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章 一女斗三男/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泥鳅说:“这就不关你事儿了,我已经回家了,你们自己玩吧!”

呆小萌冲着电话说:“我们在得月楼吃饭呢,一起过来吃吧!”

王胖子在那边一听,骂道:“小泥鳅你太不是人了,就在对面吃饭不告诉我们,你这是想独吞呀!”

撂下电话,小泥鳅埋怨呆小萌:“招呼他们了干啥,多影响气氛。”

呆小萌说:“人多热闹,都过来玩一会儿,晚上咱们在单独出去玩。”

小泥鳅一听又乐了:“好好好,等晚上我们再出去玩就不要叫上他俩了!”

这时候王胖子一脚踏进来,说:“刚才我赢了,美女你咋不在那等着看呢?”

呆小萌笑道:“我这不是边吃边等么!”

刘大丰进来就骂:“王胖子你耍赖,用车别我,差点我就撞人!”

王胖子得意地说:“只能说你技术不佳!”

呆小萌连忙劝阻:“别吵了,别吵了,都是好兄弟,常言道喝酒喝厚了,赌博赌薄了,咱们喝酒吧!不知道你们酒量谁的大?”

王胖子笑道:“小丫头挺聪明,是不是想要灌醉我们呀?”

呆小萌脸儿一撂,说:“你以为本小姐没事儿闲的呀,告诉你,姐啥事儿没遇上过,我是看你们人不错,赏你们脸了和你们喝酒,你要是觉得我这人滑头咱们就再见……不对,再不用见了!”

呆小萌起来就要走,小泥鳅就骂王胖子:“胖子你说啥呢,人家这小妹可好了,我要给她点贵菜她都不要,非要给我省点钱,你这可是以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刘大丰也说:“一天就你能耍心眼儿,咋和个娘们儿似的!”看了一眼呆小萌,又说王胖子,“还不如个娘们儿呢!”

王胖子被卷了面子,不好意思地说:“好,算我说错话了,妹子,这样吧,咱们一起喝,你喝一杯哥哥喝两杯,你看咋样?”

呆小萌说:“我一个女孩子你和我比什么,你们三个男人比,我做裁判,谁喝的最多我一会儿就单独陪他去唱卡拉欧克怎么样?”

王胖子感觉呆小萌过于世故了,和她的年龄有些不相符,笑到:“我们都开车,喝不了酒。”

呆小萌一脸的失望,说:“那就算了,我已经吃完了,你们慢慢吃吧。”说完往一边一坐,闷着头不说话了。

小泥鳅说:“就几巴喝点酒咋这么费劲呢,又不是让你们喝尿!”

喝尿这一句触碰到王胖子痛处了,当初被毛日天逼着喝了一盆小姐尿,至今一见到小姐脱裤子就恶心,所以很久都没去歌厅玩了。

刘大丰也说:“那就喝呗,喝多了找代驾不就得了!”

王胖子一看这俩小子都向着呆小萌说话,也来气了,一拍桌子,说:“喝就喝,今天谁耍熊谁就是孙子!”

白酒上了三瓶,这几个小子连吹牛带喝酒,期间和呆小萌说点荤嗑,讲两个黄段子,呆小萌也不在意,只是坚持不让这几个小子伸手摸自己。

三瓶白酒一下肚子,这几个小子胆子就大了,就要动手动脚了,呆小萌说:“你们喝不喝啤酒,要是喝啤酒我能跟着你们喝!”

“早说呀!”小泥鳅别看长得小,在这几个人里酒量最大,叫服务员抱上一箱啤酒来。

有了美女加入,这几个人又开始灌啤酒。

呆小萌是劝酒高手,加上自己也有点酒量,到后来这仨小子都蒙了,刘大丰本来要过来搂着呆小萌,呆小萌一闪身,刘大丰搂着王胖子就开摸:“妹子,你这胸可是不小,就是你腰咋这么粗呢?”

王胖子说:“去你妈逼,你摸得老子都冲动了!”

这时候小泥鳅上厕所回来,看看刘大丰抱着王胖子,就问:“你俩咋还弄一起去了,那个小美女呢?”

王胖子推开刘大丰,说:“刚才还在这了,哪去了?”

这三人喝的头重脚轻,也不顾得找呆小萌了,直接到得月楼楼上开了间房就睡了,等到第二天要走的时候才发现,三人钱包里的钱都少了一大半,每人就剩下几张一百元,凑到一起才够在得月楼买单的。

仨人气得够呛,相互埋怨,差点打起来,到最后一致认为是被呆小萌给耍了,骂着娘开车回家了。

呆小萌把三人钱包的钱划拉一下,每人留了一点过河钱,剩下的都拿走了,出来一数,竟然有两万多,不由高兴,找个旅店睡了一宿,第二天一早,打了个车,出双倍价钱,让他给自己拉到拉拉屯。

拉拉屯的道路本来不好走,司机都不愿意去,不过呆小萌出手大方,司机看在钱的份上,跑了一趟,不到中午的时候给呆小萌送到了拉拉屯。

一进屯子,只见有好几伙村民在大树下打着麻将的,玩扑克的,把呆小萌乐个够呛,看来自己是来对地方了。

以前在湖山村只有麻将馆里有人玩,后来连着赢了一段时间,常玩的人只要人手够就不要她,憋得呆小萌围着人家直转悠。这回好了,这里赌博成风,不怕找不到赌友了。

呆小萌下了车,慢慢地来回溜达。

她来的时候东北的雪还没化呢,但是现在的拉拉屯这边已经很暖和了,庄稼都是绿的。呆小萌一到三山市就把貂皮扔了,换了一套裙子,露着大白腿,比当地人穿的还少呢。

村民们一看来了一位性感美女,比村花香秀还要漂亮得多,有不少就伸着脖子看呆小萌。

这时候一张麻将桌上一个胖子趁着大家眼睛都被呆小萌吸引过去,伸手在牌堆里偷了一张牌,一拍桌子:“糊了!单吊二饼!”

一个村民回头一看,说:“不对,一开牌我打出去一张二饼,随后又抓了两张,你单调二饼?你从哪里抓来的?我打出去的那一张哪去了?”

胖子一笑:“卧草,你这牌记得这么准呀,我和你开玩笑呢!这张就是你先前打出来的。”说着,胖子把头在手里的那张二饼扔了回来。

一张桌的另外三个人都不干了,怒道:“鸡老八你出老千,是不是想找揍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