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章 有尿早点说/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别哭,死了不过是重新投生一回,哭什么!”

二妮儿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毛日天说:“你轱辘过来,我帮你解开绳子,不到最后一刻,我们不能放弃!”

二妮儿的手脚都被青藤绳子缠着,这些绳子都是二妮儿和毛日天俩人做的,结果成了自作自受了。

刚才丑老头在水里灌晕了毛日天,把他拉上来用棒子就打,二妮儿上前拦着,被他一脚踹翻,骑着二妮,扯过绳子就把她绑起来了,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用棍棒打断了毛日天的四肢。

二妮儿看得心都快碎了,但是不论是谩骂还是哀求,这个看着笑嘻嘻的猥琐老头下手狠毒,打断人的手脚就好像打断几根树枝一样简单。

这时候二妮儿一点主意都没有了,滚着过去,到了毛日天跟前,毛日天用嘴咬开了二妮儿的绳子,二妮儿爬起来就抱住毛日天哭了:“小毛,你受苦了。”

毛日天咧着嘴说:“姐姐,你压疼我了!”

二妮儿赶紧松开了毛日天,用手摸着他的手脚断骨处,一个劲儿哭。

毛日天挤了个笑容问:“心疼啦?”

二妮儿说:“你还这么没正经的,都是你乌鸦嘴,总说自己断了腿让我伺候,这回应验了吧!”

毛日天一惊,想到自己大小便要二妮儿来伺候顿时心慌了,说:“不用,我可不用你伺候,说着说着我就想要撒尿了,你快走远一些,我们男人撒尿不用脱裤子,你躲开,我自己能行!”

二妮儿抹了一把眼泪说:“别逞能了,你看你的手肿的和猪蹄子似的,还能脱裤子么,嫂子是过来人,什么没见过呀,就让我帮你吧!”

二妮儿说着来解毛日天的裤子,毛日天吓得赶紧收腹一躲,说:“不用了,不用了,又没有了。”

二妮儿瞪了他一眼:“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到底有没有尿?”

“没有了,没有了!”毛日天是真的不好意思让二妮儿来掏她的十八厘米呀。

毛日天看着湖面说:“这个老小子他妈太邪门了,简直就不是人类,我忘了问他是不是小雯说得那个九叔。”

二妮儿问:“谁是九叔?”

毛日天说:“小雯的生身父亲,但是他要非礼小雯,小雯的母亲为了保护小雯逃出来,死在他的手里了。”

二妮儿气地说:“一定是他,看他那猥琐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好饼!这样丧尽天良的事儿也能做出来。”

毛日天点头:“我猜也是八九不离十,还有就是不知道这个九叔不知道和九煞道人是不是一个人!”

毛日天在这里猜测半天,也不过就是猜测而已,不能肯定这几个对象都是一个人。

二妮儿看着水面,问:“那个老头都下去一个多小时了,他说三天以后再来,那不成这水底下有通道?”

毛日天叹气道:“可惜现在就是有一条阳光大道我也走不了了,和你前几天一样,站都站不起来了。”

二妮儿问毛日天他的伤势,毛日天说:“只要不抻到,估计用不了几天就能好,我的抵抗力照普通人会高出几倍。”

到了中午,二妮儿想到水里捉鱼吃,毛日天没让:“算了,你还水性不是很好,别在里边遇上什么怪东西应付不了,你去那边林子里找找,前两天我还看见有野果子,不知熟了没有。”

二妮儿点头,去了不久,回来拿了几颗不知名的野果,虽然不是很熟,却也能吃了。

俩人就坐在火堆边吃了几颗野果,毛日天靠着一块大石头坐着,默运灵气周身运转,减轻疼痛的同时,修复受损的骨头。

到了下午,二妮儿见毛日天脸色铁青,但心地问道:“是不是很疼?”

毛日天不得不说:“我是很憋得慌,你能不能回避一下,先前你去摘野果的时候,我自己想方便一下,结果手不好使,没完成,现在憋不住了,我可不想尿裤子,你走开些,我再试试。”

二妮儿皱眉说:“一个大小伙子,这么害羞干嘛,来,嫂子帮你脱裤子。”说着就要伸手。

毛日天大叫一声:“不行!”把二妮儿吓了一跳,二妮儿一看毛日天紧张的样子,不由笑了:“哎呀,我不看你的那些东西呀,我像你一样闭上眼还不行么?”

毛日天说:“那行,不过不许偷看,不许耻笑我!”

二妮儿点头:“我哪有心思耻笑你,你都伤成这样了,都是为了我。”

二妮儿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地,试探着伸出手,帮毛日天解开裤子。

毛日天站不起来,就跪在地上,然后用力尿了出去,虽然也有星星点点落在裤子上,但总好过尿裤子。

解完了手,二妮儿又帮他把裤子提好系上,这才睁开眼睛,说:“你看这不就行了,比你憋着不好多了,再有尿了就早点说。”

弄得毛日天满脸通红,仰天长叹:“想我毛日天,一世英名,今天居然落到让一个女人伺候得地步!”

二妮儿说:“怎么,你还委屈是怎么的?”

毛日天摇头,说:“我是怕委屈了你!”

二妮儿一笑:“就你会说,还是想想三天之后怎么办吧!”

毛日天说:“有什么怎么办,大不了认他做师父!”

“啊?”二妮儿一愣,说,“我还以为你是宁折不弯呢,怎么这就屈服啦?”

毛日天说:“不是屈服,是改变战术,总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我想通了,到最后谁赢了谁就是大爷,过程中受些委屈算不得什么,当年韩信不还受了胯下辱了么!”

二妮儿说:“嗯,这人虽然很坏,但是我们也是先保住性命要紧。”

毛日天说:“不但要保住性命,我还要弄死他!”

二妮儿问:“你手脚都断了,怎么弄死他?”

毛日天说:“我还没有太好的主意,不过这几天最主要的是把伤养好了。我告诉你几味草药,你帮我到那边林子里去找,我前几天看见过的,有助于我恢复,因为药性比较猛烈,所以你腿断的时候我没给你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