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 落入海盗船/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独角鲨的号令声中,人群后架起一挺轻机枪,对着这边“哒哒哒”一阵扫射,几只AK47在一边辅助,也喷射着火舌,幸好毛日天他们都有大石头当掩体,不然即便是竹子也被尖锐的弹头射穿了。毛日天一看对方的火力太猛,根本无法对抗,低声招呼:“回村子里去。”

他们匍匐前进,离开了海盗的射程,起来弯着腰向村子里跑去。

独角鲨接连损失了二十来个弟兄,连村民的影子都没见到,不由大怒,走过来抓着红头巾的女人就是一个嘴巴,骂道:“阮氏秋银,你他妈倒地行不行?老子把队伍教给你带,你让老子的兄弟死伤这么多?”

这个红头巾女人就是越南杀手阮氏秋银,她那天在大海里被毛日天救起来,但是毛日天一看不是杨咪,又把她推到海里去了,这个女人水性也不错,拼命回到石头边,抱住礁石不动,等到暴风雨过去之后,海浪退下,她也精疲力尽躺在了石头上。

这里是一块死地,要想去沙滩上到岛上,还需要游一海里的路,阮氏秋银此时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只好在石头上养着,幸好她求生本事很高,在水中抓到一些鱼来吃,补充了体力,在这里休息了一天一夜,然后开始拼命朝着沙滩那边游过去。

在接近沙滩的时候,忽然看见一艘大船开过来,她不知道是敌是友,潜伏在水里没敢动。

等这些人上岸抓到四楞子暴打,她才知道这是一些海盗。

作为一个女人遇上一群海盗意味着什么她不是不知道,就侵泡在水里没敢出来,身子脚脖子被一只海龟给咬了一口她都没敢出来,在水里和海龟搏斗了十几分钟,终于打跑了海龟,回头再看的时候,海盗们拿着枪押着四楞子已经往岛上去了。

阮氏秋银看着那艘大船,不由心中暗喜,偷偷地潜水过去,拉着船帮上晾着的渔网爬了上去,里外一看,居然没有人守在船上,她马上拔锚起船,离开了海岸。

阮氏秋银自己会开船,只不过自己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开了一会儿就浑身虚弱,回头看看已经看不到海岸了,她就暂时停下,到船舱里找了一些吃的,吃过之后还是感觉浑身乏力,就在船舱中睡着了。

她正睡着,忽然感觉有声音,一睁眼,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脸一脸邪笑看着她。

阮氏秋银吓了一跳,赶紧跳起来,只见船舱里居然高矮胖瘦站了十几个大汉。

她本是警惕性很高,要不是这几天折腾的实在太累了,绝对不会有这么多人站在身边了才惊醒。

山羊胡子就是海盗船长独角鲨,他接到海上巡逻的兄弟汇报,说二哥的船在海上飘荡,好像没有人驾驶,他就急忙带人开船追了过来,上了船一看还真的没人,船舱里只有一个衣裳破烂,长相不错的年轻女人在睡觉。

独角鲨正坐在那儿欣赏阮氏秋银上下起伏的丰胸的时候,阮氏秋银醒了。

阮氏秋银一醒过来,吓得赶紧要跑,但是十几个壮汉跟前,她哪能跑的出去,转眼就被抓住扔在了地上,两个汉子过来一边一个抓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在了独角鲨面前。

独角鲨看着阮氏秋银和这些大汉搏斗,不是普通的妇女,是一个具有凶狠杀招的女人,就问:“你是哪来的?我船上的人呢?”

阮氏秋银实话实说,说了自己是金三角的雇佣兵,任务失败落在了这里。也承认了自己偷船想回大陆的事儿,又说了大个子他们那二十多个海盗在蛇岛上。

独角鲨听了,对手下哈哈笑着说:“这回老二他们可是丢了人了,自己上岛一定是想快活一下,结果船丢了,看他们怎么回来!”

旁边的人也跟着笑,有人说:“或许二哥他们能抢渔民的船回来。”

独角鲨说:“要是蛇岛的村民那么好对付,我早就扫平他们了,他们虽然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不过他们的丛林机关很厉害,前些年我硬攻没少吃亏,要不然也不会和他们做君子协议了。”

又有人问独角鲨:“大哥,这个女人怎么办?”

独角鲨笑到:“敢偷我们的船,自然不能纵容,押回去给兄弟们玩吧。”

阮氏秋银一听,忽然间一个飞膝过去顶倒了一个汉子,回手一肘打在另一个的鼻子上,这两个大汉被她出其不意打倒了,阮氏秋银回身从窗户“嗖”的一声扑了出去,到了甲板上一个前滚翻,紧接着一个鱼跃,就跳进了大海。

独角鲨跟着上了甲板,在甲板上看着拼命游泳的阮氏秋银,喊道:“你想从这里游泳到哪去?最近的岛也有几十海里,不怕累死么?”

阮氏秋银一时刚勇冲了出来,这时候置身茫茫大海,也知道自己的渺小,这不是普通的江河,自己恐怕就算累死也游不到尽头。

独角鲨扔了一个游泳圈下去,给阮氏秋银,游泳圈上带着绳子,绑在船舷上,独角鲨说:“你要是听话,就坐在上边,我带你回我们鲨鱼岛,不过你要知道,之所以叫鲨鱼岛,就是因为岛边上总有鲨鱼出没i,你要命大的话,或许能活着到达。”

阮氏秋银看着一船的海盗在甲板上看着自己笑,心里寒了,说:“老大,我只做你一个人的女人,我跟你怎么样?”

独角鲨笑到:“我可不是缺女人的人,在鲨鱼岛上你做谁的女人不是你说了算的。”

阮氏秋银说:“我是越南人,我擅长打丛林战,我可以帮你攻破蛇岛上的机关,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只做你一个人的女人。你不要让那么多男人来祸害我就行!”

独角鲨听了,回头对手下说:“这女人说她会打丛林战,看来还是我们急需的人才,去把她拉上来吧。”然后对水里的阮氏秋银喊道:“好吧,你上来,我不让别的兄弟动你!”

阮氏秋银被拉了上来,跟着独角鲨回到了鲨鱼岛。

在鲨鱼岛的山洞中,独角鲨甩去衣服大马金刀往虎皮椅子上一坐,说:“你做我的女人只会打丛林战是不行的,你都有什么本事把我伺候高兴了,全都使出来吧,要是我不满意,随时把你赏赐给兄弟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