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章 被无赖抓走/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打听到了公交站,准备坐公交车去小客站,这样能省下十几元打车钱,来买通往夹皮沟的车票。

这回时候毛日天可是后悔没有多朝大鲶鱼借点钱了,弄得手里这么紧张。现在身份证银行还有手机,都在万山县公安局里扣着呢,就是让狗剩子打钱都没有地方打。

站在公交站点排队等车,这时候来了一个抱着吉他的女孩,十**岁的样子,和毛日天年纪相仿,头发染得上半截奶奶灰,中半截葡萄紫,下半截樱桃红。天并不热,她却穿这个露背装,牛仔裤上大窟窿小眼儿子,雪白的大腿没遮住多少。往毛日天身前一站,戴着假睫毛,画着烟熏妆的大眼睛冲他发了一下电,顺便身子一横,就加了个塞。

要是论长相,这个花里胡哨的女孩肯定不如水果妹子好看,但是这一身打扮非常前卫,一看就是和清纯的水果妹子是两类人。

毛日天也不在意往后站一个人,就让她站在前边吧,女孩站在了毛日天前边,回头看看他,说:“帅哥,不像是本地人呀?”

毛日天一笑:“眼力不错,我东北的。”

“巧了,我也是东北的,在这边上音乐学院呢,大二。”女孩子说着,吹了一个口哨,以示高兴。

“老乡呀。”毛日天要是放在以前,遇上这么健谈的女孩子肯定撩上一撩,但是现在没有那个闲心,随口答应一声。

女孩子说:“东北哪的呀?”

毛日天随口说:“万山县的。”

“呀,巧了,我也是!”女孩有些兴奋地说。毛日天也感到意外,东北那么大,在这几千里之外居然能遇上同一个县城的,这不是太巧合了么。

女孩接着问:“万山县哪的呀?”

毛日天这回不敢说实话了,随口说我是千山镇大石砬子村的,这个地方毛日天去过,比较了解。说完了还在想,你可不别说你也是那里的!

女孩儿这一回感到有些失望了,说:“我是城里的,大石砬子村我听说过,但是没去过。”

毛日天长出一口气,他可不想和这个女孩攀关系。

这时候公交车来了,女孩前边还有四五个人,被她推得直往前抢,公交车门一开,女孩儿过关斩将,第二个就上去了。

毛日天看着摇摇头,这女孩素质有待提高呀。

上了车,女孩一看先上来的也没有座位了,不由骂了一句。

她身后的人嘟囔道:“这么着急不打车走,坐公交干么!”

女孩也嘟囔:“靠,要不是我爸那边有急事儿不没给我打过钱来,老娘买车都买得起!”

毛日天觉得这个女孩儿谈吐粗俗,一点也不像一个大学生的样子,到像一个小太妹,就是杨雪看着也比她有素质。

女孩看看毛日天站在身边,就问:“贵姓呀哥哥?”一副小太妹撩帅哥的姿态。

“姓……马”毛日天暂时借用一下狗剩子的姓氏。

女孩说:“我姓刁,叫刁玉,我爸是万山县公安局副局长。”

卧了个槽,这可是冤家路窄了,居然是刁一德的女儿。

这时候刁玉的电话响了,这丫头拿起电话肆无忌惮地聊了起来,听说话打过来的是她妈妈。

刁玉说:“老妈,我都没钱花了,我爸再不给打钱呢,害得我每天挤公交,和一帮留着臭汗的老爷们挤来挤去的!我现在去建行提款,你们照量办吧。”然后对毛日天眨眨眼,低声说,“不是说你。”

对方说了几句,刁玉忽然声音提高:“啥呀?我翔哥死了?谁给打死的,卧草他个祖宗的!”

毛日天一听就火了,站在她面前居然骂自己祖宗,毛日天这一瞬间起了个邪恶念头,不由往刁玉跟前凑了凑。

刁玉骂了一会儿,还流了几滴眼泪,说:“好的老妈,今天来不及了,我明天就请假回家,不过你先给我卡里打过几万块钱来。另外告诉我爸,抓住毛日天那个狗日的千刀万剐了!”

毛日天在一边听着这个别扭呀,但又不能接口。

这时候公交到了一站,上来一高一矮两个醉醺醺的家伙,一上来看见刁玉了,就两眼放光,往她身边靠拢,一边一个就挤着她,公交车开起来,一晃荡的时候,这俩人的手就往刁玉的屁股上摸。

刁玉这时候心正烦呢,一个小子的手放在她屁股上一捏,刁玉顿时火了,回头抱住这个人,对着他的老二就是一下子膝盖撞过去,这小子反应还听快,赶紧缩身,躲过要害,但是也被刁玉撞了一下,感觉挺疼,怒道:“你他妈咋打人呢?”

刁玉说:“你他妈摸我,打你不是正常么!”

这俩小子可不是怂货,一边一个抓着刁玉,挨打的那个捂着肚子说:“你他妈把我撞坏了,给我治病,走,到医院去。”

另一个回头就喊:“司机,停车!”

公交司机是个老实人,一看这俩人的凶恶劲,赶紧就停车开门了。

这俩人扯着刁玉就往车下去,毛日天一看接近刁玉的机会来了,就跟了下去。

刁玉拼命挣扎,对那是这俩小子就好像是理直气壮一样,薅着刁玉往路边走,进了一个巷子。

到了胡同里,高个的把刁玉背着的吉他夺下来扔在地上,一只手按着刁玉的大胸,把刁玉按在墙上,一只手就给了她两个嘴巴子,骂道:“你他妈认识我们哥俩不,敢和我们装?”

毛日天有意想让刁玉吃点苦头,隐在墙角没动。

矮个的一看刁玉老实了,他来了本事了,过来就给了刁玉一拳,打在小肚子上,刁玉疼的捂着肚子,服了软了。刚才在公交车上那么多人,刁玉以为这俩大男人不敢怎么样自己,所以和霸道。这时候孤立无援了,想不到公交车十几个男人没有一个站出来的,眼看着自己被俩男人拽走了。这时候后悔招惹这俩人也晚了,刁玉只好求饶了。

“两位大哥,别打我了,我错了还不行么?”

她要是硬到底,这俩男人也不敢怎么样她,顶多打几下出出气,毕竟是众目睽睽之下把她领出来的,但是她一服软,这俩小子还兴奋了。

矮个的说:“错了就完啦?给老子撞得这么疼,你赶紧给我揉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