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章 警花洗澡/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蹑手蹑脚来到自己家大门口,见里边只有西屋亮着灯,就从东边飞身跃进去,轻轻来到窗下,心说,果然在一个屋呢,东屋灯都没打。

窗帘上有一个小缝隙,可以看见里边的情景,正好连透视眼都省了,毛日天爬到窗户缝上看了进去。

他还想呢,这要是老头真的和南楠搞在了一起,自己是给他破坏了,还是在这看热闹,说实话要是南楠真的跟老头睡一起,真的有些可惜了这个小警花了。自从上次在山洞里阴错阳差和南楠发生了关系,毛日天偶尔也会渴望再和这个小女警重温一下旧梦。

顺着窗帘望进去,毛日天也是一激灵,南楠真的没穿衣服,不过没有于木生的影子,南楠拿着一盆水在洗澡呢。农村条件有限,毛日天家里没有洗手间淋浴间的,要洗澡就只能用大锅烧水,然后用盆子洗。南楠是个干净的人,一天不洗澡都难受,偏偏接了这个在农村蹲守的任务,就只能将就着用大锅来烧水洗澡了,和于木生住一起也不方便,还好老头睡得早,他睡在东屋,南楠睡在西屋,到了晚上吃过饭以后,南楠就关好门,在屋里脱光了洗澡了。

南楠只顾着防备于木生,却不想这时候窗外有一双眼睛把她全身都看了个遍,那天晚上在山洞里黑灯瞎火,虽然感受到了南楠的温柔,却没有眼福来看看南楠的身子,此时日光灯下看美女出浴,毛日天的十八厘米早就昂首俏立了。

他正在这过眼瘾呢,忽然屋门一开,一条人影冲出来,于木生拎了一条棍子搂头就打:“死色棍,敢爬窗户?”

毛日天被他吓了一跳,赶紧躲闪,于木生别看岁数大,身手还挺灵活,出其不意的袭击,竟然打得毛日天手忙脚乱,毛日天也是知道不能反击打他,就只有绕着圈跑,一头钻进屋里去,于木生跟着就到了,一棒子打过来,毛日天一躲,正巧这时候南楠听见外屋的动静,围了一条浴巾探出头来问:“于叔,怎么了?”

毛日天眼看着被于木生堵在角落没出跑了,一见门开,“呼通”一声就钻进去了,把南楠撞了个跟头,一屁股坐在了水盆里,手里捏着的浴巾就开了。

于木生也是一大步跨进来,借着屋里的灯光,也看清了来人是毛日天,同时也看见了南楠那两个D罩杯大胸。

南楠坐在水盆里不敢起来,一起来黑森林都曝光了,气得捂着胸大吼:“你们给我出去!”

毛日天笑嘻嘻过来,搂着有些发愣的于木生:“来,老爷子,好久不见,咱俩上那屋去聊聊。”

毛日天往出走,气得南楠在后边撩了毛日天一身的水!

毛日天和于木生赶紧到了东屋,打开灯一看,原来于木生的被褥都在这屋里炕上呢,刚才老头都躺下来,看见院子里一个黑影蹑手蹑脚过去了,赶紧起来找了根棒子就冲出来了,他还以为是村民中的二流子来爬窗户,结果把毛日天给打屋里来了。

于木生说:“这回你可是捅了马蜂窝了,这丫头脾气火爆着呢,前天你们村民有个叫贴树皮的,喝点酒和南楠开了个玩笑,有些低级的那种玩笑,被南楠一个搭背摔,把那小子屎都摔出来了。我看你呀,等一会儿她穿上衣服不也能轻饶你!”

毛日天说:“那也不能全怪我呀,你说你拿着个棍子一顿乱抡,你倒是看清楚再打呀!”

于木生说:“你少废话,我就是看清是你我也得揍你,你说你挺大小伙子,偷爬人家大姑娘的窗户,还不该打?”

“胡说,”毛日天说:“这是我自己家,我回来了忽然发现屋里亮着灯,我还以为闹鬼呢,不得往里看看呀!”

于木生一想也对,说:“嗯,那你是不知道没我们又回来了?”

“我哪知道呀?”毛日天一脸委屈。

于木生说:“不对呀,狗剩子和我说已经和你他通过电话了,你答应这几天回来,他不是和你说过我们回来了么?”

毛日天还想找个借口推脱,总之承认偷窥多丢人呀!

这时候南楠过来了,已经穿上么衣服,用手巾擦着头上短发,一脸泰然,说:“你俩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这俩人顿时都无语了,瞪眼看着南楠,等她发脾气,南楠说:“那就说点正经事吧,毛日天,你的案子牵扯很多你知道么?”

看来小女警也不好意思因为这事儿发火了,毛日天赶紧接着话茬来聊了。

“我是被冤枉的,我就是打了杨明几下子,还有那个老五,在监狱里他和十一想要杀了我,我完全是自卫反击,但是我根本没有下杀手,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死,又不让我看尸体!”

南楠说:“经过市刑警队法医尸检,刁翔和老五都是死于中毒,而且毒素很怪异,现在也确定不了是什么毒物。”

毛日天一拍大腿:“这不就结了,管他什么毒,和我没关系,不是我打死的就行了!”

南楠说:“但是你在羁押期间打伤了人,又逃跑,现在还在网上抓捕你呢!”

毛日天说:“那你啥意思,还要抓我是怎么的?”

于木生在一边说:“还有一条,偷窥女警洗澡!”

毛日天气得差点没踹于木生一脚:“人家南楠都不提这个了,你还提?”

于木生笑到:“这些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看你怎么选择了,你要是和我们合作,你就是我们国安局的线人,别说万山县,就是云海市的警方也不敢动你!”

毛日天说:“那你说我该怎么和你们合作?”

于木生说:“我知道你的本事,所以邀你和我们合作,来寻找长生方!”

“卧草,你们也知道长生方?”

“看来你早就知道了,不错,就是长生方!”南楠在一边说到。

毛日天说:“我是听人说的,不过不知道是真是假。”

“听谁说的?”南楠赶紧刨根问底。

毛日天说:“那你先和我说你们是听谁说的!”

南楠说:“我们是在审问朱老太太他们一干人无果之后,故意把他们关进一个老房,然后偷偷在他们牢房里安装了窃听器,偷听到了他们的说话。”

“那他们现在还在牢里么?”

“已经全都放了,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南楠说得两眼放光,一副工作狂的模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