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章 黑暗中的温柔/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被阿九抱住就要霸王硬上弓,准确点应该是说弓硬要上霸王!毛日天哪受得了这个,杨雪号称小痞女,也没有这么狂野大胆呀,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要是被她给强干了,以后还见不见人了,宁可死也不行呀!

毛日天这一刻想到,朱老太太生了那么多儿子,是不是都是这种情况下生的?见到中意的就给放倒,以老太太的身手,做到绝对不难。

阿九的身手也不错,这女人看着挺瘦,力气不小,俩手抓住毛日天,毛日天一时挣扎不开,眼见着她红口白牙就冲着自己的脖子来了,也不知道是要亲还是要咬,毛日天俩手抓住阿九的腰,大叫一声,用力向上一抛,阿九直接就飞到树上去了。

毛日天转身就跑,忽然听见身后刷刷声响,回头一看,吓得一步不敢停留,飞步向前。阿九虽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生出八只脚来,但是树上来回飞荡,如同人猿泰山一样飞纵着追了过来。

毛日天使出全速那可是速度惊人,一转眼前边出现一条铁索桥,毛日天飞身上桥,脚刚一踩上去,木板“噶喇”一声断了一根,这座桥年久失修,有不少地方只剩下托着木板的铁链可以踩了。

毛日天像猴子一样跳跃着向前,转眼到了桥中间,回头看时,阿九也到了,飞身就上了铁链扶手,在一条铁链上飞奔,就好比走钢丝的杂技演员一样,跑了过来。

毛日天连忙用手晃动扶手铁链,阿九站立不稳,赶紧趴下,用手紧紧抓住铁链。

毛日天趁机向前,过了铁索桥,撒腿又跑。

阿九也跟了过来,在后边追赶。

毛日天跑到一处绝壁下,眼看上山无路,刚要退回来改方向,阿九就到了,叫到:“你往哪跑!”

毛日天吓得打了个冷战,但是这时候忽然冷静下来,心说,一个女人而已,再厉害也不至于比十一厉害,我跑什么呀!

毛日天回身站在山壁下,笑道:“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强烈的,人家男人不干,你还非要上,你还是不是女人?”

阿九见他不跑了,也不急着扑过来,从腰上接解下一根细细的绳子,毛日天认得这是她先前杀人的拿根绳子,不由一凛,这女人强暴不成,难道还要杀了自己?

阿九没有动手,而是把绳子扔到一边,接着,身上的外衣也脱下来扔到一边,接着……还往下脱。

太直接了,真被这女人的勇猛所惊到了,毛日天连忙伸手制止:“阿九姐姐,我说了不行,你不可能强迫我的!”

阿九这时候着了魔一样,说:“你知道么,要是依着十一不会留下你,我留下你,就是为了要你的种子,留下后代,因为你很优秀!”

“多谢夸奖!”毛日天回头又往回跑。

他可不想成为一个播种机,和一个这么不知羞耻的女人剩下的孩子还不男盗女娼呀!

毛日天拉不下面子去揍一个强烈要求和自己交媾,而且还要和自己生孩子的女人,那就只有躲了。

又跑了几步,忽然前边出现几个人影,老五的声音骂道:“妈的,明明看见往这边跑了,咋不见了!”

另一个声音说:“说不定躲到哪了,走,回到桥那边去从头找找。”

毛日天连忙向旁边一闪,躲到一片蒿草中,朦胧中石壁上有一个山洞。毛日天直接就钻进去了,身后的阿九也到了,跟进追了进去。

山洞还挺大,里边到处都是岔路和钟乳石,稍不留神就会撞到。

毛日天左躲右闪,不一会儿在里边就转迷糊了,只顾着躲闪阿九,这洞里错综复杂,乌漆麻黑的,现在向往出走都费劲了。

毛日天停住脚,侧耳想听听阿九有没有找上来,自己都感到可笑,这辈子做梦都想不到,会被一个女流氓追的和逃亡的妹子一样。毛日天心说,我就这里躲一会,你个臭娘们要是真的逼人太甚还追过来,那就是上天安排的了,老子一定把你叉叉KO。

决心下定,毛日天侧耳倾听,忽然听到身后就有轻微的喘息声,不由一惊,臭娘们啥时候跑我身后来了?

忽然间,一根绳子悄无声息挂在自己脖子上,接着向后急拉,毛日天吓得赶紧用手拉住,这娘们不会是想要先杀后奸吧?不对呀,杀完了我十八厘米就变软乎乎了,也用不了呀!

毛日天心中火起,长这么大也被一个女人欺负成这样呀!

他手上用力,一把扯落绳子,回身就把身后的女人抱住了,这女人强烈反抗,发出喘息声,但是毛日天脾气上来了,绝对不能再让这个娘们儿欺负了,腿下一个绊子撂倒,翻身就骑上去了。

他怕惊动洞外的老五那帮人,也不吭声,就开始扒阿九的衣服。腰里还有一只手枪,也扯出来扔到一边,好在阿九也不吭声,只是极力反抗。

毛日天心中得意,臭娘们,事到临头了你知道反抗了,我今天绝对让你尝尝我十八厘米的厉害,不然你还以为老子不行呢!又一想这女人是想要自己的种子,那可绝对不能给她,可惜没带套子,不过也不要紧,最后一刻拿出来不就完了么!

毛日天三下五除二扯没了身下女人的衣服,这女人气喘吁吁,被他长驱直入的时候,发出一声轻吟,毛日天隐隐感觉哪里不对,但是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了,心里还在想,杨雪,不是老子对不起你,实在是这个女人欺人太甚了!

阿九随着毛日天后边追进山洞,但是这个山洞别看洞口不大,但是里边宽广,追了一会就没有了毛日天的声息,她在想要出来,也找不到路了。

阿九在黑暗中摸索,伸手拿出手机,想要照个亮,忽然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阿九大喜,说:“臭小子,没处躲了吧!”扔了手机,一把抱住面前的人,身子温软,却有一处坚硬无比,正是阿九想要的。

阿九把面前的人堵在角落,几下脱掉裤子,伸手就来脱毛日天的衣服,谁知道一伸手的功夫,对方的衣服早就没了,触手碰到了光溜溜的皮肤。

阿九笑道:“原来是个假正经,现在不害羞了么!”

那人一把将阿九拉入怀抱,按在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