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章 鸡老八/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老头手里两个碗,三个棉球,被他玩的出神入化。

围着村民手里拿着十元二十元的零钱,正在赌博呢,眼看着他把球放进一个碗里,掀开就没有了,眼看着没有的,一翻开就有球。你要是一个赌有球,一个赌没球,那老头就让你赌几个球,或者是单是双,总之赌了半天,没有一个赢的。

后来大伙都不伸手了,那个老头这么一会儿功夫,赢了有一千块钱了。

毛日天也感觉这个老头手快得很,用透视眼来看,原本是一个球的,在他掀开碗的时候就变成两个球了,他瞬间就可以把手里夹着的球扔进去。

大伙都不赌了,那个老头还在招呼:“谁下注?快点呀,今天再玩十分钟,明天我就走了,不赌没机会了!”

“啪”一个胖子把一张一百元拍在地上,说:“我来,都输了二百多了,我拼了!”

毛日天看看这个胖子,从后边看过去,光溜溜的脑袋,脖子上有三层褶子,坐在那儿和一个弥勒佛一样。

旁边一个老头说:“鸡老八,你别赌了,赌你也是输,你这人咋就没有个记性呢!”

毛日天一听,这个胖子就是八叔?不会吧,自己记忆中的八叔长得挺帅气的,个子虽然不高,但是浓眉大眼,长得挺精神的,十多年不见,咋还变弥勒佛了。

那个江湖老头双手一顿倒腾,然后把俩碗一扣:“猜吧!”

鸡老八这会双眼直勾勾盯着老头的手,老头手一停,马上一巴掌把钱拍在左边的碗上,说:“这个有球。”

“几个球?”

“一个!”

“说准了?还有下注的没有?”老头并不急着掀开碗,抬头问大伙还有押的没有。

毛日天掏出两张百元纸币,扔在这个碗旁边,说:“我也赌,这碗里一个球。”他不想多赢这个跑江湖的,就想帮八叔把本儿拿回来。

大家跟着一阵起哄,赌这么半天,没有几百几百压钱的,都知道很难赢得过这个老头,所以花几十块钱就是买个乐呵。

老头说:“好,押定离手!”

他刚要掀开碗,毛日天一按他的手,说:“等等,我来掀开。”

老头脸色一变,刚要说啥,被毛日天捏的手腕子一酸,张开了手掌,手里的一个海绵球掉了出去,毛日天慢慢的用两个手指掀开那个碗,碗下边真的就只有一个海绵球。

这个老头一脸的不高兴:“哪有你这么玩的,把我手脖子都捏疼了。”

毛日天笑笑,伸手在他面前拿回三百块扔给鸡老八,说:“江湖把戏,适可而止!”

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都跟着起哄,让毛日天再跟那个老头赌。

鸡老八把手里的钱全都扔在白布上,对毛日天说:“兄弟,你说吧,你压哪个我就跟你哪个!”

毛日天暗叹,看来八叔这是赌入了迷了,我要是和这个老头一伙的,当个托都能赢他个倾家荡产。

毛日天说:“不玩了,这东西就是讨个乐,还能那这个当生财之道么!”

围观的发出“切”的不屑声音,这屯子都好赌,见了赢钱还不赌的没几个。

江湖老头看看毛日天,说:“小伙子,有两下子呀,改天咱们再玩。”说着收摊走了。

鸡老八捏着自己的三百块钱,拉着毛日天说:“兄弟,今天多谢你了,走,我请你喝点酒。”

旁边过来一个壮汉,一把将鸡老八手里的三百块钱都扯过去了,说:“今天你先还我三百,剩下的两百啥时候还?”

鸡老八眼睛一下就长了,旁边有人笑道:“别臭美了,还你两百,刚才他赌钱在我这借的三百,都让你扯去了。鸡老八,你是不是得先还给我呀?”

鸡老八笑道:“改天,改天我赌赢了,一起都还了。”

毛日天一看鸡老八的样子,看来这是个没啥大信誉的烂赌鬼呀。

大伙都散了,鸡老八问毛日天:“小兄弟,你是来这里买水果的吧?”

这时候正面相对,毛日天仔细打量他,虽然胖了有几十斤,但是眉宇间依稀还认得出当年抱着自己玩的壮小伙的样子。毛日天笑道:“八叔,你别这么称呼我,我是你侄子毛日天。”

“你说你是……日天?”

“是我呀!你不是不认识我了吧,小时候你总抱着我玩呢!”

鸡老八忽然脸一红,问:“你爹没来吧?”

“我爹早就没了,脑出血,晚上喝酒喝多了,一觉就直接见阎王爷去了。”

“哦,真是人有旦夕祸福,那老小子虽然瞧不起我,但是人还是好人。”鸡老八又看看毛日天,挺了挺胸脯,说:“臭小子,长这么高,比我都高了,走,回家喝酒去。”

毛日天已经看出来鸡老八生活拮据来了,见他拉着自己喝酒,就直接到村口的超市买了很多熟食喝啤酒。

鸡老八看着毛日天从背包拿出一摞钱,笑呵呵地问:“大侄子,你是不是发了财,所以才想起来看看你叔叔我呀?”

毛日天心中惭愧,心说自己好的时候真没想到八叔,这时候落难了才想起到他这里避难的,但是也不能这么说,就随口说:“发什么财呀,我还是继承了我老爸的医术,一个村医能赚多少钱。”

“哪能那么说呢,你看看我们村的小村医,一个小姑娘,人家一年咋不弄个三五十万的!”

毛日天问道:“八叔你不是和我爹学会中医了么,咋这个村子还有别的村医么?”

鸡老八腼腆一笑,说:“我当年写那封信,就是想吹吹牛逼,其实我在你爹哪学的那两下子,回家就忘差不多了。”

毛日天问:“那你说的盖了房子娶了媳妇,是不是真的?”

鸡老八长叹一声,说:“都是骗你爹的!”

“那你现在以什么为生呀?”

“自己有一片地,种的苹果,有时候也帮人家装装车,赚点外快。”

毛日天看看已经快四十的鸡老八,油光满面,咋看也不像个落魄的人,说不定他还有别的收入,就先别问了。

到了鸡老八家里,三间砖房虽然很旧了,但是还算周正,后边还有个小仓子,上厕所的时候毛日天看了一眼,仓子里供的是保家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