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章 亲一口一万/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燕子一听毛日天让自己亲他,皱眉道:“你还真的玩这个,我还以为你是多君子的人呢!”

毛日天伸着脸点头:“对,我不是啥君子,你说的不能威胁你干那事儿或者犯法的事儿,但是这个事儿是不犯法的,来吧。”

二燕子犹豫一下,实际她对毛日天很有好感,但是这么让她亲过去,还是感觉没受到尊重,有些不情愿。

二燕子问:“亲完以后你还有别的要求么?”

毛日天很爽快:“没有了,今天就这一个要求,明天再说明天的!”

“那好,你说的,不许反悔!”二燕子慢慢凑过去,闻着毛日天身上的男子汉气息,不由有些紧张,嘴距离毛日天的脸不到五公分,这一口始终没有亲下去。

正在这个时候,屋门被咣当一声推开了,八叔冲了进来,一看屋里这俩人,他也呆住了,只见毛日天和二燕子相距一米半,然后都撅着屁股伸着脸,一个侧着脸乐呵呵,一个努着小嘴满脸通红。

俩人停顿了几秒钟,二燕子才反应过来,赶紧收拾自己的东西就走。

毛日天说:“今天的账就记下了,明天一起算,得加利息呦!”

二燕子也不说话,背着挎包就走,毛日天拿着一万块钱说:“给你的钱,你还没拿!”

二燕子头都不回就跑了,八叔一把按住毛日天的手,怒道:“亲你一下就给一万,你也太大方了,昨天我亲你为啥不让?”

毛日天推开他:“你要是亲我也行,你给我一万。”

“呸,有那一万我亲香秀去,谁亲你!”

毛日天问道:“你慌慌张张跑回来干什么,是不是乡长他们把你和虫婆婆当一伙的了?”

八叔说:“你不说我还忘了,快走,王乡长在香秀的诊所呢,又被抬回来了。”

“啥,虫婆婆又说他要遭报应了?然后就摔了是不是?”毛日天问。

“没有。”八叔喝了口说:“这次去人家虫婆婆啥也没说,就坐在那吹她的笛子,那曲调那个悲惨呀,我都快听哭了。乡长和她说了好几句话,她就是不抬头,最后王乡长说“你答不答应你的这片林子和木屋也得占,就三万块,爱咋地咋地,不服你就是告到中央这官司我的都接着!”说完这句话,王乡长一转身功夫,一个狗吃屎就有趴下来,大伙咋叫也不醒。”

八叔有声有色地讲述当时的场景:“当时虫婆婆就放下笛子说了一句话‘报应呀,不是不报,时辰不到。’旁边一个王乡长带来的小伙子生气了,说他就不信邪,现在就拆了虫婆婆的房子,说着过去就把玻璃窗给砸了。”

毛日天问:“虫婆婆和白婧没有阻止么?”

八叔说:“根本没用人家虫婆婆动弹,这小子砸完玻璃一个跟头就摔倒了,我看见有一条比脚丫子还长的蜈蚣从他裤腿爬出来,钻进地缝里去了。那小子现在也在香秀诊所,整条腿都还黑了,疼的只管香秀叫妈!”

“那你咋不看热闹,跑回来干啥?”

“是香秀和老木头让我会来找你的,说香秀她自己根本搞不定!”

毛日天说:“我又不是你们这里的村医,就是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不想惹那么多的事儿,你们叫救护车不就完了么!”

八叔双手一摊:“叫什么叫呀,救护车还在沟里呆着呢,本来牛车去拽了,后来被老木头给叫回来了,现在救护车还没上来呢。”

毛日天叹口气:“自作孽,可不可活呀!”

收拾一下炕上的钱,毛日天跟着八叔又往香秀的诊所跑去。

还没到地方呢,就听见里边有人骂骂吵吵,要杀要砍的。

毛日天一进去,不由乐了,里边站着几个熟人,一个是在三山市歌厅里逼着喝尿的王胖子,另外两个是他的同党小泥鳅和刘大丰。

骂街的就是王胖子,王乡长是他爸,刚才第一次昏倒的时候就有人给他打电话了,这小子才到,半路上听说他爸醒过来了,没事儿了,他们仨看了一会儿救护车掉沟里的热闹,人家出一百块钱让他用他的丰田越野帮着拽一下,这小子笑嘻嘻就是不帮忙,非要五百,人家只好给市里打电话求救了。

等王胖子到了拉拉屯,一看老爸又晕了,不由大骂,就要带人去找虫婆婆拼命。被老木头给拦住了,说“你爹晕倒了我们大家好不容易抬回来的,还有一个腿瘸的都是被人扶着自己蹦回来的,你要是去了,就你这体格,晕倒了都抬不回来。”

王胖子没有去找虫婆婆,就大呼小叫让香秀赶紧救人,香秀说了,自己不行,要救也得等八叔把他侄子毛十八请来。

王胖子一听就火了:“一个小小拉拉屯能有什么人才,还敢用请字,告诉那小子,赶紧滚过来救人,要是我爹有个三长两短,我就废了他!”

毛日天一进屋正好听见这句,问道:“胖小子,你要废了谁?”

王胖子不可一世地叫嚣着,这小子自认为在整个夹皮沟没人敢惹他,别说今天在这个小小的拉拉屯了,所以把自己最嚣张的一面展现出来了。

听见有人叫他胖小子,王胖子顿时就火了,一回头看见毛日天,顿时打了哆嗦,“呕”先是恶心了一下,想起那泡小姐尿,那是真骚呀!

刘大丰看见毛日天,不由自主揉了揉胯骨,小泥鳅一见是毛日天,赶紧站到了王胖子身后,假装和别人唠嗑去了。

王胖子只是下意识的害怕了一小下,毕竟是自己的地盘,瞬间就恢复了风度,大肚子一腆,对老木头说:“这小子是你们村的呀,别让他跑了,在三山市这小子犯了事儿了,我打电话让小泥鳅他爸过来抓人!”

老木头说:“他犯啥事儿了?”

王胖子说:“把刘大丰和小泥鳅都给打够呛。”他可不能当这么多人说逼着自己喝尿了。

老木头看看刘大丰和小泥鳅,都活蹦乱跳的,就知道没多大事儿,就低声说:“孩子,多大的事儿你也不能喊出来了,还指望他救你爸爸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