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章 奇了怪了/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剩子说:“要真是这样我还真的不能要,说不定哪天这娘们回来在朝我要!”

二妮儿说:“你不说不是她的么,那干嘛不要,就要!我要用它做个大钻戒!就带着,气死她!”

狗剩子说:“随你便,只要你自己不生气就行!”

这两口子打架归打架,但是毛日天疯疯癫癫的,他的生意还是得帮着他罩着。

狗剩子和二妮儿联合着杨大虎,杨雪,大贺小贺着一些人,把猪场,酒厂和鱼塘管理的井井有条,把个毛日天闲的每天到各个村子去转悠。

开着他的破面包车东一趟西一趟,清醒的时候就想着柳小婵白婧她们能去哪了?邪劲儿一上来,抓谁就整蛊谁,不但湖山村搞得鸡飞狗跳的,就连附近的苇子沟,牛头村,牛尾巴村这些地方也跟着遭殃。

不过虽然毛日天闹腾的欢实,还真谁也不知道是他在搞鬼,现在他的身手太好了,简直到了神出鬼没的地步。

就像上次村委会给金莎莎屁股上画了个兔子,黄薇脸上画了两撇胡子,这俩人都现在也不知道那谁给谁干的,早上起来门插着呢,要是黄薇干的不可能再给自己也画两撇胡子,小姑娘都爱美,谁能这么糟践自己呀!黄薇也知道肯定不是金莎莎和干的,一个村长咋会这么没正经的,给助理画两撇胡子,然后自己在屁股上再画个兔子?这也不像话呀!

既然谁都不是,窗户门又都插着,哪能有谁?

还有玉兰,走着走着就被人家拍了一把屁股,根本就没看见人影,再走又被人掐了一把,能是谁来无影去无踪的?

最后他们都得出个结论,撞见脏东西了!

这天杨明到村委会办事,看见黄薇在办公室烧了三柱香。

杨明就问:“小黄,你这是拜的哪份神明呀?大白天烧香干啥?”

黄薇说:“杨哥,你不知道,那天晚上睡觉我和金村长都被捉弄了,可是窗户门都插着,要说进人了不可能,你说要不是人,那就是我俩惹上什么东西了,我妈说搞不好是黄皮子……”黄薇赶紧打了自己的嘴一下,说:“搞不好是得罪了黄大仙了,所以让我没事就在村委会烧柱香,念叨念叨。”

杨明笑到:“封建迷信。要是有啥人来吓唬你们,你们就和我说,啥也不如警察辟邪!”

黄薇点头:“行,杨哥,要是我烧香还不好使,我就找你来辟邪!”

杨明办完事儿回家,只见二婶玉兰和小妈小莲嘀嘀咕咕说着啥事儿,就问:“你俩是不是又背后讲究我爹和我二叔呢?”

小连说:“滚蛋,他俩有啥好讲的,我们是在说一件奇怪的事儿!”

玉兰脸一红,不想让小莲说,但是小莲和杨明不是外人,就说了出来,说你二婶前两天出去采蘑菇,回来的时候被人拍了屁股,还掐了一把,回家一看肉皮子都红了!

杨明当时就火了:“这谁呀,和我说,我把他抓进去呆两天,就让他知道老虎屁股摸不得了!”

玉兰红着脸说:“你小点声,让你二叔听见还得骂我呢!”

小莲说:“要是人摸的就好说了,不用你这警察出面,你爸和你二叔哪个是好惹的。关键是你二婶没看见人,吃了亏都不知道吃了谁的亏!”

玉兰就把那天早上的事儿说了,杨明一听:“这还了得?村委会也闹鬼,还闹到咱们家人身上来了,我一定得查一查!”

小莲说:“杨明呀,这种事儿还是不要粘上的好,好在就那么一次,你要是惹急了,说不定会出啥事儿了。”

杨明一拍腰里的电棍,说:“作为一个女人可以害怕,但是我作为一个警察,咋还能怕这些事儿。你们在家就留意点吧,有啥线索就和我说。”

杨明往出走,开着警车还没到村口,被王迷瞪给截住了:“大侄子,你回来的正好,要不然我还在考虑要不要报警呢!”

杨明把脑袋伸出车外:“啥事儿呀?”

王迷瞪说:“我也不知道是人是鬼干的,不过很稀奇,把我和你婶子都吓了个够呛,我没处说去,只有报警,让警察帮我破案了。”

杨明一听有案子,就说:“上车,详细地和我说!”

王迷瞪赶紧上车,坐在副驾位置上,和杨明说了昨晚发生的事儿。

王迷瞪家住在毛日天家西院,这几天南楠和于木生搬走了,院子里剩下不少柴禾,都是于木生花钱买的木头板子,松木的,烧起来可比别人家的玉米节子要强的多了,耐烧,热量大。

王迷瞪隔着墙头看见就馋得慌了,到了傍晚就跳过去,把木头板子隔着墙头往他自己的院子里扔。

他扔了十几块的时候,忽然一块木头板子回来了,“啪叽”掉在他脚前,王迷瞪吓一跳,抬头看看院墙,难道自己刚才没扔过去,又掉回来了?

他拿起来又扔了过去,然后再弯腰去拿的时候,那块板子又飞回来了,正打在他后腚上。

这回王迷瞪害怕了,不可能是自己飞回来的呀?

“谁在那院?”王迷瞪问了一声,没人回答,也许是老伴大喇叭和自己开玩笑呢?王迷瞪拿起一块板子又扔过去,然后就抬着头看着院墙,隔了一会,一块木板“嗖”的一声飞回来,要不是躲得及时,就砸他脸上了。

王迷瞪骂道:“草你妈的,谁呀?”

但是一想自己这是偷人家木头呢,就别喊啦,踩着木头墩子扒着墙头往自己家院子里看,看半天啥也没有,自己扔过来的几块板子都在地上放着呢。

“大喇叭!”王迷糊喊道,“出来!”

王迷瞪的老婆大喇叭趿拉着鞋出来了:“干啥?”

“你往回扔木头啦?”

“没有呀,我有病呀,你好不容易扔过来的,我还给你扔回去,毛日天又不是我儿子,我那么向着他干嘛!”大喇叭骂道。

王迷瞪真迷瞪了,说:“那你别进屋了,就在这看着,我再扔几块就回来。”

“哎,小心别打到我。我站这边。”这两口子真是夫唱妇随的,一个偷,一个放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