我们上去。”

刀姐抓着绳子刚要上,回头摸了摸短裙,说:“你先上!”显然是害怕柳小婵在她后边又出什么幺蛾子。

柳小婵笑着说:“你不害怕我上去以后把绳子弄断,你可就上不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