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章 丢失的记忆/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是狗剩子声音,忽然一个小姑娘扑进自己怀里,毛日天以为狗剩子变了性呢。小姑娘笑到:“我是白婧,你不认识我了么?”

毛日天一脸蒙逼,那是真不认识呀,他大脑中最近这块记忆被破坏了,连和杨雪杨咪处过朋友,和南楠在山洞里做过什么也都不记得了,当然不会记得这个被虫婆婆硬逼着人自己做老公的苗族小妹子。

白婧本是一个腼腆的姑娘,一听见毛日天回来了,一时忘形,跳到了他的怀里,这时候见毛日天居然不认识她,不由生气,撅着嘴跳下来。

身后又进来一个美女,一拳打在毛日天肩膀上:“你回来也不回家?”

毛日天愣着说:“这就是我家呀!你又是哪位呀?”

“我是柳小婵你别说不认识我,和我开这种玩笑小心我揍你!”

毛日天赶紧点头:“有点印象。”但还是又挨了柳小婵一拳。

身后一个裹着厚厚棉衣,冻得畏畏缩缩的小姑娘进来,瞪着大眼睛问:“大哥哥,你认不认识我了?”

毛日天自己都笑了,一连串进来三个小美女,都说和自己熟悉,但是自己真的一个都不记得了。

小姑娘说:“我是小雯呀,你叫我雯子也行。”

“好好好,快进来,看把你冻的。”

在小雯身后,狗剩子才挤了进来,毛日天一把扯住他就往外走,别人要跟着都被毛日天给推回去了,说:“我和狗剩子上个厕所,你们等着。”

一说上厕所,谁也不能跟着了,几个女孩叽叽喳喳地在屋里吵个不停。

毛日天扯着狗剩子来到大门外,说:“老兄,你一定要告诉我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我的记忆缺弦了。最近的事儿都不记得了。”

狗剩子搬着毛日天的脑袋看了半天,说:“一点也没见小呀,咋还能丢一块记忆呢?”

毛日天一推他的手:“别废话,直接告诉我,现在是哪一年,哪一天?”

狗剩子一说现在的时间,还有就是差一个星期就是腊月三十过除夕了,毛日天彻底惊到了,围着狗剩子转了一圈,说:“我的记忆应该是在两年到一年半之间,我去年的三十儿怎么过的都不记得了,不过记得前年的,我拎着东西去李颖家串门,饭都没吃上就被她妈给打发出来了,刚才我去还是那个德行。”

“你还去李颖家干嘛?你们不是分手了么?”狗剩子说。

“我们真分手啦?因为啥呀?”

狗剩子说到:“因为啥不知道啦?不是因为她给你戴绿帽子么,全村人都知道的。”

毛日天一听就生气了:“是谁,是不是二狗?”

狗剩子一摇头:“管人家二狗啥事儿呀,是杨明那小子,你和我说过,你在船上抓住他俩搞破鞋的时候,李颖用的是一招观音坐莲。”

毛日天抓着脑袋仔细想,还是想不起来,骂道:“杨明这小子我早就看他不顺眼,居然敢给我戴绿帽子,我一定在他姐身上找回来!”

狗剩子笑了,说:“看来你傻不得轻呀,你不但把人家杨雪不知道祸害多少次了,而且现在你还很不是人地把人家给甩了!”

毛日天说:“我玩过杨雪?能不能不闹呀,我今天还遇上她呢,我要是……”毛日天有点愣了,对呀,自己要是和杨雪没啥纠葛,人家能对自己那么大的火气么?

毛日天一拽狗剩子:“好了,别的不说,你从去年过了年给我讲,我都干过啥事儿。”

狗剩子说:“你的事儿我也不全知道,缺德的你也不能和我说。”

毛日天说:“挑你知道的说!”

狗剩子就把自己知道的毛日天的事儿和他说,说到和丁梅开猪场,毛日天乐得直喷,问:“就是咱俩小时候偷看人家小两口新婚之夜的那个丁梅么?她的屁股还那么圆么?”

当狗剩子说到莲花湖抓水怪,水怪是个大癞蛤蟆的时候,毛日天很是紧张,抓着狗剩子说:“你真的是我把你从癞蛤蟆肚子里抠出来的?你确定我当时不是抠出一个小癞蛤蟆?”

狗剩子一脚踹过去,被毛日天轻易躲过。

说起柳小婵,毛日天说:“就是刚才打我的那个小姑娘?虽然瘦了点,不过真漂亮,比杨雪和李颖都漂亮。不过那个穿白衣服的也不错,就是岁数小了点。”

狗剩子说:“别在这儿发骚了,听我往下讲吧,讲完了好进屋,一会儿我嘴唇都冻得不好使了。”

毛日天点头:“好好好,讲讲讲,挺有意思。”

狗剩子怒道:“你当是听故事呢?这都是真的!”

毛日天一脸笑容:“真的真的,快讲吧。”

狗剩子把它他知道的十有八九都说了,剩下的他自己也想不起来那么多了,听完以后毛日天陷入沉思,好半天才说话,“原来我这么有钱了?”

狗剩子说:“快几巴进屋吧,别在这深沉了,你的房子都租给人家小女警了,今晚你是和老于头挤一宿还是回莲花湖去?”

毛日天说:“我可得回莲花湖那边看看,我都有那么大产业了,一定自己先开开眼,你说猪场也是我的了是吧,没骗我吧?”

“你要是不信说是我的也行,反正这段时间都是我和二妮儿管理,有没有你都一样。”

毛日天骂道:“草,就知道占我便宜,我给二妮儿也不给你,到时候你看二妮儿跟谁过日子。”

狗剩子说:“那你可是吹,你身边的这些女孩子你都摆不平,还想摆平二妮儿?二妮儿你用钱根本打动不了她!”

毛日天一晃胯骨说:“我用十八厘米总行了吧?这事儿我们没忘,那年咱俩一起量的,我的挺起来十八厘米,你的十二厘米。”

“滚犊子!”狗剩子真不高兴了,说,“你再提这事儿,我就把你偷看人家丁梅两口子的事儿给你说出去。”

毛日天骂道:“就好像你没偷看似的,我要是说给二妮儿听,看二妮儿还让不让你靠近她!”

狗剩子一听,赶紧服软了:“行了,你是我哥哥还不行么,从小到大我都弄不过你,你牛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