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章 破降头/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知道这个人不是个好东西,一定是日本黑龙会的人,所以下手不留情,恨不得一拳打出他屎来,大吼一声:“去死!”

“噗嗤”毛日天的拳头陷进这个瘦高个的风衣中,这人就像被一股飓风吹起来一般飞出去,一直撞在墙上。

毛日天得手不饶人,伸手搬起茶几,照着瘦高个砸了过去。

那人一脚飞踹,茶几像是击在皮球上一样,“蓬”的一声飞回来,被毛日天一脚踹开,再看这个瘦高个的帽子掉落下来,露出一头白发,像枯草一样乱蓬蓬的。

这人带着白口罩,忽然白口罩中间出现一点红,慢慢扩散,娘的,原来这小子吐血了!

瘦高个把口罩摘下来,擦了擦嘴。

毛日天看清了这人的面貌,竟然是刚才用读心术的时候在陈茜脑海中看到的那一张老脸,惨白惨白的,老的满是皱纹的脸。

毛日天拍拍手说:“原来你这么老了,早知道我手上劲儿小点儿,不过话也说回来了,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是不是有点老不正经了!”

瘦高个又吐了一口血,用口罩擦了一下,看样子受伤不轻。

他捂着胸口转身,蹒跚着向门口走去。

毛日天说:“别走呀,你的事儿还没完呢,你得先留下……”

他刚要过去拉住这个老头,老头忽然回手一挥,一股烟雾奔他喷了过来,毛日天知道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迷烟,一个跟头就跳进卧室里去了,拿起陈茜的一件睡衣捂在鼻子上又跳出来,但是冲过烟雾以后,老头已经不见踪影了。

毛日天追出门外,楼梯间空荡荡,不知道老头是跑得快还是隐身了,反正是无处可寻了。

毛日天回到屋里,只见陈茜还迷迷瞪瞪地仰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看着自己,看来这瘦高个老头在酒里下的药会使人手脚无力,却不会失去知觉。

毛日天看着对襟儿睡衣的前襟都已经崩开的陈茜,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害人害己了,想不到你居然和日本人勾结在一起,来害自己人。”

陈茜一声不响看着毛日天,就好像睁开眼皮都很费力的样子。

毛日天在她肚皮上拍了一巴掌,说:“刚才你那么引诱我,你说我是不是该上了你?”

“……”

“算了,看在和你老爸喝过酒的份上,我就饶你这一次,不过你要老实告诉我日本人的来历。”

毛日天伸手拉着陈茜的手,用灵气输入进去,另一只手在她肚子上向上推,陈茜一张嘴,一口酒水喷出来,毛日天赶紧闪身躲开了。

过了不一会儿,陈茜挣扎着坐了起来,迷药的劲儿一除,马上用手去掩住衣襟儿,把一对大宝贝塞了回去。

陈茜红着脸坐在那,不敢看毛日天火辣的眼光。

“好了么?”毛日天问。

“好点了。”陈茜点点头。

“那说吧,我救过你,你为啥还要害我?”毛日天手指头点在陈茜的额头上说。

陈茜摇头说:“我不记得了,你说什么要害你,我没有要害你!”

毛日天也不知道陈茜说的是真是假,难道她又是中了那个家伙的什么什么降头?

毛日天把俩手按在太阳穴上,冲着陈茜的额头看过去,忽然看到了一张狞笑的丑脸,就是刚才的老的不能再老的那张丑脸,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

陈茜忽然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奋力向毛日天捅了过来。

“还来?”毛日天闪身在她手腕上一拍,打落刀子,接着一把扯下她的睡衣,三下两下把她俩手用睡衣绑在背后。

陈茜被毛日天按在沙发上,但是依旧俩腿乱蹬,想要攻击毛日天,激烈运动下,那两个大宝贝来回晃悠,看的毛日天有一些眼晕。

毛日天拿出银针,按着她在她的脑户穴上下针,随着银针撵动,陈茜渐渐闭上眼睛,昏迷过去了。

毛日天拿起电话,拨通了戴一龙的号码,解降头就只有他会了。

戴一龙在接到毛日天电话以后,没多长时间就急匆匆来了,身后跟着大长腿刀姐。

戴一龙从拎包中拿出一张黄符,用朱砂笔画来画去,一些奇怪的符号跃然纸上,毛日天换了好几个角度也没看明白画的是啥,又从刀姐裙子下边看过去的时候,被刀姐推了个跟头。

戴一龙画完后以后,用火点燃,然后在陈茜面前晃来晃去,嘴里念念有词,陈茜始终瞪着眼珠子盯着火苗,刀姐拿过一杯水来,戴一龙那张符纸的灰烬扔在水里,然后给陈茜灌了下去。

“这是什么原理?卫不卫生呀?”毛日天问道。

刀姐拉着毛日天说:“嘘,别吵,龙哥这叫招魂术,是天师教的法术!”

“哦,看着龙哥道貌岸然的,原来是个神棍!”

刀姐气得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他。

戴一龙把符水给陈茜喝了以后,用手指点在陈茜的头顶,然后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做剑指点在自己的太阳穴上,双眼紧闭。

毛日天一心好奇,又忍不住问刀姐:“这又是个什么名堂?”

刀姐神情肃穆,对戴一龙很是尊敬的样子说:“这是天师教高级法术,叫做心念通。这样可以知道这女孩儿在想什么。”

原来是和自己的读心术异曲同工,不过像他这样怼着人家脑袋,显然就不如自己的高级了。

毛日天学着戴一龙的样子,用手指点在自己太阳穴上,然后另一只手按在了刀姐的太阳穴上。

刀姐看看他:“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了么?”

“不知道。”

“拿开手!”刀姐皱眉把毛日天的手指打开,一脸的瞧不起。

毛日天心说,我这样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我有我的招数,于是两只手又像老牛一样,大拇指顶在两个太阳穴上,然后看向刀姐脑门。

这时候刀姐正在全神贯注看戴一龙做法,没注意毛日天在干什么。

毛日天在刀姐脑海中看到了一行信息“龙哥好帅呀!”再往下看,两只豪乳之后,一颗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并平时都快。

“原来在发花痴!”

“你说什么?”刀姐问毛日天。

“没什么,龙哥好帅呀!”

“那还用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