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章 发泄/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一鼓作气,把一只半尺来长的鱼骨磨成了匕首。

拿起来挥舞几下,说:“看看,好一把鱼骨剑!”

二妮儿抬头瞅了他一眼,冷冷地说:“你先把裤子穿上吧。”

毛日天低头一看,自己的裤衩子果然很不雅观,赶紧过去把已经烘干的裤子穿上。

毛日天用鱼骨剑豁开了大熊的肚皮,然后去内脏,挖心摘胆,把二妮儿看得直恶心,说:“你能把我抱到湖边去么,闻到血腥我有些恶心。”

毛日天回头看看她,说:“你以前自己在家不还总杀鸡么?这会儿又闻不了血腥……咦,你不是有了小狗剩子了吧?让我看看!”

“滚蛋,你看什么你看,远点站着!”二妮儿本来还等着毛日天过来抱她,这时候见毛日天一脸的坏笑,赶紧伸手打开他。

毛日天这时候灵气没有恢复,别说透视眼,就是多干了一会儿活儿身子都发飘。

过了一会儿,二妮儿实在闻不了血腥味夹杂着大熊的粪便味,让毛日天把她抱到了一边,毛日天把大熊的皮扒下来用了两个多小时时间,期间又磨了一次刀。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毛日天把大熊的肉分解一下,然后用熊皮裹着送到了远处距离湖水远的地方,那里的温度很低,不会腐烂。

他在回到湖边,二妮儿问他:“小毛,你说咱们能出去么?我想家了。”

毛日天说:“现在想家晚了,别说你俩退都断了,就算你双腿好好地,也爬不出去,这是个死谷,就等着狗剩子带人找到这里来吧!”

二妮儿犯愁了,靠在一块石头上,望着湖面发呆。

毛日天看看她的样子,安慰说:“不要紧,我来的时候狗剩子已经着召集了一百多人,只不过他们走的比我要慢一些,不过迟早会找过来的,只要我们每天把火生的旺旺的,让烟雾升上去,他们到了就会发现我们的!”

其实毛日天这不过是在安慰二妮儿罢了,烟雾根本升不过云雾层去。

二妮儿虽然心性爽直,但不是笨蛋,嘟囔道:“你不是说在这大山里找个人是大海捞针么,除非狗剩子有一支军队,也要找上几个月,或许才能找到我们。”

毛日天说:“那也不怕,我很有力气,只要恢复了,就能把你带出去。”

二妮儿回头看看毛日天,问:“我把你连累到了这种绝境,你怎么不生我气?”

毛日天笑到:“胡说八道,咱们一起长大的,有什么可生气的!”回头低声叨咕,“生气有个屁的用。”

其实毛日天心里也着急呢,外边好大一摊子事儿等着自己呢,本来想等村里的生意都稳定下来,就去云海看看杨妮,这回好了,什么时候能出去真的不知道了,但愿狗剩子有锲而不舍的精神吧,不然谁会想到自己和二妮儿会在悬崖底下吃烤肉呢!

到了深夜,俩人睡也睡不着,躺在石头上也硌得慌,毛日天起来到远处弄了一些干草回来给二妮儿铺上。

但是二妮儿刚躺下就开始哼哼上了,俩腿的断骨处又开始疼了。

毛日天顾不得自己灵气没有回复,双手按着二妮儿的小腿输入灵气,给她减轻痛苦。

二妮儿在毛日天的抚慰下睡着了,睡梦中还说:“小毛,你别走,我好害怕。”

毛日天不仅一笑:“傻丫头,你也知道害怕?”

他就坐在二妮儿身边,借着篝火闪烁的火光,看着二妮儿蜷缩着身子,睡的像个孩子一样,脸上时不时地带出喜怒哀乐的表情。

二妮儿翻了个身,仰面朝天躺着睡了,毛日天看着她的那一对引以为傲的宝贝咽了一口唾沫,想着白天时候给她做人工呼吸颤来颤去的样子,不由又咽了一口唾沫。

看着二妮儿红嘟嘟的小嘴唇,毛日天忽然控制不住想要过去亲一下,但是身子刚一动就醒悟了,骂自己:“你他娘的,朋友妻不可欺!”

转身站起来,四处溜达,缓解一下自己。

第二天天亮,二妮儿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毛日天睡在远处的石头上,赶紧招呼他:“喂,小毛,你在那睡不怕着了凉,到火堆这边来!”

毛日天爬起来,过来和二妮儿又吃了一顿鱼肉,然后把鱼骨刀递给二妮儿,说:“这个你拿着,要是有野兽出来你就大声叫我,用火扔它,知道了么。”

“你又要干嘛去?”

毛日天说:“我还得去找出路呀,难道真的就在这里等着狗剩子来找呀?”

毛日天又沿着湖水往另一个方向走,这一回也是没走多远,拐过一个山坳就回来了,一样的地势,都是悬崖峭壁,毛日天气得直骂,这他妈老天爷设计这么个地方,就是为了憋死我毛日天的么?

毛日天一直找到下午,这个山谷并不大,加上昨天去过的地方,几乎已经走遍了所有谷底,也试探了无数个地方,但是都没有能成功上去的地方。

二妮儿看着忙忙碌碌的毛日天,知道他心里着急,看他垂头丧气回到自己身边了,就说:“小毛,你要是生气你就骂我一顿发泄一下吧,你别不说话,我看着难受。”

毛日天回头问:“可以么?”

“可以,你骂吧,我不生气。”

毛日天站起来指着二妮儿的鼻子骂道:“你个臭婆娘,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盘龙山我都不敢闯你来闯?九煞道人戴一龙他们这些魔头都害怕你不害怕!你不害怕也行,你自己来也行,你留什么纸条?弄的大家都在找你,害得我好好的酒厂,猪场鱼塘都扔下,跑来找你。你真有本事自己保护自己也行,非要在我面前掉下来,你说咱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能不救你么?结果把我也扔进来了,你说,你还是人么?”

毛日天骂完,捋着胸口说:“哎呀,舒坦多了。”再一看二妮儿,一脸泪水,被他给骂哭了。

毛日天连忙蹲下,说:“你看你,说话不算话,不是说好了不生气么?”

二妮儿说:“我是生我自己的气,我真的是像你说的一样,不知道天高地厚。”

毛日天连忙安慰:“行了,我也是损嘴胡说,其实你比狗剩子明智多了。烙饼烙的也好吃。”

二妮儿问毛日天:“你不生我气啦?”

“不生了。”

“那你在帮我个忙,我又要撒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