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章 老头和美女/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狗站在院子里破口大骂,李颖在屋里就哭:“我的命咋就这么不好呢,我不就是想消消停停找个对象么!”

毛日天根本不记得近期的事儿,一看二狗这么骂李颖,那可是比骂他自己都难受,从屋里“嗖”一下就窜出去了,吓得二狗回身就跑,幸好大门没关,毛日天一把没抓找,这小子跑了出去,毛日天站在大门口一看这小子跑了,自己浑身上下不挂一丝,连鞋子都没穿,站在雪地里有点冷,再说也不敢这样出去追二狗,让别人看见还以为自己疯了呢。

毛日天刚要回来,忽然门口过来一个人,穿着一件火红的羽绒服,白色牛仔裤,红色长筒靴子,在雪地里走来非常显眼。

毛日天看了她一眼,认识是杨大虎的女儿杨雪,毛日天忽然对她有了一丝亲切感,但是想到她是和李颖并列湖山村的村花,自己从小和她没少打闹,有一种亲切感是应该的,但是这时候没穿衣服,还是赶紧回来吧。

毛日天赶紧进院子,关大门,脚丫子冻得要掉,刚想往屋里跑,有人敲大门,女人声音:“毛日天你个王八蛋,看见我跑什么,你光着屁股以为我就不认识你啦?”

毛日天一听这不是杨雪么,什么意思,自己光不光屁股跟她有毛关系,至于生了这么大气么?

毛日天跑回屋里穿衣服,外边杨雪一脚踹开大门冲了进来,李颖一下没挡住,杨雪冲了进来,问道:“姓毛的,你躲着我干嘛?你有本事做没本事面对么?”

毛日天穿上裤衩:“我面对什么呀?”

杨雪一把夺下毛日天要穿的衬裤丢在门外,说:“你当初怎么和我说的?”

毛日天说:“你有病呀,抢我裤子干啥?我和你说过啥呀?”

杨雪气坏了,手都发抖了指着毛日天半天才说出来:“我不和你废话,你是不是又和李颖好上了?”

毛日天说:“本来我俩也没分手呀!”

杨雪眼泪下来了,颤抖地声音说:“好,姓毛的,我算是看错人了,以后我和你各不相识,咱们谁也不认识谁?”

杨雪转身就往出走,毛日天说:“等等!”

杨雪站住,但是没回身,问道:“干嘛?”

毛日天说:“我好想有点印象,咱俩是不是这段时间干过什么了?”

杨雪擦了一把眼泪,说:“你别装模作样了,我们啥也没干,不用假装内疚,我杨雪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杨雪往出走,迎面遇上李颖妈回来了,差点撞在一起,李颖妈说:“你来干啥?”

杨雪没说话,一把推开她就走了出去。

毛日天看着杨雪走了,穿这个裤衩站在地中间有些发呆,自己怎么招惹她了?好像有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呢?

李颖妈一步跨进来,见李颖蹲在地上哭,毛日天光不出溜站在地上发愣,不由惊奇,骂毛日天:“你个王八蛋又跑我家来干吗?是不是欺负我女儿了?”

毛日天也不说话,捡回衬裤穿上,回身把衣服穿好,拎起行李说:“我好想不记的很多的事儿,我先回去了,等我想起来再来找你。”

李颖妈说:“赶紧滚,一辈子不用再回来了。”

毛日天拎着行李走在村子里,感觉很多东西都变化了,自己记忆中村里是土路,这时候都变成新修的水泥路了,隐约想起曾经有很多民工在村子里修路,说是什么村村通,但是这个记忆又时有时无,很是模糊。

道上碰到认识人打招呼毛日天都心不在焉的,这时候天都快黑了,路过狗剩子家门口,本想进去看看,但是没有心情,就走了过去,到了大门口,兜里也没有钥匙,看看大门没有锁,推门就进去了,推开屋门,只见一个一个美女正在往火墙里塞柴禾,不由一愣,问:“我没走错屋吧?”

美女就是女警南楠,看着毛日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笑到:“你不是去拍电影了么?怎么,入戏太深了,忘了自己是谁啦?”

毛日天挠挠脑袋:“你不会是我娶的媳妇吧,我把你都忘了!”

南楠一根柴禾打过来:“你真傻假傻,还知道占便宜?”

毛日天笑到:“我是真的不记得了,我看你的样子和我还很熟悉是不是,我们还睡过觉没有?”

南楠顿时脸红了,起身说:“别和我开这种玩笑,我会翻脸的!”

毛日天说:“你跑到我家来给我烧火,”又进屋看看炕上,“还在炕上铺了个被窝,还说你不是我媳妇,那么请问你是谁呀?”

南楠说:“我是你妈!”

毛日天挠着脑袋说:“那你这么说我是穿越了,穿越到我妈年轻的时候了?”

南楠说:“不是你穿越了,是我穿越了,我穿越到我儿子长大的时候了,我的大儿子没有人照顾,老娘回来给你烧火来了。”说完了南楠自己都忍不住笑。

毛日天是失忆了,又没有变成傻子,自然看得出南楠在逗他,毛日天天生顽皮成性,美女不调戏他,他还想要调戏美女呢,这家里突然出来一个大美女和他说笑话,他顿时来了精神,行李一扔,张着手说:“妈妈,抱抱。”说着就扑进了南楠的怀里,南楠推都推不开他,被他亲了好几下。

这时候东屋的门一开,一个老头走出来,看见他俩搂抱在一起,不由笑道:“你俩这是唱的哪一出呀?练拥抱呀?”

南楠趁机推开毛日天,对老头说:“你看看小毛,占人家便宜。”

于木生笑到:“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呀!”

说得南楠脸又红了一小下。

毛日天疑惑地看着老头问南楠:“这个不会是我爹复活了吧?”

南楠不想和他闹了,骂了一句:“滚!”

毛日天正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屋里为啥多了一个老头和一个美女的时候,忽然门外有人喊:“小毛,我听村里人说看见你回来了,在不在呀?”不用看脸就知道,是狗剩子来了。

毛日天抬脚往出走,忽然门一开,白影子一闪,一个一身白衣的小姑娘飞一般扑进来,跳进毛日天怀里,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毛日天大吃一惊,问道:“狗剩子,你变了性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