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章 美女圈套/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了半山别墅,呆小萌和柳小婵还有毛日天开车送陈茜回去,刀姐和戴一龙回了别墅,这功夫四大保镖气呼呼地跑出来,被戴一龙骂了几句后,上车继续跟在呆小萌后边保护。

毛日天本来是要给陈茜看完病就回去的,但是这时候知道呆小萌有难,也不好就走,往家那边打个电话,告诉大贺小贺好好看着鱼塘,自己要过几天再回去。

毛日天问有没有啥事儿发生,大贺说别的事儿倒是没有,就是海老头被警察给吓到了,整天没事儿就躲在水里不出来。

毛日天说:“不用管他,只要他不偷吃单目鱼,在水里爱呆多久就呆多久吧。”

第二天,陈锋夫妻也回去了,临走还嘱托毛日天帮着照看陈茜呢。

毛日天心说,我这护花使者是当定了,这边呆小萌还没答应下来呢,又来一个美女老师。

第二天,呆小萌和柳小婵正常上学,陈茜却没有去上课,而是邀请毛日天到家里做客。

毛日天满以为是陈铭的邀请,但是来了以后,竟然是陈茜自己。

门一开,陈茜只穿了一身睡衣,而且脸上稍带着一丝倦态,毛日天以为她是受了惊吓,还没有复原,也没在意,就走了进来。

毛日天进门,很疑惑陈茜邀请自己来的目的,因为屋子里都没有收拾,卧室门敞开着,被子还堆在床上,不像是招待客人的样子。

陈茜拉着毛日天坐在沙发上,然后就靠在他身边坐下,腿挨着腿,透过薄薄的睡裙,毛日天试的出陈茜温热的皮肤,不由感到有点不适应,毕竟不是很熟,给她看病的时候虽然看过她的身子,当时她是一个死气沉沉的患者,躺在那里接受治疗,现在是一个鲜活的美女,又穿着这么少,一对肉蛋比躺着的时候要大得多。

陈茜伸手拉住毛日天的手,感激地说:“毛兄弟,非常感谢你救了我的命,我听说我中的毒是一种独门毒药,你是怎么解的了的?”

毛日天说:“我也是瞎猫遇上死耗子,瞎撞的。没什么好谢的,我和你爸还有你的干姐姐栾兰关系都不错,咱们不是外人。”

陈茜拿着毛日天的手在大腿上磨蹭,眼睛火辣辣地盯着毛日天看,弄得毛日天都不敢直视她了。

这女人太主动了,毛日天表面冷静,实际心里思想活动很大,上还是不上?摆明了这个女人是在引诱自己,但是如果上,有些对不起火龙果,而且要是到时候再甩了,那就对不起陈锋。不上?这么大一团诱惑实在难以抵挡,毛日天的荷尔蒙都快爆炸了。

不管了,先过过手瘾再说。

毛日天两只手全都上了陈茜的身子了,陈茜被他一阵揉捏,脸变得红扑扑的,忽然推开毛日天的两只手,说:“小毛,你等一会儿,我去拿一瓶红酒,我们喝完了再继续。”

“好啊!”毛日天眼看着陈茜肉滚滚的身子进了厨房,拿了一瓶红红酒出来,而就在她拿着红酒往出走的时候,毛日天发现红酒瓶子上映出一个人影,躲在厨房门后。

什么情况,还有第三者的在场?

而陈茜从他身边走过来,一定不会看不见这个人,看见了不说出来,那就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儿!

陈茜迈着猫步来毛日天面前,弯腰倒酒,酥胸半露,这种场景很是诱惑,但是毛日天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冷静下来了。

趁着陈茜倒酒,毛日天双手大拇指按在太阳穴上,使了个读心术,脑海中泛出陈茜的信息“快喝,喝了你就受人摆布了!”然后还出现一张惨白惨白的老脸。

毛日天被这张脸吓了一跳,这张脸老的不堪入目,满脸横七竖八的额皱纹,一双长在褶皱中的小眼睛反射出贪婪的目光。

这张脸一闪即逝,但是毛日天明白了,眼前的陈茜绝对没安好心。

毛日天结果红酒和陈茜碰了一下杯子,陈茜就盯着他的手,等着他喝。

毛日天笑着说:“你也要喝呀。”说着用手来推陈茜的酒杯,陈茜被他推住,没有办法,“咕嘟咕嘟”就喝了,毛日天趁她扬脖子的时候,手向后一扬,一杯酒全都从耳边飞过,落在布衣沙发的靠背上了。

陈茜被毛日天逼着喝完酒,显然有些惊慌,想要站起来,被毛日天一搂就躺在毛日天怀里了。

毛日天酒杯一扔,继续摸。

没几下,陈茜就迷迷瞪瞪的了,浑身就像散了架一样,像一只没有骨头的虫子一样。

毛日天轻轻叫了陈茜两声,见她眼光迷离,没有多大反应,有在她耳边说:“我根本不喜欢你,走开!”

陈茜还是不动。

毛日天明白了,她这是中了酒里的药了,但凡是有一点理智的女人,听见自己这么说话,一定会有反应的,但是陈茜和没听见一样,说明她这是中了酒里的药了,现在根本就是意识不清。

毛日天也学着陈茜的这样子,说了一句:“我的头咋这么晕呢!”

然后就歪在沙发上,此时的陈茜还是软弱无力地靠在毛日天身上不动,更确定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子了。

厨房的玻璃门上映出一个高瘦的人影,玻璃门缓缓打开,一个男人站了出来,他穿着肥大的风衣,更显得瘦骨嶙峋,因为戴着帽子低着头,所以看不清脸面。

这人缓步走到茶几前边,隔着茶几观察毛日天,毛日天睁着眼睛,假装无力,就不能瞪起眼珠子用透视眼,他就想看看这个家伙隐藏在暗处给自己下毒,到底想干什么。

瘦高个站在毛日天面前,发出极其沙哑低沉的声音:“我以为戴一龙身边有真正的高手,还以为是戴一龙的老爸没有死呢,想不到你这么年轻!”

瘦高个说着,伸手来抓毛日天的手臂。他的手像一只鹰爪子一样枯干,皮肤如同盘根错节的老树皮,让人望而生畏。

毛日天没有动,任他抓住手拉起来。

瘦高个弯下身子要把毛日天扛在肩头,并且说了一句:“跟我走吧,让我来研究一下你的身体。”

毛日天早就蓄势待发,运足力气,就等着他不防备,此时由着他的力气身子向前一扑,右手抡圆了照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打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