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章 脱给我看看/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现在有一些小日本在咱们村里搞阴谋,我想让你出面和村民说,不把房子租给小鬼子,让他们滚蛋!”

金莎莎说:“不成呀,人家这些人都是有正当手续留在中国的,租房子开小吃又不犯法,我怎么赶人家走。”

毛日天说:“好,你要是不方便出头,那我自己出头,你别干涉就行。另外,我还有件事儿,你能批我一块地么,我想盖几间房子!”

黄薇在一边“噗嗤”笑了,说:“毛大哥,你还真的是天上一脚地上一脚的,这跳跃性也太大了!”

毛日天说:“这叫办事效率,几件事儿捏在一起说,省的耽误时间。”回头对金莎莎说,“你们这些公务员也应该学学我,办事儿增加一下效率!”

毛日天有金莎莎的关系,和镇长也是熟人,想要批一块地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金莎莎和不愧是替政府办事儿的,一口答应批地给毛日天盖别墅,而且免费批给他,但是还有一个要求,让毛日天筹资,再给村里盖上一所小学。

附近这些村子都没有小学,孩子们要上学需要走出几十里,所以盖一所小学对十里八村来说,那也是件造福乡里的事儿。所以毛日天也没推辞,就一口答应下来了。既然交易达成,很快就办理了手续,还在莲花湖附近,就在鱼塘宿舍和煞子沟猪场中间,圈了一块地,准备盖一座别墅。

毛日天同时找了租房子给黑龙会的人,告诉他停止在收人家租金,小日本不走,就让他无处可住。

毛日天在这个村子里,现在的威望完全高于村长,甚至于乡长之类的国家干部,他一句话,那家人马上就找留守的那几个黑龙会的人谈了,说自己家孩子要结婚用房子,请他们搬家。

最后黑龙会在村子里找了一圈房子都没有人租给他们,只好走了,临走那天开着面包车在村口遇上了毛日天,领头的把头伸出来对毛日天说:“我们还会再回来的!”被毛日天一口痰吐在了鼻子上。

赶走了小日本,毛日天直奔二虎家,他要盖别墅,就要找杨二虎这个行家,他以前常年在外包工,所以他是最理想的人选。

到了二虎家,玉兰正在院里喂鸡呢,一看毛日天来了,赶紧打招呼:“来啦小毛,找你二叔么?他出去了。”

毛日天笑嘻嘻地说:“找你也行。”

玉兰用围裙擦了擦手,笑到:“找我有啥事儿呀?”

毛日天说:“问问你,这么久了怀没怀上孩子呢?二虎叔那东西好不是好使唤呀?”

玉兰的脸“腾”就红了,说:“你这小子,总是这么没大没小的,啥都问!”

毛日天说:“哎呀,可不是找我看病的时候了是不是?当初你不是也央求我给二虎叔看病么,现在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啦?”

玉兰说:“谁要杀你了。但是你也不能问这个呀,怪难为情的!”

毛日天说到:“食色性也,圣人尚不能避之不谈,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有什么可谈之变色的。再说我这也是关心你们两口子的下一代么!”

玉兰摇摇头说:“还没有,也不知为什么,这么久了我这肚子还是没有反应!”

毛日天说:“二叔每天都做么?”

玉兰说:“哪有那么厉害,不过一星期两次总是有的,可惜到现在也没怀上。”

毛日天说:“我帮你看看吧,要不然你和二叔岁数越来越大,再过十年八年一绝经你就生不了了。”

玉兰一听也害怕,她和杨二虎盼儿子盼的眼睛都蓝了,要是这辈子生不出个一男半女的,恐怕死都闭不上那个眼睛。

玉兰就问:“咋看呀?看哪儿?”

“看你呗,二虎叔是我亲手治好的,肯定是没啥问题,再不怀孕,那一定就是你的事儿!”

玉兰感觉毛日天的眼睛贼溜溜的不怀好意一样,总是盯着自己的肚子下边看,下意识地扯扯围裙,说:“等你二叔回来再说吧。”

毛日天说:“你信不着我?”

“不是,你二叔不在家,我让你进屋不太好。”玉兰退后一步。

毛日天假装生气,说:“好呀,原来你们两口子是这样的人,用完我了,屋都不让进了,还我进屋不太好?那好,以后你们家有啥事儿也别找我,生不出孩子来也别和我说,我肯定不给你治了。”

毛日天说完就要走,实际他就是开个玩笑,他还要找杨二虎帮他盖房子呢。

但是玉兰真害怕了,以前二虎家伙不好使,求毛日天给治病那是真费劲儿呀,如果自己要是真的有毛病,得罪了毛日天可不是啥好事儿。玉兰赶紧拉住毛日天说:“你别走呀小毛,婶子可没有别的意思,那你要进屋就进来吧,我给你倒碗茶水。”

毛日天一看,说到:“可不是我非要进你家的,是你让我进的!”

“行了,是我让的还不行么!”

玉兰拉着毛日天进了屋,到了一碗茶水给毛日天,在一转身的时候,忽然感觉屁股上火辣辣的,像是被谁拍了一巴掌一样,但是谁也没有拍自己呀,小毛端着茶杯喝水呢!

玉兰一脸疑惑,揉着屁股走到一边去了。毛日天偷偷地笑,刚才时间静止,他重重拍了一把玉兰的肥屁股,看着玉兰一脸的蒙逼相,心说,让你防着我,我现在是你能防的了的么。可惜老子就能让时间停止三秒钟,要是三十分钟老子非替杨二虎生个孩子不可!

玉兰坐在了毛日天对面,说:“小毛,你说是我的毛病,那能是啥毛病?”

毛日天说:“这个不好说,我得检查一下才能知道。”

玉兰不安地说:“咋检查?”

毛日天说:“你脱了裤子,我看看你生孩的地方,就知道是不是你的病!”

玉兰一听,头摇的和货郎鼓一样:“那可不行,羞死人了,再说你二叔就上前院了,转眼就回来,你要是让他碰见,非打死我不可。”

毛日天笑道:“要是别人看你,二虎叔自然是不会轻饶你,也不会饶了看你的人,可是我就不一样了,你不让我看是不是?等待会让二虎叔叫你脱给我看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