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章 澳门赌场/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一听杨咪的悲惨初恋,不由听得一紧张,十八厘米跟着一抖,问了一句:“你的手也真是狠呀!”

杨咪笑道:“你害怕啦?放心,我那时候小,也是没经历过什么,所以心眼儿直,现在不会再干那种傻事儿了。你要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儿,我会离开你,但是不会伤害你。”

“谢谢。”毛日天假装擦了一把冷汗,杨咪打了他一巴掌:“你还真的想脚踩几只船呀?”

毛日天和杨咪在一起,偶尔也会想起杨雪来,但是觉得杨咪是有能力自保的女人,自己也不会给她带来什么危险,杨雪不一样,现在各路妖孽齐聚湖山村,都想拉自己下水,要是杨雪是自己的女朋友,只怕迟早会殃及她,再说杨咪是娱乐圈经历过风风雨雨的女人,对自己也未必就能从一而终的喜欢,也不知是不是心血来潮和自己玩上一段。

不过不管杨咪以后怎么样,现在至少是和自己很亲近,毛日天也很喜欢这个超级大美女,于是两人约定,先到澳门玩几天,然后再定去别的地方。

有了杨咪的关系网,办理护照是件很简单的事儿,就好像到银行办一张卡一样简单。

两人择日启程,坐飞机直达澳门。

在澳门五星酒店下榻,给过小费,服务生出去,杨咪就在门上挂了免打扰的牌子,然后拉着毛日天说:“我累了,你帮我按摩,就像给张敏按摩一样,舒服到撒尿!”

女人一旦被男人睡了就会很粘人,这句话果然不错,此时的杨咪哪里还有威严的大明星样子,也没有美女应该有的羞涩,很大方地明明白白地索爱呀!毛日天笑到:“你找我来就是慰安男么?”

杨咪说:“那我们干什么?”

毛日天说:“至少先洗个鸳鸯浴再说!”

杨咪嘲笑道:“你这比我的也强不多少。这样吧,澳门最出名的就是赌了,我们先洗一个鸳鸯浴,然后再相互按摩,晚上我们出去赌场玩两把,到过澳门没赌过,就好比进了怡红院还保持着处男之身的人一样,会被人笑话的。”

毛日天这时候才见识了娱乐圈大姐的风采,说话真是实实在在的放肆大胆。

真人面前不装假,于是毛日天一弯腰,把杨咪抗在肩头,直奔浴池,两人再次在一起洗澡,已经不那么陌生,也没有了初次的羞涩,嬉笑着相互打闹,最后来不及到床上去,就在浴池就开始了大战,一直到晚上十点多,两人又是精疲力尽地歇场。

澳门是个不夜城,到了晚上才最热闹,澳门的街道名牌,以葡萄牙瓷砖画(azulejos)艺术作为蓝本。其蓝色和白色的主调,配以中文和葡萄牙文的街道名称,成为了澳门的地方特色之一。在葡萄牙管治时期,街道名牌的葡文名称一般占了名牌四分之三的面积,中文则占四分之一。

澳门有不少名字冗长的街道名称,在华语地区来说十分罕见。这些街名大多以葡萄牙军官政要,或历史人物的名字命名,然后以粤语音译出来。比较多人认识的有:沙嘉都喇街、士多纽拜斯大马路、爹美刁斯拿地大马路、华士古达伽玛花园等。

这是一座古老和现代化交错的城市,这里被称为世界四大赌城之一,博彩业是澳门经济的龙头产业,是赌徒的天堂,或者也可以说是他们的地狱,这里一夜暴富,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的人大有人在,杨咪以前也来过,但是毕竟不是沉迷与赌博的赌徒,只是小赌怡情,玩上几把而已,今天带了毛日天,主要是想让毛日天见识一下。

乐天赌场是众多赌场中的一个,不是最豪华的,但也绝不低级,里边大厅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

一进赌场,就莫名有一种紧张气氛,一道犹如机场一样的安全门立在门口,要接受安全检查,交出身上所有的金属物品,包括相机手机等私人物品,有专人保管,等到赌完了出来在交还给你,因为赌场中是不允许拍照的。

在赌场里赌钱,现金需要换成塑料筹码,是不允许直接使用现金赌博的。筹码最小的几十元几百元不等,最大的筹码高达百万。

里边有和机器赌的,又真人面对面赌的,也有麻将室,棋牌室,大厅里边玩百家乐的玩家最多。

使用三到八副扑克牌,每副五十二张纸牌,洗在一起,置放发牌盒中,由美女荷官从其中分发。各家力争手中有两三张牌总点数为9或接近9,K、Q、J和10都计为0,其他牌按牌面计点。计算时,将各家手中的牌值相加,但仅论最后一位数字。当场付赌金最多者为庄家。

庄、闲家双方每局均会收到至少两张牌,但不超过三张。第一及第三张牌发给“闲家”,第二及第四张牌则发给“庄家”。至于要否博牌则根据博牌规则决定。百家乐跟廿一点不同,玩家可下注于庄或者闲家,不受限制。

杨咪别的不会玩,只喜欢跟注百家乐,看谁赢钱了就跟谁下注,看谁气定神闲,有着几分赌神风范,就往谁身上下注,这样也没有多大个输赢。

这次也不例外,杨咪兑换了一百万的筹码,毛日天刷卡兑换了十万筹码。俩人拿着筹码往进走,站在一家百家乐跟前看,杨咪还嘲笑毛日天:“你就拿那么一点筹码,没机会返本的。”

毛日天笑到:“我要是赢得太多,就怕引起麻烦,不然我赢的筹码就怕你一会儿搬都搬不动。”

“你就吹吧,输光了我可不借给你。”杨咪说着,跟注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下了十万元,这个老头是庄家,已经连赢三把了。

毛日天会透视,对于各种扑克都是有赢没输,只不过是不敢太过张扬,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眼看着杨咪来来回回输赢几次,丢掉了三十几万,毛日天笑到:“你还是跟着我来买吧。”

毛日天看穿扑克,赢上几次,就故意输一把,这样来回几次,毛日天手里的十万筹码已经变成了一百多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