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章 拍A片/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咪买完了衣服,去了一下洗手间,进去的时候就觉得身后好像有人跟着,回头看看是一个男人,也没在意,直接进了女洗手间,青天白日的,商场里人来人往,进了女洗手间不会有男人敢进来了。

杨咪在水池子边上洗了洗手,摘下眼镜,看看这几天不化妆的自己,实际上还是很美的,不过当惯了明星,化妆师随时跟着补妆,现在连个口红都没有,自然和平时不一样,不由在这里照着镜子自哀自怜。

忽然洗手间门一开,外边有人走进来,杨咪的第一反应就是把眼镜戴上,怕被人认出来,但是一抬头看见进来的竟然是刚才跟着自己的男人,杨咪大惊,赶紧质问:“这是女厕所,你进来干什么?”

男人嘿嘿一笑,问道:“你是不是杨咪?”

“你怎么知道,你认错人了!”杨咪刚要在男人身边过去,却被这个男人一把搂住,还没叫出声,鼻子上就被捂了一块手绢。

杨咪觉得一股刺鼻的药味被吸进去,接着就迷迷糊糊任人摆布了。

男人扶着她除了洗手间,迎面一位女士走进来看了他们一眼,男人笑着说:“我朋友,喝醉了。”杨咪睁眼看着那个女人,想要呼救,但是嘴上就好像被粘了胶水一样,根本张不开。

外边又来了一个男人接应了他们,架着她走进了电梯,杨咪眼睁睁看着几十米以外的毛日天和白婧聊得火热,就是说不出话来。

顺着电梯下来,她被架上了一辆面包车,一路狂奔,后来在郊区一个大院前停下了。

车开进大院,身后的大铁门“咣铛”一声关上了,杨咪的心也跟着落入深渊,她知道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本来是可以找老爸,或者找刘秘书去三山市接自己的,但是一来害怕惊动到媒体,再者她就是想和毛日天一起经历一段冒险的刺激,结果这下玩大了,现在毛日天还和白婧喝茶聊天呢,而自己又一次落入魔掌了。

这个大院很是荒凉,荒草遍布,里边有一栋小楼,像是一个废弃的工厂一样。

杨咪被两个大汉半架半拖进了楼里,在一个房间中,坐了一个大胡子外国人,用流利的话中国话问道:“就一个么?”

其中一个像病秧子一样的男人说:“约翰,这次你可是捞到大鱼了,别的你给我五万一个,这个你至少给我五十万。”

约翰一皱眉头:“你这不是狮子大开口么,什么人能价值五十万,大明星么?”

病秧子嘿嘿一笑,说:“对了,就是大明星,而且还是最当红的大明星!你看看,你来这里这么久,应该认识她吧?”两个男人把杨咪的头摆正,摘掉了她的眼镜。

约翰仔细看了一下,忽然瞪大眼睛,捂着嘴说:“这怎么可能?这不是杨咪吗?”

“对了,就是他!”病秧子得意地说。

约翰忽然一巴掌扇过来,骂道:“你们疯了,把她弄来,不是后患无穷么,这么重要的人物,你让我怎么弄出境外去?”

一听这个话,杨咪就明白了,这是遇上人贩子了,并不是上次绑架自己的那些人,但是后果有可能更严重。绑架自己,他们是有目的的,如果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或许就会放人,而且至少他们会用自己来做交换条件。人贩子就不同了,要是把自己弄到境外卖了,恐怕这辈子就不用想着再回家了。

那个病秧子被约翰打了一巴掌,有点生气,他并不是约翰的的手下,两人是合作关系,他负责在本地抓一些容貌姣好的女人卖给约翰,约翰是要付给他报酬的。病秧子挨了一巴掌,怒道:“你这么笨呢,你抓那些女人不也是为了拍A片么,你就直接在这里拍了,然后处理了她不就行了。趁着这娘们儿现在红的发紫,你的片子一发行,或者比一部大片都赚钱呢!”

约翰像是茅塞顿开,点头说:“那事不宜迟,这样的人物失踪了,恐怕官方会很尽心尽力地去寻找她。”

病秧子说:“我看不一定,我看新闻说杨咪在三山市失踪了,这里距离三山市一千来里地,警方未必知道她到了这儿,而且我们盯了她半天,发现她就是自己一个人逛商店,连个保镖助理都没带,应该是没人知道她在这里。”

约翰摸着胡子满意地点点头,说:“那我们马上开工,我出去租一套高清摄影机,回来就开工。不过这个男主角用谁呢,我手下的两个人不能暴露出脸来。”

那个病秧子男人淫笑着说:“要是脸上打马赛克,我上也行。”

大胡子约翰很藐视地看看他,上下打量一下,说:“你?不行,体型太弱,估计家伙也没有多大,我还是找个西方人吧。”

病秧子男人很不服气,说:“我和我老婆每次都是半小时以上,一点不照你们西方人差!”

约翰还是摇头,对他说:“你们不行,最好也不要暴露了,或许你老婆人认得你的屁股,到时候会有麻烦的。脸部打马赛克,我的两个手下都很强壮。”

病秧子还要争取一下,被约翰制止了,说:“你们俩先回去,回头我打钱给你们,我今天拍完了片子就带走,到时候你们帮我处理这个女星,你想要做多少遍,那就随意你们了!”

约翰说着,招呼外边两个手下说:“把这位小姐送到楼上房间,给她用热水洗洗澡,不过你们暂时不能动她,等我拍完了片子才可以。”

两个身高体壮的欧洲人过来,很轻松地把杨咪抬起来,顺着楼梯上楼了。

进了一个空旷的房间,两个人把她放在了角落的一张床上,然后出去关好了门。

这时候杨咪的药劲儿有些过了,支撑着坐起来,看看屋里,除了这张床什么都没有,窗子上都是比指头还粗的钢筋,门也是铁的,根本别想从这里逃出去。

过了不多一会儿,门一开,两个大汉又回来了,一个拿着盆子,一个拎了一桶冒着热气的水,肩膀上还搭着一块手巾。

大汉把盆子放好,然后倒进温水,招呼杨咪:“过来,脱衣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