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章 打女人/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刁玉一个弱女子,穿的又透又露,像个肉弹一样,身上随处可见白花花的肉,这时候低声下气的求这两个无赖饶了自己,这两个无赖自然就得寸进尺了。

矮个的无赖刚才在公交车上被刁玉一膝盖顶在了大腿根上,虽然没有顶中要害,但是也挺疼,这时候指着自己大腿根对刁玉说:“你他妈赶紧给我揉揉,老子高兴了,就放你走,要不然我就在这弄了你,然后再揍你个半死!”

在这里弄她一下,刁玉觉得并不是很可怕,在学校上学不到两年,已经和三个同学同居过了,真的被这俩小子弄两下,也不是啥要命的事儿,但是刁玉怕挨打呀,打她个半死那可受不了,从小到大从来没人敢动他一手指头,小时候她爸护着她,大了有刁翔护着她。

有一次在万山县高中的时候有个女生和她争风吃醋,领了两个小混子来吓唬她,刁玉一个电话,刁翔在水岭镇带了六十多人过去,把那两个小混子堵在家里,当时差点吓拉了,一个劲儿保证,再也不惹刁玉了。

这时候孤立无援,被人家困在胡同里,大嘴巴一个又一个往小脸蛋上扇,把妆都给打花了。刁玉啥也不敢说了,刚才的勇猛劲儿也没了,赶紧低着头伸手去给矮个无赖揉大腿,一边揉一边说:“大哥对不起,你别打我了,我错了。”

矮个的无赖得意洋洋,骂道:“老子摸你两下屁股那是看得起你,你还他妈大呼小叫的,转过去,脱了裤子让老子再摸几下!”

刁玉虽然不是什么良家妇女,但是毕竟也不是娼门荡妇,让她在大街上脱裤子,还是很纠结的,虽然怕挨打,但是也不能说脱就脱,她知道一旦脱了裤子转过去,那么这俩小子一定不会轻易让她转回来,一定是把她玩个臭够。

刁玉央求说:“两位大哥,我爸是万山县公安局的副局长。你们放过我吧。”

不说这话还好点,无赖最恨警察,要是本地的警察他们还几分忌惮,一听是好几千里的万山县,小个那个无赖根本就没听说过万山县这个名字,骂道:“警察家的孩子呀?那更好,我必须祸害你,老子被警察祸害的时候多了,今天报报仇。”

说着矮个小子薅着刁玉的头发就把她按到墙上了,另一只手就要扒她的裤子。

这时候毛日天走出来了,说:“喂,你们俩挺能欺负人呀?居然打女人打得这么起劲,是不是以为我们万山县人好欺负呀?”

这俩小子一回头,不认识,刚才在车上根本就没人注意毛日天。高个的问:“你他妈谁呀,是不是找别扭呀?”

刁玉侧脸一看,连忙呼喊:“老乡,救我!”

毛日天说:“那你管我叫声老公,我就救你,要不然我师出无名呀!”

刁玉气得骂道:“这时候你还闹,快点救我,回头我让我爸给你打过一万块钱来,算是酬谢你!”

毛日天一想这个事儿不错,打死了刁家的人,玩着刁家的姑娘,然后再拿着刁家的钱跑路,没有比这更大快人心的了。

毛日天假装不愿意,说:“你不叫就算了,休想用一万块钱打动我。”

刁玉一看毛日天要走,赶紧喊:“老公,回来,你救了我,我马上让我妈给我打钱给你。”

毛日天一笑:“这还差不多,好媳妇,一会救你回去了,你可要伺候老公!”

刁玉还没说话,一旁的两个无赖都火了,冲着毛日天骂道:“草你个娘的,你在这和我们秀恩爱呀?再不滚开老子先弄死你!”说着,大个子就掏了刀了,一把弹簧刀弹出刀刃,冲着毛日天就过来了。

毛日天一巴掌扇过去,这小子刀子还没往出递呢就被打飞了,接着一脚,大个子矮了半截,这一脚踢在膝盖上,当时就跪在地上了。

小个的一看奔着毛日天就冲过来了,同时手里也拿出一把刀来,刁玉一被放开,回身就跑,边跑边喊救命。

毛日天一看这哪行,你跑了我他妈不是白掺和了么!

毛日天让开矮个的一刀,在地上踢起刁玉的吉他,吉他飞出去打在刁玉的脚脖子上,刁玉一溜跟头摔了出去,好半天爬不起来。

小个男人这功夫已经刺出好几刀了,毛日天轻描淡写地躲闪着,打倒了刁玉以后,转过身问他:“累不累!”

“累你妈……”话没说完,被毛日天一脚踢在大腿环跳穴上,顿时一个跟头摔倒,趴地上了。

再看那个大个子,捂着膝盖半走半爬,已经跑出十来米了。

毛日天拎起小个的一下飞过去,砸中他的后背,俩人一起摔倒,一个胳膊断了,一个肋骨折了两根,这回都趴下起不来了。

毛日天过去把刁玉拉起来,只见她膝盖摔得一片青肿,眼泪直流。

毛日天说:“你说的话还作数不?”

刁玉赶紧点头:“算数,不就是一万块么,我一定给你。”

毛日天说:“我是说你叫我老公这句话!”

刁玉脸一红,没敢说啥,心想,原来这小子也是冲着本小姐的花容月貌来的。

毛日天一笑,说:“我和你开玩笑呢,来,我给你出出气。”

他扶着刁玉走回来,那两个无赖还在地上趴着呢。毛日天对刁玉说:“你只管揍,他俩要是敢动,我把他们腿打折了。”

刁玉过去就踹了小个无赖屁股一脚,结果小个无赖屁股的肉挺厚,刁玉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幸好毛日天站在身后接住她,她躺在了毛日天的怀里。

毛日天笑道:“你这大小姐当的,身体素质太差,打个人自己还能摔跟头。”

毛日天一脚踢过去,矮个无赖疼的直叫唤,大声讨饶。

毛日天为了忽悠刁玉,故意大声呵斥这两个无赖:“以后你们遇上这位小姐给我绕着走,知道么?”

俩无赖赶紧答应:“大哥,我们错了,以后不敢了!”

俩无赖本来也不是轻易讨饶的,但是毛日天过于强大,他们知道就是再起来也是白给,所以一半是疼的讨饶,另一半也是真的服了。

刁玉看向毛日天的眼神完全是崇拜了,靠在毛日天怀里说:“大哥,你好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