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章 乳就是小/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叔举这个铁锹还没等打人,让突然回身的大哲子撞翻了,俩人同时吓了一跳。

大哲子没命地跑,边跑边喊:“鬼呀!”

八叔怒道:“跑我家里来爬窗户,还说我是鬼!”跳起来就追,到了墙头那儿,大哲子飞身上前,八叔终于有机会,一铁锹拍在他屁股上,大哲子惨叫一声,一个跟头摔了出去,落地以后依旧大喊:“有鬼呀!”然后“腾腾腾”跑远了。

八叔“哼”了一声,骂道:“你妈妈的,再敢来下次老子就用菜刀砍你屁股了!”说完一回头,只见身后悄无声息地站了一个白影子,吓得八叔“妈呀”一声,把铁锹都扔了。

等回过神来一看,才看清是呆小萌,穿了一件报社的睡袍,头发散开披在肩膀上了。

呆小萌问:“八叔,你在干嘛?和谁吵架?”

八叔爬起来说:“小萌呀,你走路咋一点声音都没有呀?”

呆小萌说:“发生什么事儿么?”

八叔趴在呆小萌脸上看看,说:“这个大哲子,真是胆小,明明还是花容月貌,咋说见到鬼了。”

呆小萌又问,才知道大哲子来爬窗户,很是气愤,说:“走,咱们找他去,我一定不能轻饶他!”

八叔说:“算了孩子,那小子是全村闻名的不要脸,咱们不和他一般见识。”然后拉着呆小萌回屋,问道,“这么晚了咋还不睡觉?”

呆小萌说:“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梦见很多以前忘记的事儿,突然惊醒过来,就睡不着了。”

八叔问:“那你是不是不敢一个人睡了?要不然过来我这屋,你睡炕头,我睡炕梢?”

呆小萌一笑,说:“不用了。”

呆小萌属于人狐结合生下来的精灵,虽然长相是人类中的极品,但是始终保持着狐仙的狡诈和警觉。刚才八叔一来偷看她就已经察觉了,在屋里拿着挂历纸撕了一张鬼脸贴在脸上,本打算突然回头吓唬八叔的,但是大哲子误打正着这个时候跳墙进来偷看,呆小萌突然出现在窗帘缝那里,一张大白脸上边两只窟窿,披头散发的,吓得大哲子一退,又撞在八叔身上,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跑了。

后来的一段时间,呆小萌在八叔的带领下,在村里参加了无数场麻将桌上的战役,没多久她就出了名了,从来就没输过,只是赢多赢少的问题。

小泥鳅总是忘拉拉屯跑,有时候就跟呆小萌在一桌上玩,不过往出约呆小萌,呆小萌始终没有答应,各种理由摆脱他,让他总感觉呆小萌对他还有点意思,抱有一线追到手的希望,所以小泥鳅乐此不疲,享受着追美女的过程。

这天晚上,呆小萌做了个梦,梦见自己会回到了小时候,又看见了妈妈临死的时候用法术封住自己的记忆。又看到了老爸和妈妈一起联手和一个极其猥琐的老头打在一起,那个老头看着好像是打不过他们俩,但是总能在最后关头逃脱,而且在每次逃脱的时候,不是在妈妈屁股上抓一把,就是在脸上亲一口。

最后老爸放弃了进攻,说:“九煞道人,我们夫妻俩不是你的对手,不打了,你要走就走,要杀就杀!”

九煞道人嘿嘿冷笑:“你当初拜我为师,就是想要骗我的长生方,现在又带了一条狐狸来想要抓我,自以为翅膀硬了是不是?今天你已经冲到这里了,就休想再活着回去。”

老爸这时候忽然拿出了一枚手雷丢了过去,九煞一脚踢飞手雷,躲过手雷爆炸的碎片,说:“你以为现代化武器就可以对付我了么?”

这时候妈妈忽然袍袖一挥,放出一股烟雾,九煞道人好像对这个烟雾有些忌惮,退后了几步,老爸趁机又是两颗手雷扔过去,夫妻俩趁着九煞道人后退,回身就逃,九煞随后追来,被老爸引进了早就准备好的地雷阵,这才阻止了九煞的追击,老爸老妈逃得极其狼狈……

那一次老爸和妈妈侥幸逃了出来,呆小萌全程在山头观看了,而那个时候的呆小萌,屁股后还长着一条狐狸尾巴。

呆小萌记得那次从山里回来,老爸每天就割破手指让自己喝血,说这样可以让自己尽快进化成人。

而妈妈偷偷和自己说,一定要保留一些狐性,才可以有自保的本事,于是,每天晚上又要被妈妈逼着喝她的一些血。

第二天一早,八叔做好了早饭招呼呆小萌起床,俩人吃了一口饭以后,八叔问呆小萌:“今天我们还去老木头家里玩,怎么样?”

呆小萌摇摇头说:“昨晚的梦让我心情很不好,不想玩了,你带我找个清净地方散散步,最好是风景秀丽的地方。”

八叔想了一想,说:“那就小鹰岭吧,那里有个水帘洞,很有意思的。”

“好呀。”呆小萌点头,穿好外衣刚要走,忽然手机响了,看看是小泥鳅打来的,也不愿意接,把手机扔在炕上,说:“不带了,我们走吧。”

八叔说:“去小鹰岭一天怕是回不来,我们要不带着一点宿营的东西?”

呆小萌精神有些萎靡,点头说:“你去准备吧,花多少钱就从我包里拿。”

过了不一会儿,八叔回来了,不但准备了吃的喝的还有防水用具,还买了一把崭新的柴刀,用来防身的。

俩人出了门,一直往后山走,到了中午时分,已经到了后山,就是以前二燕子带着毛日天来玩过的地方。

八叔为人活泼,一路上说说笑笑,逗着呆小萌开心。呆小萌早上的时候是被昨晚的梦境弄得有些不开心,不过她也是个乐观主义,这时候已经好多了,见八叔使劲浑身解术想逗自己开心,就笑道:“八叔,你会不会说笑话?我小时候最喜欢听笑话了。我有个大哥从小到大都很害怕我让他讲笑话,因为他一个笑话都不会讲,别人说笑话他也不笑,他是天底下最最无聊的人。”

八叔说:“我当然会讲笑话了,你看我往这一站,有的人就能笑出来,本身我就是个笑话。”

“那你快讲一个有趣的,一定要能逗笑我的,我们打个赌,要是你逗不笑我,你就背着我走路。”呆小萌撒着娇说。

八叔说:“我逗不逗笑你背着你都行,但是我要是逗笑你呢?”

“你要是逗笑我,我就带你去三山市吃饭。我来的时候在一家饭店吃的烤乳鸽,很好吃,到时候我请你吃个够!”

八叔问:“啥是乳鸽?”

呆小萌弹了他额头一下,说:“笨死了,乳鸽就是小鸽子,乳就是小的意思,就好比吃乳猪,就是很小的猪么!”

八叔点点头,“呕,乳就是小的意思,那你的脑袋没有我的脑袋大,是不是你的脑袋就叫乳……头呀?”

“想死呀你?居然敢这么说我?”呆小萌一脚踢过来,八叔笨拙地一跳,但还是躲开了,指着刚才跳过的一条小沟,说:“你要是敢打我,我就把你扔进这条乳……沟里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