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章 哺乳期女人/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里边出来一个女人,化着浓妆,还叼了一支烟,长相还过得去,不过这就这个做派给人一看就感觉不是正经女人。

毛日天说:“呦,这次穿上衣服了,上次见你的时候我记着穿的是粉裤叉!”

上次毛日天跑路,到大壮家来取车,见过大壮媳妇,当时两口子正办事儿办到一半,被毛日天冲散了,但是大壮媳妇也不记得毛日天那天晚上来过来,只是看着个帅哥有点眼熟而已。

大壮媳妇在跟着大壮之前还算是个好姑娘,把自己的第一次保留给了大壮,但是之后由于和大壮徒弟偷了一次情,就感觉大壮虽然长得人高马大,不过那方面还不如他的小徒弟呢,就起了花花肠子,和不少大壮的狐朋狗友扯上过关系,算是个欲女!

今天被毛日天一吵,说是她相好的来了,吓了一跳,出来一看不是这才放心,不过可生气了,说:“你谁呀,咋和我开这种玩笑,你不知道我不爱闹么?”

毛日天说:“别在这装纯情玉女了,好女人能随便诬陷别的男人非礼你!”

大壮媳妇一听毛日天说这个话不好听,当时就想翻脸,但是大壮自己知道他惹不起毛日天,赶紧过来把他老婆推回去:“滚犊子,我们男人说话,老娘们儿少插嘴!”

毛日天大马金刀往沙发上一坐,大壮马上拿着烟点过来,这时候没有徒弟在跟前,大壮低声下气地说:“小毛,你看这真的是一场误会,我要在家说啥不能让徒弟动手。”然后又回头和小翠说,“嫂子,咱们也好几个月邻居了,我啥样你还不知道,大大咧咧的,要是我媳妇哪里得罪你们了,我在这儿给你们赔礼了!”

在一起对门做生意好几个月了,小翠头一次看见大壮笑得这么灿烂,看来是真的害怕毛日天和他翻脸呀!

小翠说:“其实我也没啥要求,我就想把店兑出去。我们现在也干够了。”

大壮说:“要不这样,我帮你联系人兑你的店,你不是九万么?”

“十万。”毛日天说。

“行,十万,我帮你兑,你等我信就行。”大壮是真的害怕毛日天,刁翔对他来说都是可望不可即的大佬级别的,别说打死刁翔的毛日天了。

毛日天说:“别只是说,给个期限,这样吧,三天,三天之后我让我姐夫来取下钱,十万块一分不能少了,到时候你兑不出去就得你自己掏腰包了,要不然咱们就算一下这好几个月你欺负我姐的这个账!”

大壮乐得眼睛一条缝,说:“三天就三天,没问题。”

实际上这就是毛日天给他个台阶,三天大壮也不知道能不能兑出去,到时候认着自己掏腰包也得先把店扛下来,不过这么一来,他没丢多大的人,算是就坡下驴了。

毛日天带着小翠在大壮的修理部出来,小翠真是对毛日天佩服的五体投地,说:“大兄弟,你太本事了,想不到你不只是在湖山村好使,在水岭镇一样这么霸气!”

毛日天说:“欺负一个无赖算什么霸气,既然来一趟,兄弟请你吃顿饭吧,小时候没少哄我玩,我一次也没请你吃过饭。”

小翠说:“那哪好意思呀,我得请你才对。”

毛日天说:“别和我客气,再说别的就见外了。”

毛日天带着小翠到了镇上最大的饭店,在小包间点了几个菜,和小翠吃上了。、

毛日天是小翠从小的邻家兄弟,小翠对毛日天本来就挺有好感的,上次毛日天给她接生,回去多少个夜晚一想起来就脸红。

这次毛日天又帮她出头,小翠和毛日天更加亲近,以至于在吃饭的时候,毛日天手放在她腿上半天,小翠都没说什么,后来干脆伸手把毛日天手抓住了。

毛日天这才发觉自己的手又不规矩了。

毛日天一看小翠满脸通红地抓着自己的手,还以为她生气了呢,说:“翠姐你别生气,其实我最近得了点毛病,并不是有意要摸你的。”

小翠低声说:“没事儿,有意的也没事儿。”

她那一副羞答答的样子,弄得毛日天顿时就不淡定了,顺着她的脖子往下看,一对豪乳若隐若现的。以前并没有发现小翠的胸这么大,一定是因为孩子吃奶的原因,哺乳期妇女的胸自然要比平时大得多。

一想到孩子,干儿子蛋蛋,还是算了,不能对他妈无礼,再说小翠是有夫之妇,自己可不能做那缺德事儿,姜超那么老实的人,可别给人家扣帽子戴。

于是毛日天赶紧把手从小翠的手里抽出来,说:“我上一趟洗手间。”

毛日天出去撒了一泡尿,感觉十八厘米消停多了,就溜溜达达往回走,忽然发现一个人影进了一个包房,感觉这个人影很熟悉,好像是松本卓一。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吃个饭又能碰上这帮小日本。

每次都是他们在暗处自己在明处,这次终于转到暗处了,过去偷偷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毛日天看看他们旁边的包间没有人,就溜进去关上了门,然后对着隔断墙用了一下透视眼。

只见这是一个不小的包房,一张大桌子上摆满了菜,里边坐了十几个人,在叽叽喳喳地说着日本话聊着天。

对面中间位置坐着一个瘦高的老者,就是那个白脸的佐藤裕,在他旁边坐着一个,是同样脸色苍白的杨明。

只见杨明拿着酒杯,不停佐藤裕敬酒。

佐藤裕拿着酒杯,伸了一下手,本来闹吵吵的包房忽然间就鸦雀无声了。看得出这帮日本人对佐藤裕的敬畏。

佐藤裕对杨明说,说的是国语:“杨桑,你地,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年轻人,用心地练习我的法门,我会让你变成最强的人!”说着拍了拍杨明的肩膀。

毛日天差点笑出来,杨明的精神看着萎靡不振,脸色苍白,黑眼圈老大,都不如以前了,还说变成强壮的人,不知道从何说起。

杨明堆着笑说:“谢谢师父栽培,我一定能更努力的,我想问一下,我什么时候能打得过毛日天那个兔崽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