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章 高架桥尿急/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雪一听说有飞机可用,连忙问大贺:“是谁?”

大贺说:“小毛还有一个朋友,是个女人,你也认识,就怕你不肯去求她帮忙。”

杨雪说:“你别绕弯子了,快说吧。”

海老头问:“你说的不会是李颖吧?”

“李颖除了往有钱的男人身边靠,还有什么本事,我说的人是大明星杨咪!上次说找小毛拍电影,还没去五千万就打过来了,但是不知道后来怎么了,小毛好像是和她闹了点误会,不过小毛救过她的命,要是找到她头上,说不准就会帮忙的。”

杨雪听了心里一酸。要是毛日天在以前认识了杨咪,她也不觉得怎么样,就好像以前毛日天跟李颖处了好几年一样,毕竟她和小毛那时候没有啥感情,而杨咪是在毛日天和自己分手以后认识的,也不知道当初毛日天和自己闹分手是不是因为认识了杨咪这个超级大美女。

不过吃醋归吃醋,还是救人要紧,杨雪说:“我这就去云海找杨咪,我昨天还在娱乐新闻里看见杨咪就在云海。”

海老头说:“我陪你去!”

杨雪说:“不用了,我们女人好说话。”

海老头说:“你要是不让我去,这两天我还想回一趟东海老家,我怕我一时控制不住思乡情,再回家咋办,到时候你们就开着飞机满天转悠也不一定能找到我说的地方!”

大贺说:“你他妈在威胁我们是不是?”

“是,有种你打我,打失忆了后果自负!”

杨雪说:“大贺你回去吧,以后的事儿我会处理了。”

大贺瞪了海老头一眼,说:“你等着小毛回来,看我怎么奏你一本!”

见大贺走了,杨雪对海老头郑重地说:“海老头,我告诉你,你不要得寸进尺!你想跟着我可以,但是你要是再敢提出来无理的要求,小心我翻脸,我就是拼着不找小毛了,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满足你的,我要是翻脸的时候,教你生不如死!”

海老头本来就是想要一路上再占占杨雪的便宜,可是被杨雪揭穿出来,一看杨雪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也不敢再说了,就说:“我就是说说而已,你自己去吧,我不去了。”

“不行,从现在开始,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了,你要是跑了我怎么找毛日天!”

海老头听了一笑,说:“那你总不能拉屎睡觉都和我在一起吧!”

杨雪拉着海老头说:“你跟我来!”

她拉着海老头一直跑回酒厂,在自己办公室里边找出一根铁链,不由分说,用一个锁头锁在海老头的一只手上,然后另一头拿在自己手里,说:“这回就可以了,我们走!”拿了钱包就走。

海老头可不干了,跺着脚不走,说:“你这算什么?我又不是罪犯!你凭什么锁我,我不去了!”

杨雪看看四下无人,指着屁股说:“你不要逼我,不然我现在就报警说你非礼我,你的指纹还留在我屁股上,到时候把你塞进监狱,看你受得了不受得了!”

海老头一听有些发蒙,他知道警察会查指纹这件事儿,但是也不知道杨雪的屁股上会不会留下自己的指纹,进警察局是他最害怕的事儿,杨雪怕他跑了吓唬他一下,歪打正着,还真的抓到他的痛处了。

海老头老实了,说:“那你也不能这么像牵着狗一样牵着我,让村里人看见多丢人呀!”

“放心吧,不会有人看见。”杨雪取了自己的摩托车,用一件衣服让海老头拿着,让海老头坐在后边,说:“这样就没人看见了。”

杨雪给工人留了个话,让他们告诉杨大虎一声,就说自己出去办点事儿,骑着摩托直奔水岭镇,在水岭镇坐客车去云海,找杨咪去了。

在客车上,杨雪始终用手挽着海老头,两人手中间搭了一件衣服,隐藏住铁链,看起来像是一对出门的父女一样,只不过这个当爹的和女儿的相貌差距太大了。

到了云海下车,杨雪要打车去云海电影城,但是海老头用另一只自由的手捂着裤裆乱跳,说:“不行了,我要尿出来了,赶紧找厕所!”

“这么多事儿呢!”杨雪叨咕一句,看看客运站里边的厕所,进男厕肯定是不行,要是进女厕就怕里边的人看到海老头会喊抓色狼。杨雪在地上捡了个矿泉水瓶子,扯着海老头说:“走,找个胡同旮旯解决一下。”

出了客运站,往前走找了一个小胡同,杨雪说:“就这吧,你快着点!”

海老头脸朝墙,拿着杨雪递给他的那个瓶子,想了想丢在一边,说:“就直接尿吧,还用瓶子接着干嘛,又不能喝!”

“没素质!”杨雪骂了一句,也不敢回头看他,背转脸看着大街方向。

听着后边“哗啦哗啦”声音不断,杨雪催促道:“快点不行么?”

海老头说:“已经是放到最大水流了,要再快那就得割开肚子了!”

这时候胡同里边有一个穿着不知道是哪里制服的男人走过来,骂道:“干什么呢?这里写着大小便罚款没看见呀?”

海老头吓得一抖,回身就跑,杨雪被他拽着也跟着跑,后边的人还追了几步,喊道:“男的不要脸就算了,你这女人更不要脸!”把杨雪气得直抖,骂海老头:“我告诉你,再有尿也得给我憋着,不许说出来!”

俩人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电影城,电影城在郊区,出租车一跑跑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还是堵车堵在了高架桥上,二十多分钟就挪动了五十米不到,海老头趴在窗户上看着桥下满大街的美女“啧啧”声不断,时不时地吹几声口哨!

杨雪狠狠掐了他一把,说:“别吹口哨了!”

海老头回头怒道:“我又没对着你吹口哨,凭啥管我?”

杨雪夹紧了两条大腿说:“我也有些内急了!”

海老头呵呵一笑,说:“我以为只有我会撒尿呢!”

“少废话,想想办法,我现在一动都不敢动!”杨雪压低了声音和海老头说,生怕给司机听见笑话。

海老头想想,对前边的司机说:“师傅,你的那个矿泉水瓶借我用一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