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章 逗二虎媳妇/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兰越是扭扭捏捏的害羞,毛日天就越是一个劲儿想逗她,要求给她看看是不是得了不孕症。

玉兰的思想斗争很激烈,不答应吧,害怕得罪了毛日天,自己要真的是生不了孩子,再去求他就费劲了。有了前车之辙,她知道求毛日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尤其是他们老杨家求人。

答应吧……实在是太害羞了。别看玉兰嫁给一个无赖,的那是本人却是很正经的一个女人。虽然被大伯哥祸害过,但是也不是出于本意。她和大虎媳妇小莲不同,小莲连自己干儿子都偷,要是给大夫看看根本不能太当一回事儿。

毛日天喝了一杯茶,看二虎媳妇还不吭声,就站起来说:“我走了玉兰婶子,以后你头疼脑热的找我行,但是有关这种生育问题就不要再找我了,城里的妇产科大多是女大夫,找她们就可以了,不过她们行不行我就不知道了!”

说着毛日天就往出走,玉兰一咬牙说:“等等!”

毛日天回头说:“我等到啥时候?还等等,不等了,行就给你看看,不行就拉倒,我又不赚你钱,还得求你是怎么的?”

玉兰抓着围裙一个劲儿搓,围裙都快搓破了,说:“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不是想……你是男人,我是女人,再说我还是你婶子……”

“我小毛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你以为我是想占你便宜呀,既然这样你让二虎叔给你看就行了。”说完又要走。

玉兰说:“我看。”说着就把围裙解下来了,毛日天一看有戏,就回来了。

玉兰解了围裙,又解裤子,脱了上衣,片刻就只穿了内衣裤站在毛日天面前了,在毛日天的眼神下,白净的身子有些发抖,感到手放在哪里都不对,眼睛斜视左下角四十五度,不敢看毛日天的脸。

“不用全脱吧?”玉兰弱弱地问。

“不用,先穿着这些吧。有啥害羞的,你到云海的海滨公园看看,年轻女孩子身上就穿几道绳子,生怕男人看的不清楚,我在那儿太阳伞下一坐,那些女人都故意在我跟前扭屁股,不过我连看都懒得看她们,女人的身体对我来说,和男人只不过是多一块儿肉少一块肉而已。”毛日天吹着牛逼说,然后指挥玉兰,“你躺在床沿上,我帮你看看。”

玉兰躺在床沿上,把身子舒展开,眼睛看着毛日天相反的方向,双手放在肚子上捂着肚脐。

毛日天看看她这个超了三十岁的女人,身材保持完好,没生过孩子,也没有发福,身上一点赘肉都没有,而且肤色也很白皙,十足的女人味,难怪二虎弄她千遍也不厌倦!

毛日天不知道玉兰倒地是不是不孕症,不过他知道自己的灵气按摩绝对是有利无害的,为了沾点便宜,饱餐秀色,就按不孕症治疗一下吧,有效更好,没有效果再让他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到底是谁的毛病!

中医讲究即望、闻、问、切诊法,先看看再说,哇塞,还是那一道道沟沟,还是那一道道坎坎,不过在阳光下显得更加诱人。虽然以前看见过玉兰的身子,用透视眼也能隔着衣服看见,但是在灯光下和被衣服遮挡的时候看见,和现在大白天在阳光下看那不是一个感觉呀。

再听一听,毛日天把耳朵趴在玉兰的胸前感受着温软,说:“你的心跳很快呀?”

玉兰这时候的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不单是害羞,她还害怕,心说你快点吧,要是被二虎回来看见我要怎么解释呀!

再问问:“婶子,你和二虎叔在一起的时候感觉爽不爽?”

“啊,这你也问,有关系么?”玉兰皱眉说。

“当然,望闻问切么,我看过了,也听过了,到问的了,一会还得摸一摸呢!”

“还可以,有时候他力气太大了也感觉不适应。”玉兰头一次听说望闻问切是这么一回事,于是低声回答说。

“哦,那你很正常,月事正常么?”

“正常,就是来的时候肚子疼,有时候疼的很厉害,要是用暖宝敷上能差不少。”玉兰如实回答。

“嗯。”毛日天点点头,如果是不孕,多半是宫寒,或者是不排卵造成的,既然玉兰说她月经正常,但是每次来的时候肚子疼得厉害,那或许就是宫寒。

毛日天把玉兰的两手拿起来放在身子两侧,然后把自己的手放在玉兰光滑的小腹上,玉兰不由身子一抖,打了个冷战。

毛日天左手按住肚脐,医学也叫神阕穴,右手放在肚脐下三寸关元穴位置,然后用意念,把身体中的气息传递出去。

所谓宫寒,就是体内阳气缺乏,而按摩这两个穴位,可以增强人体阳气,补虚益损。对阳气不足,身体虚弱怕冷等症状比较有效,具有培元固本、补益下焦的作用。

毛日天源源不断把体内气息传递到她的穴位中去。过了一会儿,毛日天又试着把左手伸到玉兰身下,按住她的命门穴,命门穴在第二腰椎与第三腰椎棘突之间。

他右手按在了气海穴,气海穴位于下腹部,直线连结肚脐与耻骨上方。

玉兰只感觉一股股暖流涌进身体,无比的享受,尤其是毛日天手掌所放的位置,过于接近敏感部位,让她一阵阵感到舒爽不已。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外边粗声大气的有人再喊:“玉兰你干嘛呢,鸡都跑出来了!”

玉兰听了吓得一哆嗦,急忙说:“你二叔回来了,快松手,我得穿上衣服。”

毛日天说:“别动,这时候忙三火四穿衣服,没事儿都变有事儿了。你放心,二虎叔不会生气的,他还得谢我呢!”

玉兰被毛日天大手按着起不来,眼睛惊恐地看着门口,毛日天倒是满不在乎,依旧在源源不断用灵气给玉兰按摩。

这时候屋门一开,一个高大身影走进来了,正是杨二虎,手里拎着一只公鸡,骂骂咧咧地走进来:“草它娘的,就它不安分,今天老子非宰了它,吃了它的肉不可。”

玉兰被毛日天遮挡着一半视线,没看见他手里拎着鸡,还以为杨二虎骂自己呢,吓得赶紧说:“我没不安分呀,是小毛非让我脱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