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章 陪酒陪唱/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刚打倒了花衬衫和另一个大汉,张大海跳回来了,怒目横眉咬牙切齿的要打人,但是一看自己跳了一圈俩同伙就都趴下了,不由愣住了,一时还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过来接着打,这时候就听“嗨”的一声,人影一晃,柳小婵又一脚跺在他另一只脚丫子上,这小子“嗷”的一声大叫,抱着脚又跳走了。

毛日天带着柳小婵就走,后边张大海一边跳一边喊:“回来,要不老子砸了你的车!”

这可不行,这车是毛日天新买的,虽然便宜也不能让人随便砸呀!

毛日天真回来了,张大海有些后悔自己不让人家走了,因为自己那两个同伴还在地上趴着呢。

一看毛日天和柳小婵奔自己来了,张大海赶紧坐地上了,俩手捂着两个脚尖,说:“小子,你等着,我找人收拾你!”

毛日天俩手一抱:“找吧,给你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不来人,我就把你们仨胳膊腿都卸了。”

张大海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码,对着电话说:“喂,刁哥,我就在你门口呢,被人打了,快来帮我!”

毛日天乐了:“你找的是刁翔呀?”

“咋地,怕了吧?”

“嗯,是有点。”

张大海顿时得意起来,刚要站起来,一看柳小婵盯着自己的脚看,赶紧又坐下了。

过不一会儿,花满人间里边冲出十几个人来,都是炮子头黑背心,真有点黑社会的气势。

这十几个人到了跟前,领头的认识张大海,问道:“海哥,咋地了,刁哥让我带人帮帮你,他在外边呢,随后就到。”

张大海一指毛日天:“就这小子,抢我们车位,还把我们仨都打了。”

“卧草,谁这么牛逼呀!”那个领头的回头就奔毛日天来了,到了跟前忽然笑了:“呀呵,毛哥呀!咋是你呢!”

毛日天上次为了帮海老头要账,曾经在花满人间闹过一次了,上次打得就是这个领头的,这小子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毛日天的相貌了,这时候一看是毛日天,知道这人不但能打,而且刁翔也不敢惹他,赶紧就换了笑脸。

张大海一看他们认识毛日天,有点蒙逼,问道:“你干啥呢,刁哥不是让你帮我打他么?”

领头有的小子说:“海哥,不是不帮你,这毛哥是朋友,你等一会儿刁哥来的吧!”

正说话,一辆车开过来,停在路上,刁翔醉醺醺从上边下来了,骂咧咧地说:“谁他妈敢动我大海兄弟?”

那个领头的跑过去和带刁海说了几句话,刁海一愣,酒醒了一半,看看毛日天,哈哈笑了:“我当是谁呢,毛兄弟来了咋不先给我打个电话呢!”

张大海见刁翔都来了,从地上站起来迎过来:“刁哥,就是这小子把我打了!”

刁翔伸手一巴掌打在张大海脑袋上:“你他妈没长眼睛呀,敢惹我小毛兄弟,我他妈揍死你!”

柳小婵说:“不用你,我来!”说着就抬脚,张大海一看,“噗通”一声就坐地上了,把俩脚藏了起来,柳小婵一脚蹬在他的脸上,这小子来了一溜王八滚。

张大海还指望刁翔给他出气呢,这时候刁翔跟过来又踹了他两脚,拎着他的耳朵起来,指着毛日天说:“这个是我最好的兄弟,以后长点眼睛,见着毛兄弟躲着走,知道么?”

毛日天心说,我啥时候和你是最好的兄弟了,当初我和杨雪遇到你的时候,你还不是和这个海哥一副德行!不过抬手不打笑脸人,人家一个劲儿说和你最好,你也不能说没有的事儿。

毛日天说:“别打他了,我还要唱歌呢,别让他把我心情给搅乱了。”

刁翔冲着刚才令人冲出来的那个小子说:“去给毛兄弟找个包房,公主随便挑。”

柳小婵在一边问:“啥是公主呀?”

刁翔这才看见这个小美女是跟着毛日天来的,不由尴尬一笑,说:“兄弟你带了马子啦?”

毛日天说:“她不是我马子,是朋友,给她找个少爷陪着,要你们歌厅最帅的!”

柳小婵和毛日天进了花满人间最豪华包房,干果水果上了一桌子,柳小婵一边啃西瓜,一边拿着麦克大吼“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她一首歌没吼完,外边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长的风流倜傥,女的性感妖娆。一个是歌厅当红少爷阿凡,另一个是最漂亮的公主畅畅。

阿凡一米八二的个头,身形健美,一进来就奔站在沙发上吼得柳小婵:“妹妹,你唱得不错呀,跟我合唱一首咋样?”

畅畅进来直接就坐在毛日天大腿上了,说:“哥,你好帅呀!”

毛日天把她搬起来放到身边,说:“来,他俩唱歌,咱俩喝酒。”

转眼半个多小时,毛日天和畅畅一打啤酒进去了,阿凡和柳小婵也对唱了好几首了。

毛日天时不时地看看柳小婵,柳小婵很专注地唱歌,和阿凡始终保持着距离,阿凡也在和她好好唱歌,不敢有一点无理,干少爷这一行和公主不一样,如果女客人不主动,他是不敢主动去占便宜的,当然要是女客有要求,那他将会全力以赴满足客人要求。

这边的畅畅已经有些微醉,小脸红扑扑的,身子就像没有骨头似的依偎在毛日天身上,毛日天的手有意无意地在她衣服里边放着。

柳小婵唱着唱着,一回头瞥见毛日天和畅畅在一起呢,一下就跳过来,把毛日天的手扯出来:“你干嘛?不许占人家便宜。”

毛日天笑道:“你唱你的歌,我喝我的酒,你管我干嘛?”

柳小婵说:“喝酒也不用靠那么近呀!你看看我唱歌也没和那个男的靠在一起呀。”

“谁不让你靠了,我又没管你。”

柳小婵忽然生气了,对阿凡和畅畅说:“你俩都出去,不用你们陪着了。”

阿凡和畅畅赶紧就出去了,本来也没见过一对男女进来,然后又找一对男女来陪着的。

毛日天说:“你把我的酒伴撵走了,谁陪我喝酒?”

“我来!”柳小婵说着跳过来坐在他身边,拿起一瓶啤酒说:“咱俩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