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章 垂死的人/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听得乱七八糟,那边的人把狗剩子手机抢来抢去,不过毛日天挺感动,证明大家都很惦记他。

等这些人吵吵完了,狗剩子又拿过手机说:“小毛,你还在么?咋不说话了?”

毛日天笑到:“我当然在,你们他妈也不让我说话呀!”

狗剩子说:“哦,那你说,我们不吵了。”

毛日天问道:“王艺潇和栾兰来说什么了?”

狗剩子说:“王艺潇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挺惦记你的,栾兰说是陈锋让她来的,说那两个死者,就是刁翔和那个缅甸佬都是中了毒,被你打得伤都不致命,所以现在警察怀疑凶手另有其人。而且那个老头于木生也回来了,告诉我说一切有他,让你回来。”

毛日天一听,心中一亮,说:“我就说么,他们不至于那么不经打,要是毒死的和我就没关系了,老于头是国安局的,官应该比陈锋大,那我明天就起程回去。”

“你在哪呢?”

“我可远了,在中南省,三山市,夹皮沟乡,拉拉屯呢!”

“卧草,你跑的够远的,那得两三天能回到家吧?”

“差不多。”

“对了,还有一件事儿我没说,现在你已经被通缉了,于老爷子说你要是回来先来找他,最好是先别被警察抓好进去。他说虽然你不一定杀人,但是还有别的罪名,通缉令并没有撤。”

“靠,那你让老于头来接我吧,要不然半路被抓咋办?”

那边狗剩子说:“这样吧,今天晚了,明早我去找老于头,让他给你这个号打电话就行了。”

“好吧,只能这么办了。”

那边狗剩子要撂下电话,毛日天说:“先别撂。”

“还有啥事儿?”

毛日天犹豫一下说:“杨雪咋样了,她还好么?”

狗剩子在那边说:“来过两趟,不过没说什么,我和她说话她也不理,据说这段时间参加团去旅游了。”

毛日天心里不太痛快,但是自己惹的这些人真的是心病狂的,要是杨雪和自己走的太近,恐怕真的会连累了她,她能放得下是最好了。

这时候身后有人说:“你要走了么?”

毛日天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二燕子又回来了,一定是自己太出神了,没有注意到她的脚步声。看来二燕子已经听到自己说的话,毛日天也不隐瞒,说:“是的,我在家乡那边有一些事儿没有办完,所以必须要回去。”

二燕子知道自己不属于毛日天的世界,他这一走不知以后还有没有相见之日,心里也很不好受,问道:“什么时候走?”

“明天。”

二燕子说:“那你现在能陪我走走么?”

“走吧。”

二燕子过来挽住毛日天的手,两人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边走边聊,毛日天又找到了当年和李颖一起压马路时候的感觉,只不过身边的人已经换了,自己经历了许多事儿以后,已经变得不像当年那么单纯了!

两个人不知不觉出了村子,在一片果林前停住脚,二燕子扑进毛日天的怀里,两人激情热吻,然后二燕子说:“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今晚我不想离开你,算是给你践行。”

毛日天知道二燕子的意思,是想找个地方和自己“啪啪”一下,盛情难却,毛日天挽着二燕子的手往林子中间走,忽然发现前边有一处木屋,再看看左右的果树,毛日天一下子想起来:“这不是虫婆婆的果林么,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毛日天本打算领着二燕子离开,这林子里遍布虫子,不小心踩到多恶心,在这个地方“啪啪啪”,咦——想着都起鸡皮疙瘩,弄不好虫子就钻到你身体什么地方去。这时候前边忽然传来一阵哭声,是从木屋里传出来的,二燕子也听到了,紧紧抓着毛日天的手,说:“好像是个女孩子在哭!”

毛日天点头,说:“应该是白婧,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蹑手蹑脚来到木屋窗下,窗子没关,也没有窗帘,虽然距离地面很高,但是以二燕子的个头,一翘脚就能看到里边。

两人趴在窗上,向里边看去,只见虫婆婆脸色苍白,坐在一张木椅子上,白婧扶着她的肩头站在地上抹着眼泪。

虫婆婆看着很虚弱,说:“你哭个什么,我已经活了几百年了,即便是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白婧说:“妈妈你不能死,你还要找长生方呢!找到了你就可以长生不老了!”

虫婆婆说:“我死不要紧,只要你能找到长生方,把长生方在我坟前烧了,也算是了去我几百年的心愿。”

白小婧只是摇头,哭着说:“妈妈你不能死。”

虫婆婆苦笑一下,说:“我现在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其实我当年被人打伤了,靠着吞吃百虫维持性命,我的身子早就变异了,我就知道我已经挺不了多久,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我死不足惜,我只是担心我死以后没人照顾你,你涉世不深,不懂人间险恶,偏偏有长得这么好看,怕是红颜祸水呀。”

虫婆婆说着,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剪刀,动作缓慢,有气无力的样子,然后说:“孩子,我把你的相貌毁了,这样就没有坏男人打你的主意,对你来说,倒是一件好事。”说着就用剪刀去划白婧的脸,而白婧只是流泪,根本就一动不动,等着锋利的剪刀往脸上划去。

毛日天在窗外一看就急了,这么花容月貌的一个小姑娘,你个老太婆说毁就要毁掉?

毛日天双手在窗台上一按,“嗖”的一下就飞进去了,一把夺下了虫婆婆的剪刀。虫婆婆和白婧都吓得惊呼一声,看清是了毛日天,虫婆婆这才放心,说:“你来的正好,小鸡没有来么?我已经病入膏肓,有几句话要告诉你。”

毛日天扔了剪刀问道:“你是什么病,我来给你看看!”

虫婆婆忽然脸色变得狰狞,呲了一下牙齿,把刚进来的二燕子吓得倒退两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