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章 过年了/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出门,遇上王艺潇从杨明那屋也往出走,杨明一个劲儿挽留,杨大虎一看也问:“这咋还要吃饭了往回走,那哪能让你走呀!”

王艺潇说:“我真的不能在这吃饭,我舅舅他们还等着我呢。”

杨大虎赶紧说:“呦,那可不能让人家镇长等着,杨明,你也过去陪着艺潇吧。”说着看了一眼毛日天,心说,你看看,我们家和镇长关系也不错。

毛日天当然知道杨大虎的意思,不过他这一次出去,经历了生生死死,把这些小恩怨看得真得很淡了,除了一如既往的讨厌杨明之外,别人和他以前有什么摩擦,他真的不想在挂怀了,要不然也不会想让杨大虎当酒厂的厂长。

回到猪场,狗剩子一听毛日天要让杨大虎当厂长,当时就有些不高兴了:“你看你,我这边猪场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等着过了年张罗酒厂开业了。你弄个杨大虎过来算咋回事儿,我俩谁说了算?”

毛日天乐呵呵地说:“猪场你说了算,酒厂他说了算。”

一边的二妮儿也担心地说:“小毛呀,杨大虎和你没少打架,能行么?”

毛日天说:“我这也是因人而用,杨大虎虽然为人好装一点,不过让他管个事儿还是能胜任的,他的品行和他儿子不一样,杨明是个小人,他……还行,比小人要大一些。”

狗剩子赌气说:“好吧,你就用他吧,过几天猪场你也得找个人帮你看着了,我还有我的事儿要忙呢。”

“什么事儿?”毛日天问。

狗剩子看看二妮儿,转身出去了,毛日天也跟了出去,二妮儿忙着做菜,也没注意到他俩。

出来以后狗剩子说:“昨天老于头和南楠回市里了,看你忙的和驴似的也没让我告诉你,他们说了,据他们可靠消息,过了年以后村里这些人一定要有大作为,到时候还得用我。”

毛日天皱眉说:“你还没摆脱他们,我不是说别帮老于头他们做事儿了,你帮不了!”

狗剩子说:“你嫉妒呀?是不是因为没找你就不高兴了,放心吧,人家这也是因人而用。”

毛日天气得锤了狗剩子一拳:“别得意了,你以为是什么美差么?分分钟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来村里的这些人你了解么?一伙缅甸佬,一伙是跨过恐怖集团,还有小日本,哪一伙不是杀人不眨眼,他们没有大开杀戒,那是时候没到,要是你阻碍了他们的脚步,一脚就会踩扁你!”

狗剩子说:“我是治保主任,哪能不为老百姓安危着想呀?我的觉悟要是和你一样,人家能让我当治保主任么?”

毛日天说:“哥哥,你要是还当我是朋友,就听我的,这个任务不能接,实在不行就把治保主任辞了,我把猪场给你都行。你要是不听我的……”

“怎么样?”狗剩子倔强地一仰头。

“我就把你在小树林摸了人家杨大虎媳妇五分钟的事儿告诉二妮儿。”

“卧草,你这么小人呢,我看你比杨明强不哪去!再说当时不是你给我出的主意么?小莲还是你给我领到小树林里去的呢?”狗剩子急了,他最害怕二妮儿怀疑他不忠了。

毛日天笑到:“是呀,我是和你一起狼狈为奸了,我可以和二妮儿承认错误,最关键我没有老婆管,随便怎么玩,你不同,你有老婆还乱搞,性质不一样!”

狗剩子咬咬牙,说:“行,小毛,算你狠,以后我啥事儿也不和你说了。”

毛日天说:“那这件事儿你答应我不?你要是不把治保主任辞了,我就和二妮儿说,关键时刻我把小莲带来,她都得承认,我捏着她的尾巴呢!”

狗剩子点头:“好,但是也得过完年上班的时候再说吧?”

毛日天看狗剩子脸都气红了,就拍着他肩膀说:“老兄,你的任务不是保护地球,保护人类,你就保护好二妮儿就行了,知道么?治保主任一个月两千多块钱很多么?你要是差钱我给你涨工资。”

狗剩子一扒拉毛日天的手:“算了吧,无功不受禄,你狗哥不是贪财的人,你就损去吧,小心这辈子没女人喜欢你。”

刚说完,白婧从院子里跳出来:“老公,你在这儿呀,我找你半天了。”

一看见狗剩子也在,白婧脸一红,赶紧改嘴:“小毛,快回来,一会儿吃饭了。”

狗剩子说:“你老公不是啥好人,有好的狗哥再给你介绍一个,不要他了,乖!”

白婧听了瞪他一眼,转身回院子了。

毛日天笑到:“有意思么你?”

狗剩子哼了一声:“咋没意思!”

回到院子里,二妮儿已经张罗要开饭了,她和厨房的大师傅们准备了二十多个菜,在食堂放上了长桌,除了放假的工人,还有五六个值班的,再加上毛日天,柳小婵,白婧,小雯,狗剩子两口子,还有海老头,大贺小贺,凑了一大桌子的人。

大家打开香气扑鼻的“醉舔杯”开怀畅饮,喝到兴头上,白婧拿着食堂开会讲话的麦克风,给大家唱了一首她们家乡的民谣,红扑扑的小脸带着几分腼腆,加上甜美的歌声,让大家欣赏得如醉如痴。不过好景不长,白婧唱完了海老头非要唱一首,他唱的是腾格尔的蒙古人,刚唱两句就被大贺把嘴给捂上了,说:“你别唱了,腾格尔唱的就够费劲的了,听你的歌更费劲,半天整不出一声来,太压抑。”

小贺也说:“是呀,你别唱歌了,我有点噎的晃。”

接着狗剩子强烈要求柳小婵唱一个,海老头就不高兴了:“草,我唱就不愿意听,人家小姑娘唱把你们兴奋的,这些色狼!”

二妮儿说:“不是他们色,我也愿意听柳小婵唱的,那丫头唱的好着呢,你就等着鼓掌叫好就行了,别浪费你那个干涸的喉咙啦。”

柳小婵没人的时候总是自己瞎哼哼,这时候大火一要求她唱,她还不好意思了,说啥也不唱。

毛日天坐那不说话,就看着大伙,心说,人的性格真的是很奇妙,柳小婵平时脸皮要多厚有多厚,这会儿来了面皮薄了,白婧平时说话有时候都脸红,到了大场合人家还真不胆怯。

最后大家都要毛日天唱一个,毛日天说唱也行,但是得和二妮儿一起唱知心爱人,把狗剩子气得直瞪眼,说“不听不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