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章 鳄鱼池/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随着白婧的手指一看,果然在墙上有个地方的石头松动了,戴一龙过去拿开那块石头,然后伸手进去一扭里边的铁环,回头对狗剩子说:“你去推门。”

狗剩子过去推开门,有了前车之鉴,狗剩子推完了门就躺在地上了。

十几只箭射出去以后,在没有动静了。

大家鱼贯而入,就到了那一只盘旋往下的石阶,这里的石阶围着桶形的山谷墙壁向下延伸,深不见底,而且石壁上边大大小小全都是山洞,也不知道有多深,有多长。

大家就顺着台阶往下去,越走越是潮湿,最后下到了底部,竟然是一个绿油油的水潭,上边飘满了海藻浮萍之类的杂物。

戴一龙骂了一句:“娘的,是条死路,刚才我们路过的那道石门应该另有出路。”

说着大家往回走,忽然,水里冒出一只庞然大物,一跃而且,张开大嘴朝着朱老太太身边的老七咬了过去。

戴一龙距离的近,看见是一条大鳄鱼跳起来伤人,运足了浑身力气,“嗖”的一下窜过去,在千钧一发之际,俩手在鳄鱼身上一推,这条鳄鱼横飞出去,撞在石壁上掉下水去。

随后,水中翻花,竟然露出数十条鳄鱼的脊背来,吓得狗剩子等人回身就跑,在石阶上不敢停留,一味跑上几十米才敢回头。

戴一龙此刻显示出了大将风度,自己亲自断后,又有一条巨大的鳄鱼扑上来咬他,只见戴一龙身子一矮,蹲进了鳄鱼嘴里,大家齐声惊呼,戴一龙双手托住鳄鱼上牙膛,猛地向上一挺身,鳄鱼两边的腮被他爆裂,“噗”的一声,愣是被他给劈开了!

戴一龙一身鳄鱼的血迹,站在岸边,对着水里那些伺机而动的鳄鱼横眉立目,有几条已经爬上岸来了鳄鱼竟然倒退着又回到了水里!

呆小萌在上边看着戴一龙吓退鳄鱼,摇头道:“百草怕霜霜怕日,恶人自有恶人磨。”

狗剩子接到:“恶人自有恶人磨,撞着冤家没奈何。”

柳小婵接到:“没奈何呀没奈何……”

朱老太太说:“别在这感慨了,赶紧找别的路!”

戴一龙这时候已经追了上来,看看刚才路过的一道石门,说:“那里门前宽阔,我们过去看看。”

到了门前,戴一龙自然找到了那个凸起的石头,然后扳动一下,对狗剩子说:“你去开门。”

狗剩子说:“为什么总是我?”

旁边朱老太太的七儿子刚才死里逃生,是戴一龙从鳄鱼嘴里把他救出来,所以很感激戴一龙,说:“让我来!”

他过去对这石门用力,石门“咯吱吱”打开,老七赶紧就往地上趴,以为还会有弓箭射出来,但是他往下一趴的功夫,脚下石板翻转,他“出溜”一下就跌了下去,下边黑漆漆的,白婧扔了一支火把下去,只见下边水潭里十几只鳄鱼正在撕咬老七,已经被分尸了,火把一闪即逝,落进水中,下边又恢复了黑暗,只能听见鳄鱼咬碎骨头的声音!

大家都暗自心惊,狗剩子庆幸不是自己过去的,要不然现在在下边喂鳄鱼的就是自己了。不仅骂道:“谁他妈建造的这个机关,不按套路出牌呢!”

朱老太太一转眼就失去了所有的儿子,虽然她对子女的感情不深,但是毕竟此时自己更加孤单了,狠狠地瞪了一眼狗剩子,说:“进去吧!”

大家进了石室,里边火炬自燃,照亮了整间石室,大家的眼光不约而同落在了那具石棺上边。

戴一龙对狗剩子说:“去打开棺材!”

狗剩子说:“为什么是我?”

戴一龙说:“就我们两个男人了,我负责警戒,你不去难道让女人去么?”

狗剩子看看,果然,现在除了自己和戴一龙,就剩下朱老太太,刀姐,白婧,柳小婵,呆小萌,小雯六个女人了!

狗剩子说:“你警戒个屁,这么多女人都比你敏感,咱俩一起去开棺材。”

戴一龙哼了一声,走过去和狗剩子一人一边,推着棺材盖一用力,把棺材盖扔到了棺材后边。

棺材一开,屋里顿时大放异彩,狗剩子眼睛都直了,趴在棺材沿上往里看,他的脸都被这些珠宝晃得花花绿绿了。

戴一龙活了几百年,是个见惯珍宝的人,哼了一声,说:“和长生方相比,这些不过是芝麻绿豆一样的东西。”

狗剩子伸手掏了两颗钻石出来,说:“我宁愿要这些芝麻绿豆!”

这时候就听门口响起:“呼通,呼通”的声音,站在门口的六个女人同时回头望去,只见门口一黑,一个大个子跳了进来。

“僵尸呀!”这些人同时惊呼,向屋里躲进来。

这个大个子自然就是僵尸王杨阁老,别看他成了僵尸,不过这老小子爱财如命,对自己陪葬的珍宝感应极其灵,他在山洞里忽然感受到了自己的财宝有威胁,所以急匆匆赶了回来。

六个女人赶紧往后退,让出一条路来,杨阁老一见自己藏宝的的棺材又被掀开了,狗剩子已经上了棺材板了,顿时大怒,嘶吼一声,一跳五六米远,直接就奔着狗剩子来了。

柳小婵一看僵尸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子一蹲,一腿横扫出去,想要用扫堂腿把他绊倒,但是杨阁老挑起来的力气大得惊人,把柳小婵撞得原地转了一圈,并没有阻止住杨阁老前进的速度。

刀姐在一边抖手就是两柄飞刀打过去,精钢制成的飞刀,即便是木板也能射穿,但是这两把刀射在杨阁老脸上“叮当”两声,就落到地上,根本没有丝毫伤害。

狗剩子一看吓得一个跟头从棺材上跌下来,抬手一拳,打在杨阁老肚子上。

但是这一拳如同打在钢板上一样,疼的狗剩子直咧嘴,杨阁老却根本不在乎。

狗剩子回身就跑,被杨阁老一把抓住了肩膀,俩脚乱蹬,却不能移动一步。眼看着杨阁老的大嘴张开,两颗巨大的尸牙就往狗剩子脖子上咬过去。

白婧和呆小萌一看,不约而同跳到朱老太太身边,一边一个抓起她来,对柳小婵说:“快来把她裤子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