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章 透视帝王绿/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秃顶胖子为了在柳小婵面前显示一下实力,拉着柳小婵像偷地雷的一样,猫着腰挨着个的展台看石头。

毛日天一只手揽着美女的腰,手正在她身上来回搓呢,忽然另一边的手也被人挽住了,回头一看,才想起雯子始终在身后跟着没做声呢。

毛日天把手搂住雯子肩头,问:“你怎么了?看你怎么有些发慌呀?”

雯子说:“我有些害怕,看着这里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毛日天说:“不要怕,有大哥在这,没人敢欺负你。”

雯子点头,手紧紧抓着毛日天的衣襟。

身后的栾兰看了,微笑摇头,这个小毛,真的是风流种子,到哪都留情。想到这儿不由脸上一热,其实她对毛日天也是很有好感,但是发乎情止于礼,自己是已经结过婚的人了,不能越雷池。

秃顶胖子拉着柳小婵一块石头一块石头的看下去,看得很仔细,柳小婵不耐烦了,说:“你这么小心干吗,就好像石头里边有炸弹一样,随便买一块打开看看不就得了。”

秃顶胖子被她说得有些急躁了,看着一块石头,用手一拍,问:“这块多少钱?”

卖主拿起几个标签,说:“明码实价,三万。”

柳小婵说:“不如刚才那个人的贵,我们再换一块。”

秃顶说:“这不是石头贵贱的问题,我是感觉这个的外形和材质很有可能出来翡翠才买的。”

柳小婵说:“你说肯定有么?那你就买吧。”

秃顶拍板以后,划卡交钱,然后让解石师傅来解开石头。

大家都围了上来,秃顶也像刚才的那个小伙子一样,眼睛盯着那块石头,大喊:“绿,绿,绿!”

毛日天看着他紧张的样子不由好笑,就是一个想输红了眼的赌徒一个表情,在麻将馆里王迷瞪经常有这种表情,瞪着眼睛去摸宝,嘴里大喊“搂,搂,自搂!”

柳小婵在一边跟着喊:“没有,没有,啥也没有!”

秃顶胖子气得一抖她的手:“你是哪边的?我要是赚到给你买个名牌包!”

“名牌包呀,我要天津狗不理的,我没吃过。”

“……”胖子无语了,眼睛又盯着解石师傅的手看。

毛日天被秃顶胖子的神情感染了,也瞪着眼睛跟着想那个石头看了过去,忽然眼神穿透了石块表层,里边发出一点晶莹的暗光。

看来这个真有一块翡翠,有鸽子蛋一样大小。

自己的透视眼这段时间又有进步,居然看透了几公分的石头,真是不容易!

但是眼看着解石师傅的刀没有碰到这块翡翠,从它边上划了过去。这块石头比西瓜还大,切去一角,里边依旧是石头。

秃顶胖子有些急躁了,说:“再切几刀!”

西瓜大的石头被切成四瓣,但是那块鸽子蛋大小的翡翠就在其中一半中,还是没有露出来。

柳小婵拍手大笑:“果然没有,胖子吹牛皮了,说得条条是道,结果是个草包。”

胖子损失了三万,原本倒不是太在意,但是被柳小婵在一边一损,脸上就挂不住了,说:“一边去,没人搭理你了,你这不是幸灾乐祸么!”说着就回头找毛日天搂着的那个美女。“小倩,过来,我一会要是中了,给你买包。”

“我要LV限量版的。”

秃顶胖子看看柳小婵,问:“你真的就要吃的包子就行?那你跟我走吧。”

小倩“呸”了一声,说:“这么抠门还想泡妞!”

秃顶胖子牵着柳小婵又要奔别的展台去,毛日天看着刚才那块切得四分五裂的石头,拿起那块里边包含着一块翡翠的石头,问秃顶胖子:“这石头你还要不要了?”

“不要了。”

“给我行不?”

“不给,你要这干嘛?”

“我喜欢这个形状行不行?”

这要是别人这么说,胖子或许会感到可疑,为什么会要他扔了的边角料呢,但是他知道毛日天是个外行,真的相信他就是想要这个石头当摆设了。

秃顶胖子说:“想白捡那是不可能的,给我五百块钱卖给你。”

旁边一个戴眼镜的老头一拉毛日天,提醒说:“这种石头边角有很多,刚才那个小伙子扔的你白捡就行。”

毛日天说:“我就是相中这块的形状了,摆在鱼缸里多像一座小山呀,我就给你五百。”说着就掏钱。

秃顶胖子接过五百块钱,指着另外几快说:“那几块你要不要,都拿去,再给我五百就行。”

毛日天一笑:“你当我是傻子呀?那几块里边有没有翡翠。”

“什么?你说这块石头里边有货?怎么可能!”秃顶胖子面带讥笑地说。

毛日天也不搭理他,到了解石师傅面前,说:“我自己来可以吗?”

解石师傅说:“你会用这机器么?”

“会。”

其实毛日天就是刚才看见他给那个小伙子解石时用学的。

毛日天拿着切刀一刀一刀往下切,用透视眼看着里边的翡翠,几刀下去,周边的石头废料切掉,露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竟然是一块上品帝王绿!

旁边的人一阵惊呼,秃顶胖子差点昏过去,这块玉粗略估计,价格怎么也得四五十万元。

一般来说,翡翠以绿色为上乘,其中以色碧如嫩叶,光泽如凝脂,以半透明状为好。而又以绿白相间剪红绿相间的为之最。人们把最透明的翡翠称为“玻璃种”,它给人一种生意盎然的绿色,只有祖母绿才能和它媲美,其价值最高.紫、青蓝、红灰渐次。最劣的是黑色和猫尿色。献总体上说,翡翠绿的部分越多、越均匀越好;反之,淡绿、阴绿、老绿,以及呈邪、花之绿则次。正如行话所说一“绿贵黑贱”。

毛日天这块虽然不大,但是遍体晶莹,是一块玻璃种的帝王绿!

毛日天倒没觉得怎样,旁边人群一阵轰乱,刚才提醒毛日天的那个戴眼镜的老头拿着放大镜过来观看,用小电筒一照,里面透出绿得流油样的祖母绿色。这块石头属于玻璃种,比冰种更罕见。看了一会儿说:“小伙子,我出三十万,卖你这块玉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