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章 被逼洗澡/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大汉让杨咪脱衣服,杨咪吓得蜷缩在墙角,哪里敢动弹一点。

两个欧洲大汉一身的黄毛,像两个怪物一样可怕,这时候一见杨咪不听话,其中一个一头卷发的大汉过来就把杨咪从床上拎下来了,说:“你知道不听话的后果么?”

杨咪吓得大声尖叫,根本听不见这个卷发大汉的声音,另一个秃头汉子过来,帮着这个卷发大汉控制住杨咪,拉着她走出走廊,拽进一间屋子,只见那里边有两个年轻女孩在吃饭便面,在墙角还用铁链拴着一个女孩,像一条狗一样被拴住了脖子。

卷发大汉指着吃方便面的两个说:“这是听话的!”又指着拴着脖子的那个说:“这是不听话的!”

然后对吃方便面的年轻女孩说:“转过去,脸冲墙站好了。”两个女孩比接到火警的消防战士速度都快,“扑隆”一下跳起来,马上冲墙站好,身上的衣服都撕得破破烂烂,露出一道道青紫伤痕。

卷发大汉又到了那个被狗链子拴着的女孩面前,用脚踢她的头,女孩爬起来,吓得像杨咪刚才一样,赶紧蜷缩到了墙角,一脸的恐惧表情。

卷发大汉拿起一条皮带,劈头盖脑打下去,那个女孩一边翻滚一边惨叫,身子下边流出尿液,已经被连打带吓的失了禁。

杨咪看的触目惊心,吓得用手捂脸,但是被秃头大汉强制着把手放下,扳着她的脸来看那个卷发大汉给女孩用刑。皮带的铁扣打得女孩皮开肉绽,不住口地求饶,但是卷发大汉根本停不下来。

这个女孩并不是不服从他们的命令,而是被他们用来杀一儆百的。抓来的女孩子要拍色片,所以尽量不能打得太重,有的女孩倔强,又不能打得太重,那就要靠吓唬,选出一个姿色较差的在她们面前折磨,在精神上摧残她们的意志。

杨咪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哪里受过这个惊吓,早就失声痛哭。

卷发大汉打够了,拎着皮带冲杨咪走过来,杨咪吓得转身就要跑,大叫“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秃头大汉趁机又把她拽回了原来的房间,说:“你要是听话,我们是不会打你的,要是不听话,我马上拿锁链把你拴起来,每天打你几遍。”

杨咪还没回答,那个卷发大汉已经回来了,手里的皮带甩得“啪啪”直响。

秃头大汉拦住卷发大汉,说:“你先别打,让我来劝劝她。”其实他俩就是在唱黑白脸,演技十分拙劣,但是杨咪当局者迷,根本看不出来,还以为秃头大汉要比卷发大汉仁慈的多。

卷发大汉被秃头大汉拦着,隔着他的肩膀对杨咪说:“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你自己脱了衣服乖乖洗澡,另一个就是我扒了你的衣服帮你洗!”

“我……自己……洗!”杨咪泪如雨下,背转身子,颤抖着手来脱了自己新买的毛裙,站到了水盆子里,用手撩着水洗身子。

身后两个大汉要不是老板叮嘱过,他们早就扑上来按倒杨咪了,这时候看着美女大明星在自己面前洗澡,不由心里直痒痒,评头论足,把杨咪的身材评论个遍。

杨咪一边哭,一边洗,心里一边呼唤,小毛,你在哪呀,快来救我呀!

毛日天带着那个小保安从商场大厦出来,一路直奔南通街,在车上询问小保安,知道他说的于四秧子就是一个无所不为的无赖,靠着拆迁赚到一笔钱,在南通街开了一家饭店,但是不知道现在在不在饭店。

毛日天他们的车到了南通街的一家火锅店,小保安说:“于四秧子就是这里的老板,我可不进去了,让他知道是我领着你们来的,我以后没有好日子过了。”

毛日天拍拍他肩膀说:“不用怕,如果真的是他绑了我朋友,他以后没有机会找你麻烦了!”

毛日天下车,带着白婧进了火锅店,直接在吧台把吧员一把拎了出来,小吧员九十多斤,在毛日天手里就好像一个小鸡一样,毫无挣扎之力。

毛日天说到:“快打电话,让于四秧子回来。”

小吧员弱弱地说:“我不知道他电话!”

毛日天手一用力,小吧员腾空而起,快撞到屋顶的时候落下来,毛日天一把接住,吓得她哇哇大叫。

旁边两个男工一见,过来制止,被毛日天飞起两脚,这俩人都飞出去了。

小吧员一看,吓得赶紧说:“大哥,我打电话,你先放开我。”

毛日天把她放下地来,用手掐着她的后脖梗子,把吧台上的座机递给她,说:“你就说在包房捡到一个装个了十万现金的包裹,让他赶紧回来。”

白婧听了一笑:“你这招能好用么?”

毛日天说:“那我得怎么说,最好是让他马上回来!”

白婧对吧员说:“你快说,什么办法能让你老板最快速度回来,不然我把这个放你衣服里。”说着,白婧从兜里掏出一个瓶子,倒出一条十几厘米红头大蜈蚣来,在白婧白嫩的小手掌上蜿蜒爬行。

小吧员吓得惊叫一声就要跑,被毛日天捏着脖子一步也跑不了。

小吧员说:“我有主意了,你快收起来。”

白婧把虫子挪远一些,那个小吧员拨通了于四秧子的电话,白婧还在补充,“你要是叫不回来他,我就让你吃了这条蜈蚣。”

吧员吓得赶紧把眼睛转向一边,不敢再看那条大蜈蚣。

电话那边有人接了,小吧员压低声音说:“四哥,你快回来,我看见嫂子和一个男的在包房里说话,还把包房门插上了。”

于四秧子在那边骂道:“这个贱人,你去听听他们说什么!”

小吧员说:“你就回来得了,趁这个机会抓住她的短处,这样你和她离婚就能多分财产!你不想和我过好日子啦!”

毛日天一听都气乐了,感情这个于四秧子和自己的吧员还有一腿!

打过电话,小吧员说:“你放开我吧,于四秧子用不多大一会儿就得回来。”

过了有十分钟左右,一辆面包车飞驰回来,到了门口刹车的声音犹如怪兽的一声嘶吼,紧接着从车上跳下两个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