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章 高利贷/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和鸡老八一直喝到中午,鸡老八说:“一会儿咱爷俩喝完以后,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玩一会儿,不过八叔现在手头紧,没有钱,你得多带点钱。”

毛日天笑了:“你是不是带我去麻将馆呀?”

鸡老八摇摇头:“麻将馆只是小地方,你要是钱够,带你上后山李瘸子家里去,一场下来上百万的都有!”

毛日天惊问道:“你们这里小山村耍钱玩的这么大么?”

鸡老八得意地说:“那当然,当年我有钱的时候也去过一次,后来就没钱了。”

毛日天说:“八叔,你别怪我做小辈的说你,我爸活着时候常说,人间正道是沧桑。别老想着不务正业赚钱。”

鸡老八脸上有点不高兴:“你爸活着时候教训我,你爸死了你教训我,我前些年都想你们了,但是车票买完了我又退了,就害怕你爸总是教训我!”

毛日天一听他说的凄凉,不由有些可怜他,笑道:“算了,八叔,是我不对,不过你要想玩的话,是不是咱们得先赚到钱呀?没有钱怎么玩呀!”

鸡老八忽然脸上一喜,问道:“你结婚了么?”

“没有。”

“有女朋友么?”

“……”

“没有是不是?”

“你问这干啥?”

鸡老八笑嘻嘻地说:“那就好,你无牵无挂的,你就留在咱们拉拉屯,八叔我帮你开一个诊所,你就和村医香秀对着干,咱们一定能比她赚钱。”

毛日天笑道:“八叔,说实话,我以前当村医,真的不赚钱,因为都是乡里乡亲的,不好意思多收钱。”

鸡老八……算了,这个名字有些不雅,还是更改做毛日天的八叔吧。八叔说:“咱们不用多收钱,就是照着香秀打个八折,咱们也赚钱。”

毛日天说:“我在你这也呆不了几天,还是别抢人家生意了。”

八叔说:“开不开诊所先不说,午后李瘸子家里有大局子,咱们去看看。”

“不去,你要去就去,我想睡个午觉。”毛日天在家那边都不愿意往赌局凑,出门在外,更不愿意凑这个热闹,心说这要是呆小萌在这里,倒可以帮八叔捞一笔钱。

八叔收拾了桌子,还没等出去,院里有人吵嚷:“鸡老八在家没有?你他娘的死了没有?”

八叔一听,差点钻桌子下边去,骂道:“娘的,完了,乡里的高利贷又来啦!”

“你还欠人家高利贷了?”

八叔说:“不是你想的那种高利贷,他姓高,外号高利贷,实际利息并不是很高,也不驴打滚,但是我这段手气不好,始终还不上他。”

“你欠人家多少?”

“三万!”

毛日天这时候也没话可说了,八叔彻底腐败了,看来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家伙。

毛日天说:“八叔,你现在是不是离开赌就活的没意思那种。”

八叔说:“我是毛驴套上夹板了,想退退不了呀,欠人家的钱要还也还不起,靠着干活根本还不上,就只有去赌,赌钱来得快,但是越赌就越输,越欠越多,现在前后屯子我欠了快八万了。”说着撩起衣服,身上有不少伤疤,“你看看,我都被打成啥样了,要是现在没有债,我真就不想在赌了。”

说话间,外边进来一个一脸疙瘩的大汉,外套搭在肩膀上,穿着坎袖黑背心,胳膊上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刺绣功夫实在是不怎么样,针眼像芝麻大,龙眼珠子有一只都刺瞎了,一看就是八九十年代老流氓子的样子。

这人就是高利贷,看见八叔在家,骂了一句:“你他妈哑巴啦?我叫你半天咋不吭声呢?”

八叔赶紧赔笑:“高哥,你别生气,我这不是家里来客人了么!”

高利贷斜了一眼毛日天,又对八叔说:“我不管你来不来客人,赶紧还钱。”

八叔说:“我这不是这段时间手头紧么!”

高利贷说:“今天下午李瘸子家有局,都是市里来的,有钱的主儿,你咋不去试试手气?”

八叔说:“我要是有钱我就还你了,还能和人家赌去,再说李瘸子家最小的局子没有三五万也不敢玩那坐呀!”

高利贷说:“我再给你拿两万,你就去赌一把呗?”

八叔眼珠子一亮,随即又说:“拉倒吧,三万我还没还上呢,现在加上利息都快四万了,还借?不借了,没什么还的!”

高利贷说:“你不是有一片地么,我这两万,加上之前的,你要是输了也不用还我钱了,抵给我就得了。”

“那哪行呀?我爹留下的那片地,我可不能卖!再说我那片地,别人也种不了!”八叔一个劲儿摇头。

高利贷骂道:“娘了个蛋的,你这不行那不行的,那就赶紧还钱,不还钱今天就揍你!”

说着高利贷就撸胳膊挽袖子要动手。毛日天在一边说:“你这人这么好赌,咱俩赌一局咋样?”

高利贷这时候才回头仔细看看这个外乡人,见毛日天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就说:“你要想赌,就和我去李瘸子家里,三山市好赌钱的都往那跑。你要是缺钱我借给你,不过不还肯定不好使!”

毛日天说:“我不是愿意赌,我就想和你赌一把,赌注就是我八叔欠你的那三万多块钱!”

毛日天说着,从背包里拿出四万块钱扔在炕上。

八叔一见,赶紧说:“日天,收起来,我不用你钱。”

高利贷骂道:“你他妈有病呀,你还不上人家替你还钱还不行?”说着伸手就要拿钱。

毛日天说:“你先放下,想拿我的钱,你得有本事,我是说咱俩赌一把!”

高利贷说:“这么想赌,不赌的话你以为老子怕你是不是?就咱俩没意思,走吧,咱们到李瘸子家里,咱们找个局子上去。”

毛日天此时借着几分酒劲儿也来气了,最看不了自己的家人朋友受欺负,一拍炕沿就站起来了:“走,随便你找谁,我今天非把你赢得心服口服不可!”

八叔一看毛日天说话强硬,他也有态度了:“走,李瘸子家里看看去,不就是欠你点钱么!”

三个人一起出来,就往后山脚下的李瘸子家里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