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章 难言之隐/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家姐俩吓了一跳,黄薇回头看看是毛日天,这才放心,问:“毛大夫,你咋来了?”

毛日天说:“我这不是怕你们出啥事儿么,你们有事儿和我说,我一定帮你们,要是他们外地人欺负咱们,我算他们全家子一起上的,一定帮你讨个公道。”

黄薇很感激,说:“谢谢你毛大夫,不过我姐的事儿不是打架能解决的事儿。”

黄霞赶紧一拉黄薇:“别说了,怪丢人的。”

黄薇本来要和毛日天说的,还想问问他能不能治呢,被姐姐一拽,没说出来。

毛日天看着黄霞说:“妹子,恕我直言,你到底是不是石女?”

一句话把黄家姐俩的脸都问红了,黄霞低着头不说话,黄薇说:“毛大夫,其实我们不说你也应该听见了,这事儿在我们屯子都传开了,要不然早上老丑子也不能那么说。我想问问,他们都说你是神医,你说这个病能不能治疗?”

毛日天问:“你们治过没有?”

黄霞说:“治过,我去年去过一次云海市呢,那是一个很有名的妇科医院,我在电视上总看着她们做广告,应该是不小的医院了,结果我在那里花了一万多,啥效果没有,他们后来又让我再交两万,我就没再相信他们,想回来的时候,他们说我再交一万块钱也行,我就更不相信他们了。从那回来,在没治过。”

毛日天说:“你去的一定不是什么正经医院,都是野班子,正经大医院谁成天在电视做广告了,不做广告你挂个号都费劲呢!”

黄薇问道:“毛大夫,那你到底能不能治?”

毛日天说:“我倒是可以试试,不过就怕你姐信不着我!”

再看黄霞,那脸已经不是红了,都紫了,低着头,一句话不说。

黄薇说:“姐姐,毛大夫是神医,在湖山村所有人都知道,我听莎莎姐,就是我们女村长,她说过,她以前被歹徒用刀划伤了,毛大夫不一会的功夫就给治好了,比医院的医生厉害多了。”

黄霞看看妹妹,说:“但是我也不好意思呀,毕竟……他是个男的!”

毛日天对黄霞说:“你别紧张,如果你很在意男女有别的事儿,那你就到云海的大医院去看看,别到野班子医院。不过大医院妇产科也有男医生的。”

黄薇说:“姐姐,你要是信得过我,现在就让毛医生看看,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说着,趴在黄霞耳边说,“她的女朋友可多了,都可漂亮了,不会对你有什么想法的。”

黄霞扭捏了一下,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的不好意思让他看。”

毛日天笑道:“我要是帮不上忙的话,那我就走了,我还有件事儿要办,海老头在家还等着我好消息呢。”

毛日天要走,黄薇可有点着急了,扯了一下姐姐说,“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要是得罪了毛大夫,以后再找他也不一定给你看,我听说他脾气可大了!”

黄霞一听,鼓起勇气说:“毛大夫,你等等……我治!”

这个毛病对黄霞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困扰,本来农村孩子结婚都早,有的十**岁已经当妈了,但是黄霞在十七岁的时候处了一个男朋友,两人半夜在小树林约会,情到深处,宽衣解带,亲热了半天,那个男孩忽然爬起来找手电,拿着手电钻到黄霞腿下边,问道:“小霞,你的洞在哪,我咋弄不进去呢!”

当时黄霞也没太当回事儿,以为是两个人太紧张了,第二次,这俩人在书上找了半天有关这方面的知识,然后还买了瓶润滑剂,找了个没人地方试了一下午,结果还是无功而返。

从那以后,男朋友有意疏远她了,再后来就有了别的女朋友。

那是黄霞的初恋,她不甘心就这么算了,找了那个男孩,当时那个男孩很明确地告诉她,说我已经查过了,你这种情况是石女,根本不能同房,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了,我已经和我的新女朋友做过好几次了,我们都很快乐,你别找我了!

当时黄霞像遭受了晴天霹雳一样,难受了好一段时间。

再后来消息不胫而走,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那个男朋友和别人说的,居然有不少人知道黄霞是石女,很多人在背后偷偷议论她,老丑子就是听见别人说黄霞没有眼儿,所以偷偷去看她的屁股的。

黄霞这次的这个男朋友又是因为这个事儿黄了,她实在是受不了了,一看毛日天要走,终于忍不住了,说让毛日天给她看看。

毛日天说:“这样吧,这里不太安全,我们再往北走一段,那里有一座小山,到山上会方便点。你先给家里打个电话,让他们不要惦记你,也不要过来找了。”

黄薇说:“我来打。”于是打电话给爹妈,说自己陪姐姐溜达一会儿散散心就回去了,不用担心。

毛日天带着这姐俩就往北边的石头岭去了。

石头岭也是和龙盘山的相连的,但是这一段山林寸草不生,全都是石头,所以得名石头岭。

走上一段石阶,来到一个小山坳,这里四面石头堆砌的很高,像一道道天然墙壁一样,不走到跟前来是看不见里边有人的,相对比较隐蔽。毛日天指着一块平整的石头说:“小霞,你就躺在这上就行了,不过得把裤子脱了。”

黄霞知道检查这个病得脱裤子,但是毛日天一说出来,她的脸还是红了,回头对黄薇说:“你去上边帮我看着点,来人了叫我们一声。”

黄薇答应一声,顺着石头爬上去,站在了制高点,四下观望着。

黄霞慢吞吞地解开裤带,然后把裤子脱下来叠好放在一边的石头上,然后再脱里边的衬裤。

毛日天心里憋不住乐,知道她不是性子慢,而是心里矛盾,还是放不开面子。

毛日天故意转过身去不看她,直到黄霞说了一句:“毛大夫,我好了。”这才转过身来。

只见黄霞赤着两条腿躺在石头上,裤子和衬裤当做是枕头,放在脑袋下边,两腿弯曲岔开,摆了一个M腿,典型的妇科检查的姿势,看来这丫头对于这类检查还很在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