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章 不忠的女人/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边的邢队长还真是能坚持,五分钟过去了,还是没完没了,毛日天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幸好是放了静音,不然一下四个人都得吓个不轻。

毛日天被手机突突了半天也没敢动,外边邢队长的手机响了起来,邢队长暂停了一下,接起手机说:“陈局,什么事儿……哦,我也没看见毛日天……对,好的,我要是找见他告诉他给你回电话……我呀,我在医院走访调查一下,好的,我待会跟你汇报。”

撂了电话,邢队长骂道:“一个村医快被他捧上天了,这么一会不见就找。”

护士长问:“你说的那个村医是不是很厉害呀?”

“厉害个屁,我们在湖山村调查过他,这小子除了打架厉害,就是泡妞厉害,没见他医术多厉害,医术厉害还他妈养鱼赚钱干嘛!”

毛日天试着苏丹在试探着往回抽自己的手,一定是受了邢队长污蔑的影像,以为自己就是个痞子。

毛日天低声说:“别动。”苏丹这才停住手,任由他拉着。

这时候护士长说了:“可是我听妇科主任舒敏说过,有一个叫毛日天的医生很厉害,她老公多年治不好的痛风都被他治好了。”

苏丹的手又加了把劲儿,捏了毛日天一下。毛日天心说,你这立场也太不坚定了,人家说我坏你就往回抽,人家一说我厉害,马上就捏我。

邢队长说:“舒敏的老公不就是我们局长么!就是陈锋捧着他,要不然我都拘留他了。”

护士长笑道:“不说他们了,咱们继续吧。”

毛日天又和苏丹在柜子里忍了五六分钟,外边的俩人才收兵。

一边穿衣服俩人一边聊,邢队长说:“今天这个案子很棘手,属于很怪异的案子,陈局让我带人再去山里找那个傻丫头说的满是蚊子的山坳,你说这不是想让我死么!找不到,我没完成任务,找到了,武警都他妈对付不了的,我带着几个人去不是送死么!”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已经安排齐喜和金立去了,到时候花钱雇当地人进山去找,找到了就算立功,找不到就腾到下雪上冻,到时候哪来的蚊子,就得明年再说,有了新案子压下来,也就不再追究这件事儿了。”

“嗯,不管怎么样,你要小心呀宝贝。”护士长又开始抱着邢队长亲“吧嗒,吧嗒”

不过邢队长发泄完了,没有那么大兴趣了,说:“我还得忙,你先出去,看看有人没有,没人我再出去。”

护士长说:“不愧是干刑警的,心思缜密。”

“缜密个屁呀,不小心点被人发现了丢人不说,我老婆你也知道,我大舅哥是检察院纪检科的,肯定收拾我。”

护士长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又开门说:“安全了。”邢队长这才出去。

毛日天运起透视眼看看,屋里确实没人了,这才推开柜门出来,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苏丹光着膀子靠着柜子后边站得笔直,浑身是汗,像是水洗了一样。

毛日天连忙问:“你怎么了?”

小护士也不说话,一下扑出来,一把抱住毛日天的脖子,小嘴就吻上了毛日天的嘴。

毛日天心里明白,这个小护士是被他撩得动了情。

一个豆蔻少女,没穿衣服在自己身后,两个人紧挨在一起站了这么久,别说自己还给她治胸,她存有一定的感激,就是萍水相逢,两个年轻人年纪相仿,相貌都不错,相互这么站久了难免也会长生情的欲求,不过这种欲求一般都是一时冲动,身体激素控制了大脑的缘故,这是一种原始的冲动。

毛日天可不想就这么被一个女孩子给拿下了,虽然他很认真的和苏丹接了个吻,但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推开了苏丹,说:“妹子,冷静,冲动是魔鬼。”

他这么一说,苏丹真的冷静了一些,虽然对毛日天有无限好感,但毕竟是个女孩子,不能强迫一个男人。

苏丹红着脸说:“你以后会来找我么?”

毛日天善意地在她额头轻吻一下,说:“会的,以后你就是我妹子,我会和你嫂子来看你的。”

“啊,你结婚啦?”苏丹有些意外。

“嗯,还没,不过已经有未婚妻了。”

苏丹无限惋惜的样子,看来真的喜欢上毛日天了。

毛日天伸手把衣服拿出来给她披上,俩人刚要往出走,门口脚步声,像是奔这儿来的,再要躲是来不及了,门一开,护士长进来了。

她刚才出去的时候没锁门,这个时候一推就开了,她是回来取护士帽的,刚才只穿了外衣出去,帽子忘带了。离开不到两三分钟,屋里忽然多出俩人来了,把护士长吓了一跳,问道:“你们在这干嘛?”

苏丹吓得小脸一下又红了,看来平时就很害怕这个女人,一时回答不出来了。

毛日天说:“我是来找你,这个小护士刚进来,我正问她你在哪里,她说不知道。”

“你找我?干嘛?”护士长疑惑地眼光看着毛日天。

毛日天看了一眼苏丹,说:“这位护士小姐你能出去一下么,我和护士长有点话说。”

苏丹赶紧点头就出去了,护士长双手抱在胸前,说:“有话说吧。”

毛日天说:“我看你面带桃花,恐怕要有桃花劫,所以提醒你一声,最近不要沾染男人,不然对你很不好!”

护士长一听就有点火了:“你不是神医么?怎么这么一会儿又变神棍了?开始给人看相了?”

毛日天嘿嘿一笑,说:“我是两者兼容,大含量的脑子,我不但看出你面带桃花,背叛你老公,我还看出你的奸夫是个自私自利,胆小怕死的猥琐男人,所以劝你离他远一些,不然事情败露,他会不惜一切澄清和你没有关系,又或者会说是你缠着人家来保全自己的。”

“你胡说什么,谁有奸夫?你不要以为你是公安局带来的就可以胡说八道,诋毁人家名声!”护士长插着腰,柳眉倒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