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章 打媳妇/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牛二坐了起来,骂道:“谁他妈在我腿上扎了这么多针?”

牛二媳妇一个嘴巴打在他脸上:“你还有没有脸?你是怎么和我起誓发愿的?你咋不一下死了得了!”

小雯不解地问:“姐姐,刚才你不是还说只要能救活他,你把酒厂给我们都行么?咋又想让他死了呢?”

毛日天说:“行了,没事儿了,大家都回去吧,嫂子,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回去签合同吧,我找人拆机器。”

大家都长出一口气的时候,忽然间门口一声暴叫:“我草你妈的大喜鹊,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打死你!”老蔫巴红着眼珠子冲了进来。

大家都傻了,只见怒发冲冠的老蔫巴推开毛日天,跨过还在地上坐着的牛二,把牛二吓得连忙往他媳妇身后躲,但是老蔫巴根本没看他,又推开了大崔,把坐在一边的大喜鹊一把扯了起来,反转身子按在了炕沿上,脱下自己满是泥土的大头鞋,照着大喜鹊的屁股就开抽。

大喜鹊一开始还在威胁:“老蔫巴,你敢再打一下字,老娘就不和你过了,咱们离婚!”

老蔫巴说:“敢离婚我也先把你腿打折!”说着抡圆了就开抽,“啪嚓,啪嚓”的真用上力气了。

大喜鹊这一下受不了了,结婚好几年老蔫巴没敢动过她一手指头,就是她在外边和别人乱搞胡搞,老蔫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大喜鹊根本没把老蔫巴放在眼里,今天事情败露,惹得这么多村民来看热闹,大喜鹊也没太当回事儿,反正大家都知道自己不正经了,但是想不到今天老蔫巴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打自己。

大喜鹊两脚乱踹,就要还手,老蔫巴用一条腿跪住她一只胳膊,用手按着她的后脖梗子,这庄稼汉好几年来憋的气都发作出来,那是力大如牛,大喜鹊根本翻不起来。

大头鞋打得不是很顺手,这时候旁边柳小婵递过一只竹把笤帚,老蔫巴头也不抬,扔了大头鞋接过笤帚,用竹把对着大喜鹊的肥屁股就开抽。

门外看热闹的村民不住地起哄:“打得好!”

“不行,还不够力!”

“隔着裤子打不疼,扒了裤子打!”

老蔫巴一听也对,伸手就把大喜鹊的裤子扯下来了,然后抽一下子就打出一道红凛子,竹棍子和皮肤接触,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一开始大喜鹊还是嘴硬:“老蔫巴你就等着吧,老娘我找人弄死你!”

老蔫巴这回啥话不说了,就是个打,“噼啪”作响。

毛日天他们看着都挺解气,他最恨这种不忠丈夫的女人,挨打也应该。

牛二看着有些心疼,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也轮不到自己说话了。

打到后来,大家都不出声了,所有人都感觉出了老蔫巴这个老实人的杀气,此时给他一把刀,他就敢杀人!屋里只有“啪啪”的声音,和大喜鹊的惨叫声。

大喜鹊的屁股已经开花了,血顺着大腿溜了下来,大喜鹊疼的是在受不了了,再不敢嘴硬,赶紧说起软乎话来:“虎犊子呀,别打了,让人家别人看热闹!”

“啪啪”

“行了,我错了还不行么?以后再不敢了!”

老蔫巴问:“还离不离婚了?”

“不离了,我和你白头到老。”

“还敢不敢勾搭别的男人了?”

“再也不敢了,别打了,疼死我了!”

“说,再勾搭别的男人咋办?”

“我再做一件对不起你的事儿,让我……让我缩阴而死!”

“好,这么多人听着呢。你可不要再犯,再犯我就不用竹板子了,直接用菜刀!”

“好好好,老公,我听你的,别打了,再打我就拉裤兜子了!”

在完全展示了自己男子汉的威风之后,老蔫吧终于长出一口气,扔了笤帚,对着门口的看热闹的人吼道:“都看个几巴毛,进来看吧?”

门口的那些人吓得赶紧都退出了院子,老蔫吧的眼睛又盯着毛日天他们几个看,眼神像要喷火一样!

小雯在毛日天身后身后偷偷拽着他的衣角说:“大哥哥,我们走吧,我怕他打我屁股。”

这么一个老实人发威,毛日天必须给面子,赶紧老老实实地领着他的几个女兵退了出来。

牛二也在他老婆和大崔的搀扶下出来了,缩阳已经被毛日天治过来了,活动活动就好了。

牛二媳妇说到做到,回去厂子和毛日天清点设备,然后鉴定合同。

毛日天这边打电话告诉狗剩子车准备把设备拉回去,那边牛二媳妇就给技术工人打电话,叫人过来拆卸机器。

没几天就是过年了,一切都得抓紧,不然就都放假了。

毛日天把所有设备都拉到猪场的大院,丁梅一家已经搬走了,她原来住的二楼都空了出来,毛日天准备再利用这个大院后边空出来的地方,再建几排彩钢房,然后就开始酿酒,不急着买,但是至少小规模的先酿一些,过年必须要喝上醉添杯。

几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毛日天已经把酒厂这边安排的差不多了。

大年三十儿这一天上午,工人们酿出的第一桶酒,毛日天分成了几个小桶,让狗剩子打发工人给丁梅和周正送去一桶,留了一桶自己喝,然后拎上一桶二十斤的,开着车直接到了杨大虎家。告诉狗剩子,剩下的都给工人分了,然后给他们放假回家过年。

虽然匆忙中酿出的酒口味不如蛇岛上拿回来的纯正,但是毕竟方子独特,也是入口甘甜。毛日天准备过去和杨雪说一声对不起,自己虽然是为了杨雪好,但是毕竟是伤害了她,不想让杨雪恨他。

车到了杨大虎家门口,只见杨明正在大门口贴春联呢,旁边有一个女人正在拿着浆糊给他打下手呢,不是别人,正是美女狱医王艺潇。

毛日天下车,看着王艺潇笑到:“发展的挺快呀,到这儿来过年来了?”

王艺潇一看见毛日天,有些意外,惊喜地说:“你回来啦?早知道我就过去看你了。我不在这里过年,过来串个门,一会就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