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章 发牌女郎/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直接把钱拿出来数,正好十万零点,这要是再玩几圈麻将,估计就不够了。

高利贷对一直坐在楼梯口喝茶水的一个瘸子说:“老李,开一间包间,有人玩梭哈么?给凑凑人手!”

坐着的瘸子懒洋洋站起来,拿过一个木棍拄着,对高利贷说:“你来吧,楼上有一局,正好有一个输落套(没钱了)的,你就替他!”

高利贷说:“是两个人。”

瘸子就是这里的东家李瘸子,看看高利贷身后的毛日天,说:“好吧,我给你问问老顶,他要是同意,你们就一起上。”

毛日天和八叔还有高利贷就跟在李瘸子身后,往二楼走。

毛日天为了安全起见,自己盯着李瘸子的屁股练了一下透视眼,发现这老小子穿的是三角内裤。

看着李瘸子脚脖子处的一道伤疤,毛日天问李瘸子:“大哥,你这腿是不是脚筋断了?”

李瘸子一愣,差点放出一个屁来,回身看着毛日天,说:“咋地?”

要知道李瘸子当年是个帅哥,后来回乡的时候变成了一个瘸子,感觉很自卑的。这么多年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他这条腿的事,毛日天忽然提到,他不知道是否该发作。

回乡的时候他曾经和大伙说过,是保护自己老大时候被人砍断了脚筋,但实际情况是当时被人家抓住按在地上,要挑断双脚脚筋的,要不是警察来得快,真就两条腿都瘸了,所以一提到脚筋两个字,他非常敏感。

高利贷知道李瘸子的痛点,在后边捅了毛日天一下:“你管人家腿怎么了?玩你的梭哈吧1你是医生是怎么的?”

八叔说:“你还真说对手,我侄子就是医生,我大表哥的嫡传儿子。”

“草,儿子还什么低传高传的!”

李瘸子瞪了他们俩一眼,转头又往楼上走。

毛日天在后边又仔细观察一下,觉得用自己的灵气应该是可以帮他舒展筋骨,帮助坏死的肌肉组织再生的。但是人家完全不信任自己,也就不要多事了。

上到二楼,来到一个单间,里边宽敞明亮,铺着红木地板,装修上可比楼下高了一个档次。

正中间放了一账牌桌,围着坐着三个人,正赌着呢,一旁还有一个穿着旗袍的大个美女伺候着。毛日天还以为是服务小姐呢,后来听李瘸子和高利贷说话才知道,李瘸子有三个女儿,长相都出落得不错,没干别的,都在赌场帮着打理呢。三个女儿都叫燕子,大的叫大燕子,小的叫三燕子,这个是他的二女儿,叫二燕子。

二燕子在这里伺候局子,好一好一天得的小费要比一个普通女工一个月工资还多,当然不会把这个美差让外人干了。

李瘸子问这三个人中间的一个秃顶汉子:“老顶,给你加俩人行不行?”

秃顶汉子翻着眼睛看了一眼高利贷,点了个头,认识。再看看毛日天,说:“哪的?”

后面的八叔伸过脑袋说:“我侄子,东北来的。”

老顶说:“有钱就行,来吧!”

高利贷和毛日天俩人也坐到桌子边上了,八叔站在毛日天身后,老顶看他一眼,说:“看行,别说话,不然就出去!”

八叔赶紧点头:“我不说话。”

二燕子站到桌子边上,开始发牌。李瘸子看了一眼,就转身出去了。

梭哈游戏用的是扑克牌,取各门花色的牌中的8、9、10、J、Q、K、A,共28张牌比较大小。牌型比较是同花顺大于铁支,大于葫芦,大于同花然后大小依次是顺子、三条、二对、对子、散牌。数字比较是A大于K大于Q大于J大于10大于9大于8。花式比较依次是黑桃,红桃,草花,方片。

同花顺拥有五张连续性同花色的顺子。以A为首的同花顺最大。铁支是四张相同数字的牌,外加一单张。比数字大小,A铁支最大,葫芦由三条加一副对子所组成的牌,若别家也有此牌型,则比三条数字大小。

同花是不构成顺子的五张同花色的牌。先比数字最大的单张,如相同再比第二支、依此类推。

顺子是五张连续数字的牌组,以A为首的顺子最大,如果大家都是顺子,比最大的一张牌,如果大小还一样就比这张牌的花式。

三条是牌型由三张相同的牌组成,以A为首的三条最大。

二对是牌型中五张牌由两组两张同数字的牌所组成。若遇相同则先比这副牌中最大的一对,如又相同再比第二对,如果还是一样,比大对子中的最大花式。

对子是牌型由两张相同的牌加上三张单张所组成。如果大家都是对子,比对子的大小,如果对子也一样,比这个对子中的最大花色

散牌是单一型态的五张散牌所组成,不成对子,不成三条,不成顺,不成同花,不成葫芦,不成铁支。先比最大一张牌的大小,如果大小一样,比这张牌的花色。

毛日天的底牌是一张梅花A,毛日天用透视眼扫视了一下各家的底牌,已经胸有成竹,但是跟过两轮以后,自己的牌面太小了,老顶的牌面两张老k,底牌也是k,已经是三条了,自己除了底牌a,面上一个8一个10,另外的a已经在别人手里了,已经没有机会赢老顶了。

放弃这把牌,那么先前跟的两万块钱就没了。不过没有机会赢,也是没有办法。

输了两万,身后的八叔有些急了,在毛日天耳边问:“行不行呀?”

老顶一瞪眼:“别多嘴!”

这一轮老顶赢了,二燕子接着发牌。

毛日天的眼睛盯向二燕子手里的牌,这一回发到一张k,牌面一张k,两家当场扣牌,只剩下老顶的一对Q,和高利贷的一张a,底牌一张10。

高利贷叫牌,直接扔了两万进去。

毛日天和老顶跟了两万。

毛日天不但看了别人的底牌,还把二燕子手里排顺序看了一遍,算到自己要是接着要的话,自己还会得到一张k。

这时候毛日天发现二燕子的手飞快地倒了一下牌,把一张Q倒给了老顶,而自己想要的k却倒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