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章 神医很神/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护士苏丹拿着棉签正在给那个女犯人上药,这个女犯红肿处已经挠烂了,这时候一沾药水,疼的直骂小护士。苏丹一看毛日天来了,就说:“神医快来,你给她看看吧!”

那个女犯人一看进来一个警察带着一个男人,顿时合拢大腿说:“我不给男人看,我还没结婚呢!”

毛日天说:“我靠,好像谁是奔着看你那个烂地方来的似的,你要是能忍住你就忍着吧,我还有别的事儿呢。”

毛日天转身就要走,那个女犯痒痒得忍不住伸手挠了一下,这一挠又疼的顶不住,大声叫唤。

苏丹埋怨说:“我可告诉你,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别人都已经被毛大夫治好了,你要是愿意挺着我也不管了。”

那个女犯终于服软了,说:“我挺不住了!”说完眼泪就下来了。

毛日天也心软,一看这样就回来了,说:“告诉你吧,我可不是为赚钱,也不是为了占你便宜,完全是学雷锋做奉献,你要是骂人我就不学雷锋了。”

女犯把眼一闭,双腿一开,毛日天过来一看,不由惊呼:“我去,怎么烂这样了?好大一条口子。怎么会咬在这里,你也太不爱护自己了?”

女犯人说:“哪儿呀,我往床底下多的时候被水灵一把扯出来,裤子都被她扯掉了,她钻进去了,我再往里钻进不去了,只有头进去,屁股撅在外边,蚊子钻进来就是一口!”

“嗯,这个蚊子口味够重的!”

毛日天看了半天,伤处烂得汁水淋漓,他还真不愿意伸手,回头看看瞪着眼睛看的金立,说:“你想不想学学怎么排毒?”

“我能行么?”金立傻笑一声。

“你找我说的做就行。”

金立照着毛日天说的,身双手按住女犯人患处,然后毛日天伸手抵在女犯肚子上,输入灵气,从这里迂回过去,抵达会阴,再然后金立在毛日天指挥下,用力一挤……

脓包破裂,一股黑水喷射,洒得金立满脸都是。

金立吓得赶紧擦抹,毛日天说:“擦不干净的,快去洗手间好好洗洗,你的力道用的有些大了,下次注意。”

金立赶紧捂着脸跑洗手间去了,毛日天回头问疼的死去活来的女犯人:“怎么样?好点没有?”

虽然刚才挤了这一下痛不欲生,但是过后马上就好了,不疼不痒了。那个女犯鼻涕一把泪一把地感谢毛日天:“谢谢你大夫,感谢你八辈祖宗!”

“行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祖宗不用你谢。”

小护士苏丹一看旁边没有外人了,又过来了,问:“毛大夫,你丰胸多少钱一次,得几次能有效果?”

毛日天扫了一眼她的平胸,说:“你一月工资多少?”

“不算奖金三千四五。”

“嗯,也不少了,不多收,待会儿请我吃顿饭就行了。”

“真的?”小护士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神医这么没有架子,俩手捂在惊喜得张大的嘴上,忽然觉得味不对,手还带着胶皮手套呢,刚摆弄完患者下边的那个脓包,不由一阵恶心。

毛日天拍拍她肩膀,说:“我现在就没事儿,你带我找个没人地方我给你看看,然后马上到中午了,就医院附近,我还有俩朋友得跟着吃一口。”

“没问题,就去我宿舍,现在都在忙,宿舍没人。”苏丹说着扔了两只手套i,带着毛日天就走。

等金立从洗手间出来,地上就剩两只手套了。

金立赶紧问躺在病床上的女犯人:“那俩人去哪了?”

女犯人说:“警察大哥,麻烦你帮我盖上被子。”

金立拿起被子给她盖上,又问:“我问你那两个人哪去了?”

女犯人说:“警察大哥,我上学的时候就发过誓言,第一个看见我身体的男人,就是我一辈子的男人,所以,我以后一定就是你的人了。”

金立一脑袋黑线,问:“大姐,你判了多少年?”

“我是杀人,不过我的律师说了,肯定不会是死刑,最坏无期,好了二十年。”

金立点点头:“二十年以后再唠这件事儿吧!”说着也不问了,留下自己在这发花痴的女犯,跑出来找毛日天了。

苏丹带着毛日天去了楼下她们的宿舍,这个时间正忙,她属于偷懒开小差,就为了臭美。不过毛日天很理解她,哪个小姑娘不喜欢美呢。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灵气按摩有没有丰胸的功效,只知道有一点,小姑娘会心甘情愿让他摸摸。

毛日天一脸坏笑地跟着苏丹进了护士宿舍,苏丹锁上门,说:“我们开始吧?”

“好说。脱了上衣。”

苏丹虽然囧了一下,但是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毕竟毛日天是警察局长亲自推荐的神医,本事也是自己亲眼看见的,肯定比主治医生强得多。所以就有了很深的信任。

苏丹脱了白大褂,又把里边的绒衣脱了,小罩子下边又掏出两个胶垫来,要是没有这东西,恐怕外观看着更小。

小姑娘身形纤细,肤白肉滑,长得也很好看,就是贫乳,没有女性的曲线。

毛日天大胸看得多了,这时候苏丹的小身子板在他眼前,还真的是有了小萝莉的感觉。

毛日天让她躺好,按着自己所掌握的中医知识理论,先来一下针灸。

天宗穴,位于肩胛骨中央。屋翳穴,位于乳头直上、第二条肋骨与第三条肋骨之间接缝处。中府穴,位于腋下往上一寸半、乳中旁间二寸、锁骨下第一条与第二条肋骨之间的接缝处。乳根穴,是位于身体两边的头儿对下来到乳下的正下方处,它是一边一个的。膻中穴,位于胸骨正中线上。乳中穴:指的就是乳头的位置。

这些穴位下针,然后又用手指注入灵气,在这些穴道周围游走。

苏丹只觉得两股电流刺激着前胸各个穴位,有些麻痒,不由“咯咯”一笑。

毛日天问:“笑什么?”

“没什么,有些痒痒。”

“挺着点,估计被我刺激完了,你长两个罩杯没问题。”

“真的呀?”苏丹两眼放光,很是高兴。看着面前的毛日天一脸莫名其妙的笑容,不由犹豫到:“不是在骗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