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章 亲我一下/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一和阿九肆无忌惮地杀人,南楠看的热血沸腾,看看身边的于木生,说:“我们上不上?”

于木生摇摇头,眼睛还是定盯着前方,毛日天说:“狗咬狗,何必管。再说你斗得过十几条枪么?”

南楠骂道:“这些人丧失人性,一定把他们绳之以法!”

这时候剩下的三个日本人齐刷刷跪在了十一面前,一个劲儿地磕头作揖,有一个竟然哭了。

毛日天不解到:“小日本不是说武士道精神么?怎么这么怂呀?”

南楠说:“估计他们不是武士。”

那边的十一和阿九接连动手,剩下的三个顷刻间就都死在他俩手下了。

阿九看看四周,打了个手势,两个端着枪的缅甸佬朝这边走来。

毛日天问:“是不是发现我们了,要不要抢枪?”

南楠说:“不用,见机行事。他们应该只是搜查一下,你没见另外的方向也有人过去么。”

毛日天一看,果然,十六个人分工明确,每个方向两个人去搜查,剩余的八个人在掩埋尸体。

那两个端着枪的人眼看着就要走到毛日天他们这边来了,看他们的搜查仔细程度,应该不会放过这棵大树。

毛日天感觉到身边南楠紧张的喘息声,斜眼一看,只见这位警花姐姐双眼瞪得溜圆,手在腰里攥着手枪的枪把,小脸红扑扑地,额头全是汗水。

再看于木生,虽然看不出像南楠这么紧张,但是表情也不轻松。

面对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火力又强过自己很多,瞬间他们几个就由黄雀又变成了蝉了。

毛日天在南楠耳边说:“不要动,我下去把他们引开。”

南楠一惊:“不要轻举妄动。”

毛日天看着面前的美女,面如桃花,吹气如兰,忽然起了一种强烈的保护欲。说:“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儿的。你亲我一口,给我些勇气。”

“胡说什么。”南楠一皱眉头。

“我亲你也行。”毛日天忽然伸嘴在她小嘴上亲了一下,南楠趴在树枝上不敢动弹,被他突然亲了一下,差点掉下去。

毛日天顺着树后一出溜,就到了树下,把手里的药篓背在背上,然后迎着那两个拿枪的走了过去。

这两个拿枪的看见树后人影晃动,同时举枪喝问:“谁,出来!”

毛日天笑呵呵走了出去:“你们吓了我一跳,刚有一颗棒槌,被你们一喊给吓跑了。”

这两个人毛日天都知道名字,一个是老五,一个是十二,一老一少。

十二紧张地端着枪对着毛日天,老五放下了,问道:“你在这干什么呢?”

“采药呀,这山沟子里有棒槌,可是没有采到。你们是不是也来找棒槌了?”

十二问老五:“杀么?”

老五别看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但是没什么主见,平时都是听阿九和十一的号令。这时候见是先前在山口遇见的那个村医,他也在犹豫,说:“你去叫阿九来问问。”

十二如飞一般跑回去,不一会儿,阿九和十一又过来了。

阿九看看毛日天,问道:“你来这里多久了?”

毛日天说:“刚到呀,你们呢?”

阿九说:“我们到了半天了,遇上几只狼,都杀了。”说这个话的时候眼睛紧紧盯着毛日天。

毛日天见她和十一都没有带枪过来,知道她未必想和自己翻脸,索性做戏做到底,假装惊讶地说:“真的呀?我以前来过两次,就遇到过一次狼,还是单只的。要是遇上好几只估计我早就没命了。”然后看看老五手里的枪说:“你们有猎枪就好了,要不我和你们一起走吧。”

毛日天这一招叫做欲擒故纵,要是见了阿九他们就要走,那到被他们怀疑自己的目的了,这样装作若无其事,还要求同行,估计可以最有效打消阿九他们的怀疑。

阿九不动声色,十一可不客气,走过来就查看毛日天的背篓,见里边果然有一些草药,还有一只薅了毛的雀鹰。

阿九察言观色,见毛日天好像是没有看见自己杀人,不然一个乡村医生,即便是胆子再大,也不会这样谈笑自如的。于是说道:“好吧,既然都是采药,我们就结个伴,一起走吧。”然后对跟过来的十二说:“你去告诉大哥他们,我和十一还有五哥跟着毛大夫一路走,咱们在河边汇合。”

十二会意,跑着回去了。

阿九和十一都背着药篓,上边蒙着雨布,估计是把枪放在里边了,老五的枪既然露出来了,也就没往起放,拎在手里。

四个人一起往山谷深处走去,毛日天偷偷往刚才藏着的大树那边瞄了一眼,不知道于木生和南楠会不会再跟着过来。

路上,阿九和毛日天聊天,她对中医也是略通一二,并且也认识草药,见到有价值的草药,随手也采摘下来,放进药篓。

毛日天问道:“你们今天不回去么?”

阿九说:“就在山里过夜了,我们想到对面的那坐山上看看。”

毛日天说:“那座山是一座枯山,我以前去过,草都没长多少,别说草药了。”

阿九说:“我们大老远来这里,也不都是为了采药,也想游览一下这里的山峰景色,看看和我们家乡有多大不同。”

“游山玩水呀?你们好雅兴,我真羡慕你们,我从小到大,没离开过家乡的省份,和你们比,我就是井底之蛙了。”

“毛大夫真谦虚,你的医术很厉害,连我妈妈都夸奖的人不多。我妈还说要请你吃饭呢,”阿九一笑,露出一颗小虎牙,地道的一个少数民族妇女,哪里看得出刚才还杀了好几个黑帮大汉的人。

毛日天也笑呵呵地说:“你妈妈很有意思,总说我会透视,我倒真的想有这个本事。”

阿九说:“其实妈妈是个很善良的人,你要是和她交往久了,自然会知道她其实很和蔼可亲的。”

不用读心术毛日天都知道这句话是在撒谎,朱老太太从脑门看到腚沟也看不出她是个善良的人,能不惜把自己女儿折磨的死去活来来试探别人,哪里来的和蔼可亲之说,尤其是这话出自被她折磨过的阿九口中。不过这时候毛日天不易揭穿阿九的谎言,知道她是在套自己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