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章 什么最珍贵/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开着车到了水岭镇,先到唐老三的活鱼庄吃了一顿活鱼火锅。此时的活鱼庄用单目鱼已经是由毛日天提供的了。

吃完以后,天已经傍晚了,毛日天拉着杨雪说:“走,唱歌去。”

“好呀,不过你今天很闲么?这么长时间,没见你这么殷勤过呀。”

毛日天看看杨雪,抛了一个柔情眼神过去,说:“是呀,我在想好久没有好好陪陪你了,万一哪天你被别的男人给泡去了,一切就都晚了。人说现在拥有的才是最珍贵的。”

“傻瓜。”知道毛日天在开玩笑,虽然话糙但是理不糙,也是很感动的。她把头靠在毛日天肩膀上,说:“我很喜欢一个故事,给你讲来听好不好?”

“好呀,带不带暧昧情节,我喜欢听小黄文。”

“没正经的!”杨雪打了毛日天一巴掌,然后开始讲感动她很多次的哲理故事。

“从前有一座寺庙每天都有许多

人上香拜佛香火很旺。在寺庙前的横梁上有个蜘蛛结了张网由于每天都受到香火和

虔诚的信徒祭拜的熏陶蛛蛛便有了佛性。

经过了一千多年的修炼蛛蛛佛性增加了不少。忽然有一天佛祖光临了这座寺庙吗,看见这里香火甚旺,十分高兴。离开寺庙的时候,不轻易

间地抬头,看见了横梁上的蛛蛛。

佛祖停下来,问这只蜘蛛:你我相见总算是有缘,我来问

你个问题,看你修炼了这一千多年来,有什么真知拙见。怎么样?”

蜘蛛遇见佛祖很是高兴,连忙答应了。佛祖问到: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蜘蛛想了想回答到:世间最珍贵的

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佛祖点了点头,离开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千

年的光景蜘蛛依旧在寺庙的横梁上修炼,它的佛性大增。

一日,佛祖又来到寺前,对蜘

蛛说道:你可还好,一千年前的那个问题,你可有什么更深的认识吗?

蜘蛛说:我觉得

世间最珍贵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

佛祖说:你再好好想想我会再来找你的。



过了一千年,有一天,刮起了大风,风将一滴甘露吹到了蜘蛛网上。蜘蛛望着甘露,见它晶

莹透亮,很漂亮,顿生喜爱之意。蜘蛛每天看着甘露很开心,它觉得这是三千年来最开心的

几天。突然,又刮起了一阵大风,将甘露吹走了。蜘蛛一下子觉得失去了什么,感到很寂寞

和难过。

这时佛祖又来了,问蜘蛛“蜘蛛这一千年,你可好好想过这个问题,世间什么才

是最珍贵的?

蜘蛛想到了甘露,依旧对佛祖说:世间最珍贵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



祖说:好,既然你还这样的认识,我让你到人间走一朝吧。

就这样,蜘蛛投胎到了一

个官宦家庭,成了一个富家小姐父母为她取了个名字叫蛛儿。一晃,蛛儿到了十六岁了。已经成了个婀娜多姿的少女。长的十分漂亮,楚楚动人。

这一日,新科状元郎甘鹿高中,

皇帝决定在后花园为他举行庆功宴席。来了许多妙龄少女,包括蛛儿,还有皇帝的小公主长

风公主。

状元郎在席间表演诗词歌赋,大献才艺在场的少女无一不被他折倒。

但蛛儿一点

也不紧张和吃醋,因为她知道,这是佛祖赐予她的姻缘。

过了些日子,蛛儿

陪同母亲上香拜佛的时候,正好甘鹿也陪同母亲而来。上完香拜过佛,二位长者在一边说上

了话。蛛儿和甘鹿便来到走廊上聊天,蛛儿很开心,终于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但是甘

鹿并没有表现出对她的喜爱。

蛛儿对甘鹿说:你难道不曾记得十六年前,寺庙的蜘蛛网上

的事情了吗。

甘鹿很诧异,说:蛛儿姑娘,你漂亮,也很讨人喜欢,但你想象力未免丰富

了一点吧。”

说罢和母亲离开了。

蛛儿回到家,心想:佛祖既然安排了这场姻缘为

何不让他记得那件事,甘鹿为何对我没有一点的感觉。

几天后,皇帝下召,命新科状元甘鹿

和长风公主完婚。蛛儿和太子芝草完婚。

这一消息对蛛儿如同晴空霹雳。她怎么也想不通,佛祖竟然这样对她。

几日来她不吃不喝穷究急思灵魂就将出壳生命危在旦夕。

太子

芝草知道了,急忙赶来,扑倒在床边,对奄奄一息的蛛儿说道:那日,在后花园众姑娘中,

我对你一见钟情,我苦求父皇他才答应。如果你死了,那么我也就不活了。

说着就拿起了

宝剑准备自刎。就在这时,佛祖来了,他对快要灵魂出壳的蛛儿灵魂说:蜘蛛,你可曾

想过甘露,也就是甘鹿,是由谁带到你这里来的呢,是风!┏し绻主带来的,最后也是风将它

带走的。甘鹿是属于长风公主的,他对你不过是生命中的一段插曲。而太子芝草是当年

寺门前的一棵小草,他看了你三千年,爱慕了你三千年,但你却从没有低下头看过它。蜘蛛,我再来问你,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蜘蛛听了这些真相之后好象一下子大彻大吾了,原来世上最珍贵的,是你现在所拥有的。”

杨雪认真地讲完了故事,眼中噙满了泪水,抬头看看毛日天,毛日天问:“然后呢?”

“完了。”

“那个蜘蛛后来活了多久,我总看朱老太太就像蜘蛛,她可不那么痴情,和很多男人生了孩子。”毛日天一边开车一边说。

杨雪一巴掌打过去:“你到底认真听我说话没有,只顾着蜘蛛,其中的道理你懂么?”

毛日天说:“我懂,你不就是说现在拥有的才是最珍贵的么。佛祖要是来问我,我就这么说。”

杨雪说:“是呀,你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为啥还去惦记人家小女警?你拥有我还不够吗?”

毛日天笑道:“原来你还在吃醋,放心,我和她没事,我很珍惜你的。”

杨雪拉着毛日天的手说:“那好,你发誓,你要是敢碰小女警,你就变太监!”

“嗵”毛日天本来要停车,听了杨雪的话,油门当刹车了,车头撞在“花满人间”门口的石狮子上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