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章 还赌债/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你的脚脖子不过是皮肉伤,骨头没事。”

杨咪见他举手投足就把几个大汉打得东倒西歪,还不耽误给自己治疗,不由得瞬间感到遇上了以为盖世英雄的感觉,芳心如同被电击一样,麻酥酥的感觉。

毛日天一边给杨咪按摩,一边注意着身旁的四个保镖,却没有防备身后还有一个骨科专家刘明,他拿了一对心脏除颤器偷偷走了过来,对着毛日天的后心就贴了过去。

心脏除颤器是一种应用电击来抢救和治疗心律失常的医疗电子设备。只有当心脏的所有肌纤维在精确的同步收缩下,心脏才能产生有效的搏动。当患者发生严重快速心律失常时,如心房扑动、心房纤颤、室上性或室性心动过速等,往往造成不同程度的血液动力障碍。尤其当患者出现心室颤动时,正常而规律的心室收缩被快速无规律的颤动所代替,引起严重的血液搏出锐减。如果正常的心律不能快速恢复,病人很快就会死亡。

这个东西打在毛日天身上,毛日天顿时浑身抽搐,舌头都咬破了,眼看着前边跳过一个大汉,手里拿着一根废针筒,一寸多长的针头对着自己的脸就扎过来了,毛日天吓得在心里默念“快停止!”

就在这时候奇迹发生了,那个大汉飞扑过来,在毛日天面前居然停顿了,不但是他停顿了,所有人都听停顿了。

机不可失,毛日天向前一扑,躲开电击器,一拳把大汉打飞了,这时候所有人才像是在被定格中释放出来,毛日天回身一脚,把刘明也踹开了。

毛日天走到杨咪面前,伸手轻轻在她脸颊上掐了一下,说:“白白,以后再见!”然后潇洒转身,走出门去。

刚一出门,被一个胖子一只垃圾桶丢过来打在身上,身上顿时沾满了污物。只听来人吼道:“我不过是想见见我的偶像,你们凭什么打我!”

毛日天脱下白大褂扔了,怒道:“八叔,是我!”

原来八叔被人家四个保镖抬到角落收拾了一顿,才爬起来,回来报仇来了。

毛日天拉着他说:“走吧,那几个小子已经被我打了,你就不要添乱了。”

四个保镖追了出来,看见毛日天拉着刚才那个胖子走了,也没敢真追,叫骂两声就回去了。

拐过一个弯,毛日天看看前边走廊还是堆着大批记者,看见里边走出人来拿着摄像机“嘁哩喀喳”一顿乱拍。

毛日天看旁边有个灭火器,拿起来堆着这些记着就拉开保险喷了过去。

一阵白烟以后,毛日天和八叔早就趁乱出了医院。

这么晚了也没有车回家,毛日天就在王胖子的车前等着,果然过不多久王乡长这些人都出来了。

一见毛日天,王乡长拉着他的手是千恩万谢,感谢毛日天两次救了自己,和以前的王乡长根本就是判若两人。

一听毛日天要回去,王乡长赶紧让毛日天上车,和自己坐一辆车,到了夹皮沟乡的时候,王乡长挽留毛日天去家里,被毛日天谢绝了,就自己下车,让王胖子开车,赶紧把恩人给送回拉拉屯去,并且承诺改天一定登门拜访毛日天。

往拉拉屯走,这一路上毛日天始终在纠结一件事儿,那就是在杨咪保镖拿着针头扎自己的时候,为什么会停在半路,依他那个站立姿势,根本就不应该停下来,就好像被人用了定身法一样。

当时自己心里想着赶紧停止,于是这小子就停止了?他也没听到自己的话呀?

毛日天对着正在哼着杨咪的歌的八叔,用意念说:“停止!”八叔继续哼着歌。又对开车的王胖子用意念说:“停车!”王胖子也在继续开车。

毛日天就纳了闷了,难道和自己没有关系,那小子就是临时抽了筋儿?但是当时感觉好像身边的人都停顿住了一样,只有自己行动没有收到任何限制。

毛日天百思不得其解,反正没有对自己产生伤害,索性不再想了。

山路不好走,王胖子开了好久,终于捱进了屯子,到了家门口,毛日天和八叔下车,和王胖子道了声辛苦,就回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八叔起来,问毛日天:“你早上吃啥,我去买。”

“你买啥我吃啥。”毛日天翻了个身,还要再睡一会儿。

八叔出去了,毛日天也睡不着了,起来洗了一把脸,还没等洗完,门一响,二燕子从外边进来了。

毛日天一笑:“你来干啥,昨天没亲上是不是今天来补上来了?”

二燕子今天化了淡妆,看着很有女人味,没穿旗袍,穿了一身休闲装,看着就清爽。倚着门口说:“我这人不喜欢欠债,我还有两天的时间听你的,你说吧,今天要我干什么?”

毛日天说:“你完全可以远些跑着,两天以后再来见我不就行了。”

二燕子说:“那不是耍赖么,输了就要认,你说吧,要不然我睡不着觉。”

毛日天想一想,说:“你们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嗯……”二燕子托着腮想了一下,说:“后山小鹰岭上有一个瀑布,那里很好玩,我以前去过的,你要是想看风景可以去那里。”

“那好,你陪我去。”

“什么?我陪你去那里?”二燕子瞪大眼睛看着毛日天。

“是呀,我自己一个人看的什么风景,也没有意思呀,所以你的陪着我。”

二燕子扭捏一下说:“可是……去小鹰岭的瀑布,一天怕是回不来,路挺远的呢。”

“你不会第一件事儿就不答应我吧,你不是还债来的么,还是来毁约的?”

二燕子想了一下,一咬下嘴唇,说:“好吧,不过我得回家说一声,要不然我中午不回去我爸就得找我!”

二燕子说完就跑回家去了,毛日天洗完脸不一会儿八叔回来了,拎了一个熏兔回来,还有一些炝拌小菜,喝一瓶白酒,花毛日天的钱,那是一点都不心疼,早餐就弄了好几样。

毛日天倒不在乎花钱,说:“吃完饭我要出去玩一会儿。”

“去哪,我还跟你去。”

“不行,你又不是我的女朋友,总跟着我干啥?”

正说着,二燕子回来了,一进门就说:“我请好了假,走吧!”

八叔眼睛一瞪:“卧草,原来你把二燕子泡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