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章 你梦游不/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泥鳅已经彻底被呆小萌折服了,对呆小萌可是下了功夫,想要追到手做老婆,可不是想要玩玩那就算了,所以也不急于一时,赶紧点头答应了。

呆小萌和八叔一起出了老木头家大门,迎面又遇上了香秀。

呆小萌正拉着八叔讲牌道呢,告诉他麻将心得,还有刚才最后一把牌怎么样胡的。完全是一副老赌徒的样子。

香秀刚锁上诊所的门,要到后院吃饭,看见呆小萌和八叔在大门口鬼鬼祟祟的,嘀嘀咕咕的,就悄悄走过去,就听呆小萌说什么“摸”呀,“夹”呀,“卡裆”呀,这一类的话。

别看香秀家里是开麻将局儿的,香秀还真不会玩麻将,不知道他俩在这干嘛呢,只是听八叔笑得很贱,就生气地说:“你俩在这干嘛?让开,我要回家。”

八叔一看香秀,乐呵呵地说:“下班啦?自己的买卖,每天早收工一会儿嘛……”

刚要献殷勤,被香秀一把推开来了:“好狗不挡道。”然后走进了院子。

呆小萌看看满脸堆笑的八叔,说:“她骂你是狗。”

“没有,她说好狗不挡道,我挡住她的道了,我就不是狗。”

呆小萌点点头:“你心态真好。”

俩人往家走,路过超市买了点熟食,回到家八叔洗手做饭,熟食摆了一桌子,拿上几瓶啤酒,俩人开怀畅饮。

呆小萌问八叔:“你输了多少?”

八叔还硬挺着装大方,说:“不多,不到六万。”

呆小萌从背包里拿出钱来数,八叔说:“你不用还我,我这人就这样,愿赌服输。”

呆小萌说:“嗯,那我就不给你了,等以后我赢多了就多给你点。”

八叔一听,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嘴这么欠呢?六万块呀,一下就没了。

呆小萌数了一下,今天赢了不到十万,说:“八叔,你说我们明天还在这里玩,这些人能不能不和我玩呀?”

“那咋会,你这么漂亮,和谁玩谁不愿意?”八叔说,眼睛盯着呆小萌手里的钱摞看。

呆小萌说:“我以前在湖山村就是,赢得多了那些人就不算我了,只要够手就不带我。”

“他们那是没见识。在我们这儿,输赢十万二十万的都是小局儿,你要是到了李瘸子那个赌场,输赢上百万的随处可见。”

呆小萌一听眼睛放光,说:“是么?那你明天带我去他那里,那该多刺激!”

八叔摇头:“不行,毛日天走的时候我答应过他,以后都不大赌了,就咱们这点本钱,弄不好一上午就没了。还是稳稳当当的好,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呀!”

呆小萌有些失望地点了一下头,说:“好吧,反正我是来躲灾的,就低调一点吧。”

吃完了饭,呆小萌把自己赢来的钱和背包里的钱放在一起,把背包扔给八叔,说:“你帮我经管着吧,等我走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把这个背包装满,到时候我就拿点路费就行了,剩下都给你!”

一句话又把八叔说得情绪高涨了,当初自己最落破的时候,毛日天来了,救自己于水火,现在又来了一个女财神,要不是怕呆小萌笑话,他都想出去给老天爷上炷香,感谢他大恩大德,净往自己这里送财神。

呆小萌放下筷子,说:“我吃完了,回屋睡觉去了,你晚上梦游不?”

“不梦游呀,问这干啥?”

呆小萌说:“我得搂着一把菜刀睡觉,你要是不梦游,那么进我屋里的就一定是坏蛋,我就一刀剁了他!”

八叔笑了:“没事儿,有八叔我保护你,谁能进的了你的屋子!”

呆小萌说:“哦,那就好,我就放心了。”

呆小萌过去了,八叔想想不是滋味,呆小萌这不是敲打自己呢么?那意思就是害怕自己半夜过去呀,把我鸡老八当成什么人了?我喜欢香秀这么多年也没说半夜往人家里跑呀,明知道香秀一个人住前院,自己从来没去爬过窗户!这得多正直才能做到呀!

八叔有心让呆小萌知道自己多正直,开着门睡,告诉呆小萌:“有啥事儿你就大声喊,八叔一个箭步就过去。你要是没动静我这一晚都不会踏出房门半步的。”

话虽如此,睡到半夜八叔来来回回出去好几次,啤酒喝多了,一个劲儿起夜。以前都是在厨房这屋放个尿桶,起来对着桶一尿就行了,但是今天家里有了女眷,就不能那么做了,拎着裤子跑到门外去撒尿。

来回几趟,八叔就睡不着了,看看呆小萌那屋这时候忽然打开了灯,以为她起夜,好半天也没听见门响,不由奇怪,看看时间已经后半夜了,这丫头点灯干什么呢?

八叔悄悄爬起来,蹑手蹑脚穿过厨房,来到呆小萌门口,那块小玻璃上边还贴着挂历纸,不过翘起了一角,八叔闭上一只眼睛,眯着另一只眼睛往里边一看,差一点鼻血流下来。

只见呆小萌只穿了三点式内衣,坐在炕上,从窗帘缝眼望着窗外在发呆。

从背后看过去,那一条细腰,盈盈一握,那浑圆的臀部,肉感十足!八叔从来没见过这么完美的背影!

这时候忽然八叔听见村子里有狗叫,由远到近,一开始是村东头有狗叫,后来渐渐的动员邻居家的狗也叫了几声,接着就就没了动静。

八叔到了屋门口,推开一条缝往外看,借着呆小萌那屋射出来的灯光,只见墙头上冒出一个人来,八叔吓了一跳,这谁呀,后半夜来跳墙头?

八叔回头就把一把铁锹抄起来了,趴在门缝看着那个人,只见他鬼鬼祟祟到了呆小萌的窗下,伸着头往里看去,灯光照在他脸上,却原来是白天输了钱的大哲子。

八叔这一下可是怒发冲冠了,这小子死性不改,又来爬窗户偷看,我非好好教训这小子一下不可,他悄悄推开门,悄悄靠近,就要照着大哲子后屁股狠狠拍他一铁锹。

但是他的铁锹刚举起来,只听大哲子“嗷”的一声跳起来,回身撞在八叔身上,把八叔撞了个跟头,大哲子脚下不停,一边往出跑一边叫到:“鬼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