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章 黄纸条/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和南楠一组,拿着手电往里走,一开始大家都在一起,后来洞口逐渐多了,就开始分散了,后来就剩下毛日天和南楠在一起了。

忽然毛日天用手电照着地上的一只袜子说:“这是你的。”

南楠一看,真的是那天在洞中自己被毛日天扯落的一只袜子,当时用手机照着找了,没有找到,这时候突然见到不由想起那晚的事儿,脸上顿时一片火热。

再往里走,南楠不知不觉伸手拉住了毛日天的手,毛日天握着南楠的小手,习惯性的一松一紧,把南楠弄得小心脏“噗通噗通”加速了。

这俩人在里边转了一大圈,直到后来和几组人汇合,才知道这个山洞是个圆形,各个洞口想通,真的就是个小迷宫。

十几个人在里边转悠了大半夜,就南楠捡回来一只袜子,一无所获。

大家一起再找出路,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了。

山风刮过,吹得人脸生疼,放眼看去,一片寂静。

南楠说:“邢队长哪去了?”

只见树丛中呼啦一响,邢队长从里边跑出来,笑嘻嘻地说:“我在这里,你们找到什么了没有?”

南楠问:“我们没什么收货,你笑什么?”

“我笑了么?”邢队长说着,又是猥琐地一笑。

毛日天忽然靠近过去,开玩笑道:“你是刑队长么,不会被鬼上身了吧?”

谁知道邢队长脸色一变,说:“你怎么知道的?”

毛日天说:“你还当真了,我是看你一脸猥琐,一副小人相,所以猜的。不像是你平时一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样子么!”

邢队长并不生气,反而去问南楠:“你说我不像么?”

南楠一皱眉头:“一个领队的警官,能不能正经些。”

邢队长挠头,又问旁边的警察:“你看我不像平时的样子么?”

平时邢队长一脸严肃,这些警察谁也不敢开他的玩笑,这时候见他一副老顽童的样子,不由都感到诡异,说不出的好笑。

一个胆子大些的老警察说:“队长,你平时要比现在严肃一些,不过你现在也很好,至少平易近人了很多!”

邢队长又挠头:“失败,失败!”也不知道他说得失败是什么意思!

毛日天忽然看见邢队长后背上贴着一张黄纸条,不只是什么东西,过去揭下来,问道:“这是什么?”

只见邢队长浑身一抖,打了个冷战,忽然怒喝道:“老家伙哪去了?”

他突然间怒目横眉,把眼前的警察吓得都倒退一步。

邢队长掏出手枪,转过身来,四下寻找,一脸的怒气。

毛日天说:“你干什么?疯了么?”

邢队长喝到:“和谁这么说话,你给我老实点。”然后又拿着枪四外看,问跟前的那个老警察:“看没看见一个猥琐老头?”

老警察摇头,毛日天接口说:“猥琐老头倒是没看见,猥琐警察倒是看见一个。”

邢队长瞪了他一眼,号令这些警察开始搜查附近,说刚才有个老袭击自己。

毛日天看邢队长行动怪异,就拿着那张纸条看看,见上边用红笔奇形怪状的画了一些符号,一个也不认识。

他把纸条贴在自己身上试试,什么感觉也没有,就顺手贴在身边一个警察的后背上了。

他们在山里折腾半天,啥也没有找到。

法医小赵忽然看见那个警察后背贴着的纸条,拿过去看看,又放在鼻子下闻闻,然后揣了起来。

找了半天,又是一无所获,毛日天饿得肚子直叫,说:“你们要是还这么没完没了的找,我就不等你们了,先回家吃饭睡觉了。”

邢队长不耐烦地说:“你不愿意配合就走吧,现在已经不需要你了!”

南楠却说:“我们还是收队吧,大家都是中午吃的饭,这时候早就饿了,只剩下一顿的干粮了,往回走需要一天的路程呢,要是遇上些意外就耽搁了。”

邢队长是个瑕疵必报的人,被一个乡下老头耍了,急着报仇,这时候一听南楠说得有道理,毕竟人家是市局的警长,都是科级干部,级别和自己是平级,不好不给面子,就一挥手,说:“收队。”

大家这才一起往回走,铁索桥已经被警察用树枝木板修的好走了很多,这时候一说回去,都快步如飞往回赶。

南楠和毛日天走在最后,问毛日天:“你有没有感觉到邢队长不对头?”

“都看出来了,不知道他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南楠说:“一系列的事儿都很诡异,于木生老爷子和邢队长都不是爱开玩笑的人,要是他们的事儿发生在你身上,我或许就会认为你在开玩笑,但是发生在他们两个身上,我就感到不可思议了。那个神秘的邋遢老头会是谁,为什么会来无影去无踪的?阿九为什么会失踪。还有那些尸体,我总感觉我们背后有一双眼镜在盯着我们,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下一样。”

毛日天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说:“没有眼睛。”

“我就是比喻一下。”

“你害怕啦?”

南楠一笑:“作为一个刑警,是随时准备牺牲自我的,这点困难算什么,当年我刚当警察的时候,是在扫毒小组工作,曾经在一伙毒贩中间卧底,随时都有被识破,被分尸的危险,我不还是挺过来了。”

毛日天问:“那你在没在扫黄组呆过?”

“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幸亏,你要是在扫黄组,我怕领导会让你去当小姐,做卧底。”

“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也会服从命令的!”南楠毅然地说。

毛日天忽然说:“那天晚上和我在一起,你后悔不?”

南楠一愣,显然想不到毛日天这么问,想了一下,说:“那天是阴错阳差,我不怪你,也不用你负什么责任,但是你不要胡乱说。”其实南楠这么说也是无奈之举,她虽然对毛日天很有好感了,但是知道毛日天有女朋友,自己可不想和人家争风吃醋夺男朋友。

“那就好。”毛日天长出一口气,他也害怕南楠要他负责,他没法子向杨雪交代。

南楠气得瞪了他一眼,说:“你很开心是不是?滚开,不要再和我说话。”

毛日天见南楠说着就快走几步,和别的警察同行去了,不由挠头:“这丫头真的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