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章 欺负二妮儿/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剩子听了二妮儿说她这段时间和毛日在山谷中相濡以沫,不由醋意大发,说:“老婆,不管怎么说,我的老婆和别人在一起住了好几个月,我也是不舒服!”

二妮儿说:“你不舒服还想怎么样,我不也是为了给你治好你的病才进山的么?你以为我是去旅游呀,我手脚都断了你不问我好没好,疼不疼,却在这吃干醋,你还是不是爷们儿?”

狗剩子一听,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叨咕道:“你等着小毛有了老婆的,我一定去和他老婆住上几天!”

二妮儿一巴掌打在他的脖子上,说:“我看你敢?人家这么帮我你看不到,舍了命救我你不感激,还想恩将仇报是怎么的?”

狗剩子哭丧着脸说:“那你说我该咋做?”

“不用咋做,以后对人家小毛好一点,这叫报恩知道么?”

狗剩子点点头:“嗯,我对他好就行了,你就不用再对他好了,这小子现在不像以前,我看他邪哄哄的,别再对你有啥想法就坏了。”

二妮儿也叹了一口气,说:“谁知道小毛怎么会变成这样,希望他早点好过来。”

狗剩子问:“他回来两天了,都干啥缺德事儿没有?”

二妮儿说:“倒不算什么缺大德的事儿,最过分的也就是那天把杨雪的裤子给扒下来了。”

“那不算事儿,杨雪本来就和他睡过!”

“但是现在分手了,已经分手了就好比两口子离婚了一样,你要是再非礼人家就属于犯法啦,能不算事儿么?要不是杨大虎一棒子打在他后背上,说不定他还要干什么!”二妮儿说着,身子靠在大树上,“昨晚杨雪和我在一屋睡,还提起来当初怎么喜欢小毛呢,我看她现在也没有放下小毛,只是小毛的花心很伤她的心。杨雪说了,就是再好的男人,不能一心一意的对她,她也不会要的!”

“说得好,有志气!就应该这样对待那些花心男人。老婆,我对你一心一意,你可不能变心呀……”狗剩子讨好地说,忽然热乎乎骚哄哄的一些液体浇在了他的头上,狗剩子赶紧躲,大叫:“什么情况?”

他跑出几步,抬头一看,毛日天站在树枝上来回摇晃十八厘米呢,连下边的二妮儿也未能幸免。

二妮儿气得躲到了树后,狗剩子直骂毛日天不要脸,用石头丢他。

毛日天笑道:“只许你骂我,背后说我坏话,我这是当头一尿,让你清醒清醒!”

狗剩子过去拉着二妮儿就走:“走,回家,这小子用不着我们操心,他活的比谁的都硬实。不管他了!”本来是担心他出什么事儿,结果被他浇了一头的骚尿。

狗剩子两口子回到家,赶紧烧水洗头,二妮儿脱了个光膀子,把脑袋插到水盆子里洗了一遍又一遍。

狗剩子头发短,倒是洗得快,几把洗完了,把被尿湿了的衣服脱下去,就穿了个大裤头在地上,在一旁看着二妮儿纤细的腰,还有那两个荡来荡去的宝贝,已经好几个月没见了,狗剩子当时就忍不住了,过去在背后就抱住二妮儿了。

二妮儿气到:“急什么,洗完头再说!”

狗剩子说:“我忍不住了,你不在家那段时间,我一想你了就拿着你的照片打手枪。”

二妮儿甩了他一脸的水,说:“呸,你想我就因为那点事儿是不是?”

“不是,我还想你给我烙的饼,没有你我都吃不下饭!”

二妮儿乐了:“你个吃货!”说着,就闭上眼睛,任由狗剩子在身后抱着她,狗剩子也闭上眼陶醉的不得了,抱住二妮儿的腰,嘴在她脖子上亲来亲去的。

二妮儿忽然感觉不对劲儿,狗剩子一只手搂着自己的腰,另一只手伸在大腿上,那么胸脯上的一只手是谁的?赶紧睁开眼一看,毛日天一脸笑容坐在炕沿上,伸出一只手再摸自己呢!

这事儿太突然了,二妮儿吓得大声尖叫。狗剩子还说呢:“你反映这么强烈干啥呀?让我感觉都不真实了!”

二妮儿赶紧挣开狗剩子:“你真实个屁,快看看是谁!”

狗剩子睁开眼,四下看看:“什么呀?谁也没有呀?”

毛日天这时候已经躲出了屋,就在二妮儿挣扎的瞬间,他的身法已经快到非常了,并且可以暂停时间三秒钟,他一闪身就出去了。

原来狗剩子和二妮儿张罗回家,毛日天跳下树来绕道先跑了回去,从窗子钻进屋里,就躲进立柜空里边了。

毛日天这时候的心性猥琐中带着几分童心,做事比活了几百岁的九煞更为胡闹。看见狗剩子抱着老婆亲热,他也伸了一把手。

狗剩子睁开眼没看见人,就问二妮儿:“你鬼叫鬼叫的干啥?”

二妮儿双手捂着胸前的点,说:“不对呀,我刚才明明看见毛日天坐在这了!”

狗剩子怒道:“你是不是忘不了毛日天了?我抱着你,你居然想着他?”

二妮儿怒道:“胡说什么,我才没有想他,我真的看见他了。”

狗剩子回头就找,在屋里找了一圈,毛日天早就跑了,三个房间找了个遍也没看见人影。

二妮儿怕他怀疑自己,还一个劲儿说:“老公,我真看见人了!”

狗剩子说:“我知道,我相信你了,你不用说了。我刚才亲手插的门,现在居然开了,看来一定是有人出去了!”

二妮儿惊恐地说:“那也太快了,我都没听到声音!”

狗剩子拎起一米长的擀面杖就往外跑,说:“要真是小毛,我一定不饶他,这小子欺人太甚了!”

二妮儿赶紧跟着跑出来,大门还插着,毛日天早就一个跟头翻出墙外了,但是狗剩子一看大门在里边插着,就说:“他躲到院子里了,我一定找到他!”说着就开找,鸡窝狗圈找遍了,又一脚踹开了仓子的门,只见里边真的站了一个人,不是毛日天,是个女人!手里还端着一只冲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们两口子。

狗剩子但是吓得手里的擀面杖就扔了,高举双手说:“刀姐,你怎么在这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