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章 人命官司/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在旅店给杨雪排除了迷烟毒素,不知不觉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这时候和杨雪正聊到情浓的时候,忽然门外脚步声音急促,到了门口停下,接着就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毛日天赶紧站起来,抬手把屋里的灯关了,杨雪把挎包也拿了过来,紧张地盯着门口。

只见门一开,几个黑影站在门口,在他们拧亮手电的同时,杨雪一只烟灰缸飞了过去。

头一个拿着手电的人被砸中了头,大叫:“我们是警察!别动。”

接着就有拉枪栓的声音,毛日天忙说:“你们是哪里的警察?拿出你们的证件来。”

跟在后边的服务生打开了灯,毛日天一看果然是六七个穿着警服的人,还有两三个便装的汉子,其中一个脑门子上流着血。穿警服的手里都拿着枪。灯一亮,过来就钮毛日天的胳膊。

毛日天回手一用力,掀翻了两个,大叫:“先拿证件,不然我撂到你们!”

头上流血的中年人说:“这小子还拒捕,罪加一等!”说着拿出证件来一抖。

他不拿证件毛日天都已经认出来了,这小子是万山县公安副局长刁一德,自己见过一次,他是刁翔的二叔。

毛日天连忙护住杨雪,说:“刁翔是我打的,和她没有关系,你是不是来给刁翔报仇的?”

刁一德用手帕捂着流血的头,看看地上的大烟灰缸,说:“刚才打我头的是谁?”

毛日天说:“也是我,你不就是刁翔的二叔么,我知道你想给你侄子报仇,我和你走,但是别动她,”说着一指杨雪,说,“这件事儿和她无关,她有病,你们不要动她!”

刁一德说:“那就不是你说了算的了!这回你的罪大了,陈锋也保不住你!”然后回头对身后的警察说:“都铐起来!”

两个警察过来拷毛日天,另外两个就奔杨雪去了。

眼看着还有些虚弱的杨雪被警察扭过身子按在尿窝里,毛日天忽然吼道:“草你妈的,我说别动她!”猛出两拳,眼前这两个警察捂着肚子就蹲下了。

毛日天扯过其中一个手里的手铐,一下铐住了刁一德的手腕,同时踹开了一个过来解救的警察。

毛日天顺手一抛,把刁一德肥胖的身子扔出窗外,用单手拉着手铐的链子,只要他一松手,刁一德就得从三楼掉下去。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养尊处优的刁一德也接受不了这个危险,赶紧大喊:“快拉我上去,有话好说!”

其余几个警察赶紧掏枪对准毛日天,却不敢上前,怕他一松手,副局长就变空中飞人了。

毛日天对杨雪说:“你先走,没有你什么事儿。”

杨雪不走,说:“蹲监狱我也陪着你。”

毛日天说:“傻子,监狱里没有夫妻包间,进去也得分开,赶紧走吧,回去找狗剩子给陈锋打电话。过程你都知道,就说这些人要诬陷我。”

杨雪一听有任务,就不再纠结,转身就走,那几个警察伸手一拦,毛日天回头问荡在窗外的刁一德:“让女人走行不行,有什么事儿我来承担。”说着手抖了一下,吓得刁一德赶紧说:“行行行,让那个女的走,拉我上去。”

看着杨雪走出去,在窗户看着她上了出租车,毛日天手一用力,把刁一德扯了上来。

刁一德靠着墙,捋着胸口,缓了半天,说了一句:“把他铐起来。”

毛日天也没反抗,背过手去,让警察拷了起来。一见毛日天已经被铐起来了,刁一德又来了本事,指着毛日天说:“小子,这回你的罪大了,就等着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呆着吧。”

毛日天说:“别以为你可以一手遮天,法律不是你定的。”

刁一德说:“也他妈不是你定的!押上车!”

这时候就听刁一德的电话响了,那边的声音毛日天也听得到:“刁局长,你侄子刁翔死了,刚咽气。”

“什么?”刁一德的手都颤抖了,他就只有一个女儿,他对刁翔好比亲儿子一样,从小到大,谁要是敢动刁翔一手指头,刁一德必须要帮刁翔报仇,找回面子,要不然也不会把刁翔惯得横行霸道了。

这时候一听侄子伤重不治,已经咽气儿了,刁翔手脚颤抖,电话从手里滑落下去,掉在地上。

回头愤怒地看着毛日天,毛日天也是心惊,心说这回自己是摊上官司了,但是这时候杨雪不在身边,他反倒比刚才要冷静得多,对着刁一德一笑:“死啦,真是不幸。”

刁一德忽然骂了一句:“我他妈弄死你!”伸手就把手枪掏出来了,对准了毛日天的脑袋,身旁的警察赶紧按住了刁一德。

一个老警察劝道:“刁局长,别冲动呀,他要是杀人,自然有法律制裁他,你犯不着犯错误呀!”

另外几个警察赶紧押着毛日天出了旅店上了警车。屋里的刁一德坐地上就哭上了,都如同老年丧子了。

毛日天被直接押送到了万山县第一监狱,这里不是拘留所,关押的基本都是重刑犯。

毛日天进入的是四人间,一进来毛日天就乐了,还真有缘,这里关着的是十一老五,还有十二这哥三个。

一看毛日天进来了,十一就站起来了,问道:“阿九呢?我听说阿九死了,是不是真的?”

毛日天推开他,坐到自己的床沿上,没有搭理他们。

哥三个全都围了过来,十一继续问道:“你说,那天阿九是跟着你跑的,然后就失踪了,你又带着警察回来抓我们,上天有眼,让你也关进来了,你今天还想活么?”

毛日天笑道:“别打了,都混啥样了,还在这里打架,多让人笑话呀?”

十一说:“你不要耍贫嘴,我就问你,阿九现在在哪?要是她活着,我还能给你留半条命,要是她死了,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毛日天说:“滚你麻痹缅甸佬,少在我面前装大瓣蒜,看老子脸上笑就以为老子心里不烦么?”

他刚骂完,十一的大拳头就过来了。

毛日天往后一躺,躲过一拳,双腿快速踹出去,旁边站着没动手的老五和十二都飞出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