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章 醉舔杯/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俩大男人站在门口正斗嘴呢,这时候南楠出来招呼:“你俩有完没完了,有啥事儿进来说吧,谁愿意听你们的是怎么的。”

他们俩进来,大家在一起聊了一会儿,都知道毛日天失忆了一小块,都觉得神奇,于木生说要给他找省里的医生看一看,毛日天说:“等等吧,我不记得以前的事儿,忽然间知道,有一种暴发户的喜悦,现在要是一下子想起来以前的事儿反而没有了新鲜感,等等,不忙。”

南楠瞪他一眼说:“看来你病得不轻,不仅仅是失忆那么简单。”

大家聊了一会儿,狗剩子起身,要带着白婧回去,让毛日天也早点回去,白婧说什么都不干,非要和毛日天他们回去鱼塘那边住,狗剩子也拗不过她,只好让她去了,自己回家睡了。

毛日天带了柳小婵,小雯还有白婧到了莲花湖旁边,看着一栋起脊房子,柳小婵说是他盖的,毛日天乐了:“这房子不错,比我家的强多了,看来我真的有钱了,以前想翻盖房子都盖不起,这会儿居然买了这么大一块地方。”

进了门,海老头一看毛日天回来了,跳起来说:“你回来啦,还以为你和大明星过上日子了,不会回来了。”

毛日天问柳小婵:“这个丑老头是谁?”

柳小婵赶紧给他介绍,海老头乐了,说:“失忆了好呀,我要重新在他心里竖立形象,免得他老揍我。”

大贺小贺这功夫也过来了,毛日天认识他们哥俩,就是不记得在一起工作了这么久了,听大贺介绍了一下最近的情况,毛日天拍着他的肩膀说:“全靠你了,继续工作,过年给你一个大红包。”

海老头伸着大脑袋问:“那我呢?”

毛日天回手一个暴栗弹过去:“现在就给你一个红包。”

海老头捂着脑袋躲开,骂道:“草,失不失忆都一个德行。”

晚会上睡觉了,海老头和大贺小贺出去了,白婧她们姐三个也要回自己房间,这段时间三个女孩处的和姐妹似的,形影不离。

毛日天扯了白婧一下,问:“你不是说我是你老公么,那你不陪我睡觉么?”

白婧脸一红,就站住了,柳小婵一把扯走了白婧,说:“你要是想让我妹子陪你,得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做之后再说!”

柳小婵拽走了白婧,白婧还低声说呢:“我妈活着的时候说做人家老婆就要陪人睡觉的。”

柳小婵说:“别听你妈的,你妈在骗你呢,我妈就没说过。”实际柳小婵可不想毛日天搂着白婧睡觉。

毛日天一个人睡下,第二天一早,被狗剩子敲门敲醒了,招呼他说:“二妮儿听说你还活着,让你过去吃烙饼。”

毛日天一听二妮儿烙饼,赶紧起来穿衣服,二妮儿老爸是厨师,老妈是面食师傅,所以二妮儿深得真传,厨艺肯定是没的说,尤其是烙饼,什么油饼,糖饼,丝饼,发面饼,样样精通,而且自创了不少吃法,毛日天就喜欢吃面食,所以从狗剩子结婚以后,没少在二妮儿家混吃的。

毛日天出来,狗剩子已经去叫柳小婵她们了,毛日天在外边等着,大家穿戴整齐一起要往村里走。

一早上天挺冷,狗剩子说:“小毛把你车开着,省着大伙挨冻。”

毛日天问:“我还有车?在哪呢?”

见狗剩子不是好眼神看着自己,毛日天使劲儿地想,就是想不起来自己还有一辆车。

柳小婵说:“在房子后边,我去取。”

不一会儿柳小婵开着一个面包车出来了,毛日天“切”了一声,说:“我还以为什么好车,这车太破了。”

狗剩子笑道:“你自己的车还嫌破,嫌破换一辆好的,你不是有钱了么?”

毛日天说:“你一提到钱我还真的有个赚钱的路子,我这次去蛇岛,学了一个酿酒的的方子,那酒很好喝,就凭这种酒开个酒厂都没问题。”

狗剩子不信:“有没有那么好喝呀!”

毛日天说:“我还真的带回来一葫芦酒,是三狼硬塞给我的,我去拿来咱们来喝。”毛日天说着跑回屋里拿了行李中的一个酒葫芦,大家坐进车里,狗剩子接过酒葫芦打开,车里顿时酒香四溢,狗剩子先尝了一口,那表情顿时亮了,柳小婵一看,赶紧抢过来也喝了一口,吧嗒着嘴说:“嗯,好酒,我从来没喝过这么香甜的酒。”

狗剩子一把抢回去,说:“大姑娘喝什么酒,都糟蹋了。”说着一扬脖子,大半葫芦就进去了。

这葫芦不大,一共一斤多酒,毛日天赶紧制止:“别都喝了,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喝。”

狗剩子说:“我家里有一桶酒呢,害怕你没喝的!”

毛日天刚要夺过葫芦,狗剩子又来了一大口,毛日天夺过来一看,里边就二两多酒了。毛日天气得又给他了:“你都喝了吧,这点玩意不够润嗓子的。”

狗剩子平时也就半斤多酒的量,这时候一斤酒下肚,还不觉得怎么样,只是有些晕乎乎的,飘飘然的感觉,接过来就一口都干了,说:“小毛,这酒绝对好喝,你要是开酒厂,我给你当厂长去!”

毛日天看着一脸绯红的狗剩子,骂道:“滚几巴蛋,我怕你跳酒缸里不出来,没见过你这么贪杯的!”

这时候车门一开,一个大脑袋伸进来,问道:“什么酒,这么香?”

柳小婵笑道:“不会吧,这么大威力,把你个老王八都引过来了?”

海老头一伸手就把狗剩子的葫芦抢过去了,放嘴上吸溜两口,拿下来晃了晃,一滴都没有了!

毛日天把海老头大脑袋推出去关上车门,告诉柳小婵:“开车!”

柳小婵脚踩油门出去了,从倒车镜看看海老头,把葫芦都砸碎了,拿着葫芦瓣用舌头舔呢。柳小婵说:“小毛,你要是开酒厂这就得名字我替你起好了。”

“叫什么?”

“就叫舔葫芦。”

毛日天摇头:“有点俗气,不如叫‘醉舔杯’还含蓄一点。”

狗剩子说:“为什么非要用舔字,听着我身上就痒痒!”

毛日天看狗剩子已经有几分醉意,就说:“你痒痒不要紧,一会儿二妮儿就会给你治疗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